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汤一介《瞩望新轴心时代:在新世纪的哲学思考》书摘


来源: 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父亲曾让我读《哀江南赋》

王:您的父亲汤用彤先生是现代中国学术史上少数几位能会通中西、熔铸古今的国学大师之一,钱穆先生曾赞他为“纯儒之典型”。他对您有哪些影响,比如在治学方面、做人方面?

汤:我父亲他从来不给我讲大道理,他生平只给我写过三封信,他觉得用不着多说,也不怎么管我,无论生活、学习,都不管。只在我的中学时期吧,他见我爱读诗词,有一次从《全上古三代秦汉六朝文》中找出他常读的《哀江南赋》给我读,这是他唯一一次单独叫我读的东西。《哀江南赋》是南朝庾信写的,讲的是丧国之痛。还有《桃花扇》中的《哀江南》,也是父亲常吟诵的。那时是抗战时期,正值国难,我父亲常吟诵这两首,表现了他的伤时忧国之情,对我的影响非常之深。而我父亲又深受我祖父的彩响。我祖父中过进士,做过京官,虽不是什么大官,但他有两句话叫做“事不避难,义不逃责”,作为“立身行己之大要”。“事不避难”就是困难的事情,你应该承担的你就要承担;“义不逃责”,就是合乎道义的事情,你就应该负起责任来。

王:这两句话是不是也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意思?

汤:对,有这个意思。

王:汤用彤先生又是著名的哲学史家、佛教史家,他的《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是传世之作。据知,用“魏晋玄学”概括南北朝时期的哲学思潮特点,他是第一人,当年他为纪念自己在北大开讲“魏晋玄学”课,将小儿子,也就是您的弟弟命名为“一玄”。这样看来,您的大名是不是也有类似来历?

汤:我想,他大概是希望我做一个书生吧,中国古话:“一介书生”嘛。我实际也算是做了一个书生吧。(笑)

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我父亲用彤先生

王:梁漱溟、熊十力、钱穆、冯友兰等等文化大家都是您父亲的朋友和同事,当年往来于您家中,您都称为伯父吧。他们的道德文章、人生取向对您是否有影响?在您所接触的先辈大家中,您最尊崇哪一位?哪一位对您影响较大?

汤:你提到的这几位先生,我都尊敬。但是,说他们对我的影响的方面却不相同。梁漱溟先生的为人和他思想的敏锐,是我终身要学习的榜样;熊十力先生在哲学上的独创性和高远的气魄,我非常景仰;钱穆先生著作中对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同情理解”的精神,至今仍是我为学的指标;贺麟先生中西兼通的学养,冯友兰先生对哲学概念、命题精到的分析方法,对我来说是难以企及的。但我想,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我父亲用彤先生。

王:您的夫人乐黛云教授近二十年来和您一起活跃在学术界,对中国文化的现代化建设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在如何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如何进行中西文化融合等方面,你们的观点是否一致?

汤:她是搞比较文学的,我们的基本观点是一致的。她对西方比我熟悉,可以用英文写作。当年在北大,她比我低一班,她是中文系,我是哲学系,后来都在北大任教。

近十多年才从迷茫中走出来

王:您曾说,您当年选择学哲学,目的是寻找真理,探讨人生的意义。那么现在回首一生,您认为您终于找到真理了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汤:《圣经•马太福音》中有这样一段话:“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我想,寻找真理、探讨人生的意义也是一样,进入真理之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很少。我年轻时本来有寻找真理、探索人生意义的抱负,但经历了五十多年的风风雨雨,我只能说近十多年来才从迷茫中走出来;又回过头来,希望从历史上的大哲学家寻找真理的思想中得到一点启示,对人生的意义做点探讨吧!走了三十多年的弯路,失去了最有创造力的年华,现在就像裹过小脚后再把脚放大的妇女一样,怎么样也难免东倒西歪的。但是我终究有了点觉悟,我只想在有生之年再提出一两个值得人们研究的哲学问题。

王:汤先生您有座右铭吗?

汤:我,就是“顺乎自然”吧。(笑)

希望中国下一代能出现“中西兼通”的大哲学家

王:国内现在对孔子、对儒学的热情不断升温,最近北京市安定门街道正在由政府主导,准备兴建国学文化社区,开展各种弘扬国学文化的活动,提倡百姓诵读《论语》,儿童背诵《三字经》、《弟子规》等等。您如何看待这种儒学复兴的气象?

汤:让孩子们从小背诵一点有意义的古诗文是件好事。因为在我国的古诗文中无疑包含着应如何做人的道理,孩子们当时可能不理解,但长大了会慢慢地受用。不过,我在几次不同的有关座谈会上都强调,也可以让孩子们从小背诵一点西方(英语)名句,一方面学习了英语,另方面也可以了解其他民族的文化。让我们的孩子们长大后既有本民族传统文化的基础,又有放眼世界的眼光。希望在他们中能出现中西兼通的大哲学家。

王:您是中国文化书院创院院长,中国文化书院想必宗旨是以弘扬传统文化为主,不知书院在这方面做了什么,有何设想?

汤:书院1984年建立,今年有二十年了。书院的宗旨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就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中西文化交流,实现中国文化现代化转型。”工作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办各种各样的班,比如中外比较文化研究班等等,目的是普及文化,这是头十年吧。第二个阶段是编书,编出一部书:《神州文化丛书》一百本,以及其他四套丛书,等等,主要是深入研究一些问题吧,这是第二个十年。现在进入第三个十年。准备办学,办一个私立的民间大学,现在叫京大培训中心,这实际上是一个技术性的学校,目的是积累一定的基金,然后再办一个以人文为主导的大学。

(摘自《瞩望新轴心时代——在新世纪的哲学思考》,中央编译出版社)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汤一介 《瞩望新轴心时代》 中国文化 中西古今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