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紫禁城》专题】神龙别种——中国马的美学传统


来源:《紫禁城》

人参与 评论

直接使用马作为武器装备,是战争史的一个重要节点,如同使用火药一样,这让战争的残酷升级。使用或依赖马作为武器,在人类历史上至少延续了三千年,全世界骑兵全部废止至今只有几十年的时间。

隋唐轻骑

重甲马在中国古代北方曾经风靡,尤其在十六国时期的辽西地区。这种重甲马具文化对高句丽王朝产生过深远影响,后又影响三国时期的朝鲜,古坟时代的日本。日本武士及马的装束很长时间还摆脱不了重甲,而中国的隋唐以务实的态度改重甲为轻甲,重振江山。

贞观二十三年(六四九年),唐太宗葬昭陵,陵墓中最为醒目的,是伴随他征战的六匹骏马。它们每个都有名字,唐太宗对每匹坐骑都写有赞语,可见他个人的情感:

白喙微黑、毛色黄里透白的特勒骠“应策腾空,承声半汉;天险摧敌,乘危济难”,苍白杂色的青骓“足轻电影,神发天机;策兹飞练,定我戎衣”,纯红色的什伐赤“瀍涧未静,斧钺申威;朱汗骋足,青旌凯归”,色如紫燕的飒露紫“紫燕超跃,骨腾神骏;气詟三川,威凌八阵”,拳毛騧“月精按辔,天驷横行;孤矢载戢,氛埃廓清”,纯黑色、四蹄俱白的白蹄乌“倚天长剑,追风骏足;耸辔平陇,回鞍定蜀”。(图12——15)

(图十二:什伐赤)

(图十三:青骓)

(图十四:特勤骠)

(图十五:白蹄乌)

六骏在唐太宗戎马生涯中功勋卓著,多有负伤,青骓身中五箭,什伐赤身中五箭,飒露紫身中一箭,拳毛騧身中九箭,这些都反映了唐太宗与马的关系。六骏中三匹来自蒙古草原,属蒙古马系,三匹属于中、西亚马系。有学者认为至少有四骏与东、西突厥马种有关,侧面说明唐初的国力。(图18)

(图十八:昭陵六骏浮雕(飒露紫-拳毛騧系复制品)-西安碑林博物馆)

唐朝军事强大,体现于频繁的战事之中多为胜利,这在古代军事史中罕见。(图17)唐诗中的边塞诗很多,可佐证当时的军事思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唐朝军队以气吞山河如虎的气势以攻为主,卸下流行了三百年的重甲马装备轻装上阵,创建了大唐帝国。唐太宗写过一首《饮马长城窟行》,这诗最初为汉乐府古题,相传古长城边有水窟,可供饮马,曲名由此而来。东汉陈琳、西晋陆机、南陈袁朗、隋朝杨广、唐朝虞世南,都曾以此为题赋诗。李世民以帝王之身同赋此题,立意高远从容,层次分明递进,韵律优美:

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迥戍危烽火,层峦引高节。

悠悠卷旆旌,饮马出长城。寒沙连骑迹,朔吹断边声。胡尘清玉塞,羌笛韵金钲。

绝漠干戈戢,车徒振原隰。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扬麾氛雾静,纪石功名立。

荒裔一戎衣,灵台凯歌入。

气度博大,一副军事治国景象,金戈铁马出征,旌旗金锣凯旋。汉朝之后中国长期分裂,隋唐的统一重新燃起大国情结。唐王朝由国都长安北扩蒙古,东北至朝鲜,南扩至越南,向西穿越中亚远至波斯,以军事力量臣服边境各国,统治如此辽阔的国土,没有强大的骑兵不可想象。

(图十七:莫332窟南壁西部-初唐-战马敦煌石窟全集-19-动物画卷-92)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 战争 骑兵 甲骑具装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