注册

【《紫禁城》专题】神龙别种——中国马的美学传统


来源:《紫禁城》

人参与 评论

直接使用马作为武器装备,是战争史的一个重要节点,如同使用火药一样,这让战争的残酷升级。使用或依赖马作为武器,在人类历史上至少延续了三千年,全世界骑兵全部废止至今只有几十年的时间。

胡服骑射

马用于骑兵的记载是在赵武灵王时期。公元前三二六年,时年约二十岁的赵雍成为赵国君主,恰逢内忧方平、外患又生,被强国包围,东齐、西秦、南魏、东北燕,小国心患中山国,北方还有林胡、东胡、楼烦等游牧民族侵扰。起初,赵雍对外作战屡败,又有来自北方少数民族的压力。公元前三〇七年,赵雍召开军事会议,与肥义论天下大事,决定先进攻中山国,可惜首战告败,被迫退兵。退兵后,赵雍亲自去边境考察,认为军事失败是由于马战车辎重不便,服装也受限制,均不如胡兵灵活,于是广招大臣商议,谋划出重大的军事改革措施,即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胡服骑射”。

这一举措不仅为赵国灭中山国奠定了基础,也让赵武灵王名垂青史。一九〇三年,梁启超发表《黄帝以后的第一伟人——赵武灵王传》,说:“(战国)七雄中实行军国主义者,唯秦与赵。赵之有武灵肥义,犹如秦之有孝公商鞅也。而秦之主动力在臣,赵之主动力在君……王之变胡服也,凡以为习骑射之地也;以骑射教百姓,所谓举国民皆兵也。”对胡服骑射赞叹曰:“凡改革之业最难,其利在后。”

胡服骑射不仅有明确的文献记录,出土文物中亦有印证。一九九七年底,河北邯郸赵王陵被盗,其中有三匹青铜马完璧归赵。(图四——图六)这三匹青铜马尺寸不大,但塑造得十分真实:三马尾均打结,肌肉隆突,臀部丰健,脖颈粗壮,腿部发达,蹬踏有力。青铜马多出于秦汉墓葬,战国陵墓出土不多见。从目前已发掘的赵国贵族墓葬来看,基本都有车马坑,这明确地说明了赵国与马的密切关系。不仅赵国,秦国、燕国也都受到北方匈奴的侵扰。由于生存条件不同,中原军队与边塞民族骑马为生的状态差距甚大,加之车战要求地广且平,匈奴骑兵来去如风,中原各国总是吃亏。胡服骑射,实际是“以胡制胡”。

(图四:举头青铜马-战国-高18-河北邯郸赵王陵出土)

(图五:觅食青铜马-战国-高15河北邯郸赵王陵出土)

 

(图六:伫立青铜马-战国-高15河北邯郸赵王陵出土)

与春秋时期不同,领土扩张已不能满足战国时代执政者们的胃口,单纯的掠夺称霸到变为更复杂的政治诉求,而只有使用武力才能最终得到统一的国土,或曰统一的文化。西周君主尚保持“天下君主”的意识,有能力辖制诸候国,而自春秋开始,这种意识及能力下降,天下开始分裂,霸主丛生;战国时期,由于经济快速发展,诸侯林立、各自称雄的局面阻碍了社会发展,全社会的动荡最终促使了统一的实现。

胡服骑射帮助赵国训练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让军队变得灵活机动。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作战时多以步兵和战车混合作战,这在平原上优势凸显,可进入山区,优势便成为劣势。马战车的发展由双马到驷马,由轻便到笨重,御者双手执辔,十分需要技巧。对于重型战车,最能发挥战斗力的地方是平坦的原野、坚实的地面,一遇山林水泽等复杂地形,马战车就无用武之地,弊端尽现。而且,因车马遇林木沼泽阻绊而全军覆没者并不在少数。在骑兵未出现之前,马战车缺点再多也无被替代之虞,但胡服骑射的应用,加之战国晚期铁兵器及强弩投入到战场,单辕驷马战车就不再担任主力兵种,最终,遭到历史淘汰。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 战争 骑兵 甲骑具装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