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紫禁城》专题】神龙别种——中国马的美学传统


来源:《紫禁城》

人参与 评论

直接使用马作为武器装备,是战争史的一个重要节点,如同使用火药一样,这让战争的残酷升级。使用或依赖马作为武器,在人类历史上至少延续了三千年,全世界骑兵全部废止至今只有几十年的时间。

金戈铁马

辽、金、元及后来的满族同属游牧民族,只不过契丹、女真及满族不依赖放牧,而多依赖渔猎为生,同为骑马民族,各朝军事力量也与此紧密相关(图19)。契丹源于东胡鲜卑后裔,九三六年获燕云十六州,九四七年攻下后晋都城开封,占领中原大部,改国号大辽。辽军依靠游牧特长欺负不擅马战的宋军,于一〇〇四年在濮阳签下“澶渊之盟”,又与西夏结好,形成辽、宋、夏三足鼎立局面。

 女真源出东北,公元六-七世纪称“黑水靺鞨”,九世纪更名女真。女真文化相对落后,因地处白山黑水且生活状态不定,练就了骑马绝技,“骑上下崖如飞,渡江河不用舟楫,俘马而渡”,这样一支与马同生共死的部队,战之必胜。灭辽征宋的军事征伐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金兵逼得宋室南迁,被迫划河而治。

蒙古一词见于《旧唐书》,古东胡语意为“永恒之火”,亦有“同火人”之意。蒙古人是最纯粹的游牧民族,四海为家,天被地床,马是他们最亲密的伴侣。仰仗与马之间亲人般的关系,蒙古大军将中国版图扩至历史上之最大。元朝军队有极好的军事用马制度,一人多马,强行军时马歇人不歇,宿营时先安顿战马,给养中草比粮重要。蒙古大军由成吉思汗率领,自一二〇六年起兵,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便建立了强大的帝国,其全盛期疆域几乎包括整个亚洲大陆。他们有极强马上功夫,扭身射箭,百发百中。弓马不废,气力不衰,是成吉思汗要求每个战士的。因为有良马,蒙古大军在战争中建设,呈现了旷世辉煌。

借先人女真之光,满族人韬光养晦四百年后东山再起。满族的发源地在中国偌大版图中显得非常不起眼,他们骑马穿梭山林之中,过着在汉族人看来野蛮的生活。慵懒自负的明王朝,二百多年来每每逢凶化吉,怎么也不会把愚昧的鞑子放在眼中,以至于当清朝铁骑兵临城下时尚不知所措。努尔哈赤在盛京之地发明的崭新军事制度——旗制,造就了当时亚洲最骁勇善战的军队。清朝每个皇帝都试图保持这个光荣传统,康熙雍正、乾隆三帝热衷于马上戎装,留下了不少图像。

从人类意识到利益之时,战争就产生了。人类豢养马的初衷,是希望马能为人使役。可没想到,马在人类可见的五千年文明史中基本上是战争机器,或曰装备。只不过,它是有生命甚至有情感的装备,与人一道参与着正义或非正义的战争,让人死或替人死。

早期战争没有马,至少夏代没有马直接参加战争的证据,商代中期开始,马拉着战车加入了战争队伍。商代至周代前期,马战车为战争主力,搏杀格斗仍要讲究规矩,所以有“御者,戎右,多射”之职,有“舆侧接敌,左右旋转”之规。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化,发现游牧先驱匈奴骑兵的长处,立刻“胡服骑射”,改变礼数适应时代变化。至秦汉,骑兵由少增多,由弱变强,由附属成为主力,最终成就大汉江山。三国两晋南北朝,枭雄四起,铁器革命,鞍镫发明,天下不再是太平天下,重甲马与铠甲人成为时代的宠儿,行动不便的搏杀,让人类知道了生存的意义,甲骑具装如同化妆一样,将人类的丑恶包裹其中,最终又被无情抛弃。骑兵的轻甲—重甲—轻甲,不过一个轮回。隋有杨坚杨广,唐有高祖太宗,轻装上阵的一代帝王赶上了风水轮流的咒语。轻甲的昭陵六骏陪唐太宗打下江山,虽负伤也光荣。千年之前的唐朝壮士名字有谁知道,而千年之前的战马却有六匹的名字永垂青史。辽、宋、金、元、明、清,马在战争中定型,骑兵为重,为机动,为快速,尤其蒙古大军,一路横行西行,一路南行,一路东行,一路北行,打遍天下无敌手。 (图20)

(图二十:清人画平定回疆剿擒逆裔战图册-册页03)

中国乃至世界文明进程中,马是英雄,却扮演着不光彩的战争机器角色。今天看来,幸亏这些都已成为历史,幸亏这些都已镌刻在历史长廊上。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 战争 骑兵 甲骑具装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