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汤一介《瞩望新轴心时代:在新世纪的哲学思考》书摘


来源: 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相信中国哲学不会在中西融合之中失去自我

王:但是,您的这种中西融合会不会使中国哲学失去根本,成为西方哲学的附庸?

汤:我认为不会。《隋书•经籍志》记载,当时“民间佛经,多于六经数十百倍”,中国并没有因此变为佛教国家,反而受惠于印度佛教,促使中国哲学大大地发展了,形成宋朝以后的新儒学。中国有长达四五千年的文化根基,它的哲学不会因为与西方强势哲学的融合而失去自我。它的生命力应该是在大力吸收和融化其他民族和国家的文化中壮大自己。现在,中国正处在一个大的文化转型时期,文化上的多元化是必然的趋势,我们应该自觉地走出中西古今之争,会通中西古今之学。

宗教消灭不了

王:您对宗教,尤其是佛教深有研究,虽然您是从文化学的角度研究宗教。但依您对宗教的了解,可否谈谈现在许多人,包括年轻人关心的问题,比如宗教在科学如此发达的世界,何以未见消退反而信仰者更多?前些时候读到一篇采访杨振宁先生的文章,谈到科学与宗教的关系。杨先生说,一般人有一个错误的印象,以为科学是反宗教的,这个想法完全错误。从人类历史发展来看,科学、哲学与宗教本是三者同源,可以说三者是一条线,宗教在一头,哲学在中间,科学在另外一头。随着近几百年科学的快速发展,可以说科学在扩充它的领域,哲学和宗教在向后缩。但是,杨振宁先生强调,不管科学如何发展,科学的领域是有限的,而宗教是无限的。您的看法呢?您怎么理解“宗教是无限的”?

汤:科学与宗教的关系一直是大家关注和讨论的问题,特别是当前又讨论儒家是不是一种宗教。我的看法是,科学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没有异议的,但是科学不是万能的,科学主义是不可取的。人是非常复杂的,有理性,有感情,还有一些幻想,这些是交织在一起的。科学可以解决理性方面的很多问题,但不能解决感情方面的某些问题。一个人,他可以是个大科学家,但是他同时可以是一个很虔诚的宗教信徒,爱因斯坦就是一个例子。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有另外一方面的需要,甚至一些很超越的需要,比如我的灵魂怎么安顿?

王:那是不是说只要人类存在,宗教就一定存在——“宗教是无限的”是不是有这样的意思?

汤:我觉得宗教消灭不了。人类已知的东西与未知的东西比较,那未知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王:还有,当杨振宁先生被问及是否信仰宗教,他说:“一个人年纪大了,不管他信不信宗教,他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个疑问,那就是生命是怎么回事?人生是怎么回事?他自己的人生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追问下去的话,我想最后就跟宗教发生了密切的关系。”杨先生说的,似乎是人之常情。那么,您从来没有对宗教本身感兴趣吗?

汤:我是研究宗教的,我对任何宗教其实都很感兴趣,但是没有皈依任何宗教的兴趣。实际上我探讨的很多问题都是和宗教有关系的间题,比如内在超越的问题,为什么儒家相信人能通过内在的修养成圣成贤?为什么中国佛教禅宗相信通过识心见性可以成佛?道教为什么相信可以通过内在的修炼成仙?这些问题我现在都不能解答,但我很有兴趣,我觉得这都是应该研究的问题。

儒教有一种强烈的宗教性并不是坏事

王:您刚才提到儒学是否是宗教的问题,上世纪80年代,国内就形成一“儒教是宗教”学派,在学术界还引起很大争议。现在仍有学者如您的老师任继愈先生就认为,儒教是一种用理性主义的形式把人引向信仰主义的宗教,“文革”中造神运动的宗教根源,就是儒教遗毒所致。您的看法如何?

汤:儒教应该说有非常强的宗教性,它不像西方或者印度或者伊斯兰的宗教那样,有固定的团体、宗教仪式、宗教戒律,但是它确实有超越性的观念。它是不是宗教,就看宗教的定义如何了。如果追求一种超越的东西都是宗教,那么就可以说儒学是宗教;如果按现在的基督教或佛教或伊斯兰教这种标准的宗教来衡量它,它又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宗教,你只能说它是准宗教。任先生说它是一种宗教,是从批判的角度来讲的,而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儒家有一种强烈的宗教性或者它抱着强烈的超越的观念,并不是坏事。

王:您不是从批判的角度认为它是一种宗教?

汤:是的。

王:但是任先生认为,儒教是一种用理性主义的形式把人引向信仰主义的宗教,“文革”造神运动的宗教根源就是儒教。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汤:对,我是基本同意这种观点的。“文革”是一种新的造神运动,跟儒教有一定关系。因为儒家思想一向是把皇帝看成最高的,把皇帝神圣化。我们讲“文革”,常常讲一面,比方破四旧,把传统的东西都破掉了,这是一面;另外一面,“文革”还继承了传统的最不好的那一面,什么跳忠字舞啊,万寿无疆啊,那都是一种现代迷信,那才是真正要破除的最糟糕的东西。

人要敬畏某种有宗教性的超越力量

王:那么您刚才说,您认为儒学有一种强烈的宗教性,或者说有强烈的超越观念,并不是坏事,请谈谈您的看法。

汤: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天命是超越性的。为什么要对天命有所敬畏呢?因为人不能把自己看成无所不能的,要承认人是有其局限性的,所以要敬畏某种有宗教性的超越力量。这样可以使人谦虚一些。超越性的天可以起惩恶扬善的作用。我常想,西方社会固然问题很多,但他们的社会相对比较稳定,为什么?他们主要靠两条,一是法治,二是宗教。因为宗教与社会道德是息息相关的,所以,我是把真正意义的宗教与迷信区别开来的。

人类各种文明必须共存、互补

王:您在评论亨廷顿《文明的冲突》时,曾反驳亨氏论点,认为人类文化发展的总趋势是互相吸收、互相融合,而不是互相对抗。“9.11”发生后,全球各处冲突不断,许多人认为印证了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说。您的看法呢?

汤:我刚写了一篇文章,准备在清华大学演讲,题目是《文明的冲突与文明的共存》,就是针对这个问题谈的。我是想,人类各种文明必须共存。世界上现在主要是四种文明:东亚、南亚、中东、欧美文明,这四种文明都有非常长的历史,而且覆盖面都有十亿以上的人口,你怎么能不共存呢?从历史上讲,有那么长的历史,你怎么削减它?从它有十亿以上的人口,你怎么去削减?不管美国怎么称霸,它没法消灭伊斯兰文明啊。特别是二战以后殖民体系瓦解,民族复兴,建立自己的国家,最基本的问题就是建立自己的文明,区别于别国的文明。比如马来西亚建国,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定马来语为国语,其他语言不能是国语。以色列也是一样,希伯来语本已经不是一种通用语言,但它复国以后,把希伯来语定为通用语言。语言和宗教是文化中最重要的部分,所以西方中心论破产以后,不可能建立一个东方中心论,只能共存。

亨廷顿的思想是有所发展的。他后来写了一本《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观点有所改变。他认为,西方特别是美国,有两大问题非常难解决:一大问题是原来的少数民族越来越膨胀,特别是黑人和墨西哥人;第二大问题,就是二战后独立的国家越来越多,这些独立的国家都在学习西方的工业化,但却不要西方的价值观,他说这是不对的。他的希望是:不仅你要接受西方的工业化,也要接受西方的价值观。这是做不到的,伊斯兰教怎么能全部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呢?中国也不可能接受西方的全部价值观。所以前途只能是共存、互补。现在的世界是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你必须互相吸收,假如西方的民主好,我就吸收民主这一部分,伊拉克、阿富汗都是这样,但是它的基本信仰不可能被改变。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汤一介 《瞩望新轴心时代》 中国文化 中西古今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