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汤一介《瞩望新轴心时代:在新世纪的哲学思考》书摘


来源: 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中华民族需“反本开新”——汤一介教授访谈录

王辛

汤教授认为,中华民族需要“反本开新”

“我是这样看的:中华民族也许正处在一个伟大复兴的前夜。当一民族处在一个伟大复兴的前夜,她必须回顾自己的历史文化,从中吸取力量,反本开新……”这是著名学者、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汤一介先生的论点。虽然汤先生从不以哲学家自居,称自己不过是“不断地提出新的哲学问题”,但是,他的许多问题足以引起当代人深思。

早在1990年代初,应对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汤一介就提出“和而不同”对当今世界、人类发展的重要意义。他认为,21世纪人类社会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和平与发展,这就需要调整好有不同文明传统的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地域与地域之间的关系,使之和平共处,共同发展。而中国古已有之的“和而不同”,可以作为全球伦理的一个原则,为解决这两大问题作出重大贡献。

汤一介还着力于建构中国传统哲学的理论体系,从“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这三个基本命题发掘出儒学真精神,使之有益于当今世界。

当然,汤一介不是东方(文化)中心论者。他指出,当今世界文化正呈现出在全球意识下多元化发展的趋势,人类各种文明必须共存互补。因此,他主张“在全球意识的关照下提倡儒学”,使中国文化的真精神与时代要求接轨。他认为“21世纪将是中西哲学汇合的世纪,它将是在中国哲学充分吸收西方哲学和西方哲学充分吸收中国哲学的基础上,造成中西哲学的多种形式的有机结合,形成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新时期”。所以,他特别关注中西文化融合问题,强调中西兼通,提出“要创造若干个中国化的西方哲学”,“建立中国化的解释学”等等。

不过到底是哲学家,汤先生一定深谙苏格拉底的千古名言“我知道什么?”正如智者蒙田所说:“真正有知识的人的成长过程,就像麦穗的成长过程:麦穗空的时候,麦子长得很快,麦穗骄傲地高高昂起;但是,当麦穗成熟饱满时,它们开始谦虚,垂下麦芒。”还有古希腊七贤之一佩雷西德斯临终前说的话:“我的著作,里面没有一条信念是我自己感到满意的,所以我不能宣称我懂得真理和达到真理,我只是提到这些间题,不是发现这些问题。”

汤一介也是一个探索者,一个经历过许多坎坷但却永不停歇的探索者。我注意到,在接受采访时,他说完一段话,往往会问:“对不对?”在文章中下结论,常常使用“也许”、“可能”。他一点也不武断。

“非有非无”是中国哲学中一种重要的思维模式,汤一介曾用“非有非无”、“非常武断”、“非实非虚”来讨论中国文化与外来文化的交流融合问题,他还以《在非有非无之间》为书名写下了他的学思历程。在这本随处闪烁着哲学思辨的历程中,有遗憾,有迷茫,有一代人的反思,但是,更多的是探索,是历经迷茫后对未来的探索。这样的探索——在以下的谈话中会有点点滴滴的反映,对每个有兴趣的读者来说,应该都是“非无”吧?

主持编纂《儒藏》预计十六年完成

王辛(以下简称王):得知您现在正在主持编纂《儒藏》,这是一项浩大的文化工程,据知需耗资一点五亿元(人民币),历时十几二十年才可完成。听说这个工程是您最初提出设想的,您是怎么考虑的?有人置疑《四库全书》中,去掉佛、道、韩、墨的内容,就是一部《儒藏》,又何须再耗费巨大人力财力再编一部。

汤一介(以下简称汤):最早是1989年秋天,中国文化书院一个小的聚会,大家讨论我们能做些什么,我提出来编《儒藏》,在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中,儒、释、道历来三分天下,但三家的地位显然不同。从经典体系看,“六经”是夏、商、周三代文明的精华,而在先秦各家中,只有儒家历来以自觉传承“六经”为己任,历代儒家学者对“六经”不断地整理、解释、演绎、发展,构成儒家典籍体系的主要内容,不但使中国历代主政者无不重视儒家的政治、文化功能,也使得儒家的价值观逐渐成为中国人价值观的主体。今天,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作一次系统的整理,不仅会对我们的民族发生重大影响,而且有利于世界了解中华民族的历史传统、了解中华文化。

“《儒藏》编纂与研究”去年底正式被确定为教育部哲学社科研究重大课题攻关专案,北大中标主持编纂。不错,《四库全书》里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儒家经典,但能看到的都是影印本,而我们要做的,不是影印本,而是标点排印本,而且有校勘记;还可以做成光碟,便于大家检索,便于普及利用,比《四库全书》利用率大得多。更何况,还有大量有价值的儒家典籍没有被收入《四库全书》。

我们预计十六年完成,分两步走:先花六年时间编《儒藏》精华本,包括五百种最重要的儒家典籍;再编包括大约五千种儒家著述的大全本,计划十年完成。整个工程将涵盖儒家所有经典和绝大部分各时代的注疏、历代学者研究著述文献等等。同时,我们还要组织一批相关的课题研究,如编一部十卷本的《中国儒学史》,出版一百种儒学研究专著,其中特别要做一些与现当有关的、结合当前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进行研究的课题,如“儒家思想与生态问题”、“儒家思想与民族凝聚力”、“儒家思想与全球伦理问题”等等。此外,还将招收一批硕士、博士研究生,让他们一边参与编纂《儒藏》,一边系统学习儒家思想和儒家典籍,为在新时代推动传统文化研究,使传统文化得以更新。

主张在全球意识观照下提倡儒学

王:谈到儒学,读过您的书,您的观点似乎是不主张过分提倡国学,也就是儒学,认为儒学“有许多深刻的缺陷”、“有很多不适合现代社会节奏之处”,比如“内圣外王”,实际造成一种泛道德主义,正是中国长期专制社会重人治轻法治的根据和理论基础;儒学的另一个特征“内在超越”,同样导致社会走向人治而非法治。您主张必须用现代观念即在全球意识的观照下提倡儒学。这些观点是您1990年代提出来的,近十年过去,您现在的看法有否改变?

汤:儒学作为一种学问,可以从三个角度来讲。一个是政治化的儒学。政治化的儒学,可以说它的缺陷非常多,比如说等级制度、三纲五常等等,它的缺陷就是把政治道德化,美化了中国的专制统治;同时又把道德政治化,使道德成为政治的奴婢。所以在中国历史上,儒家所理想的是“圣王”,圣人来做王,做皇帝,但现实恰恰是另外一种样子,是“王圣”,皇帝自以为有学问有道德,被称为“圣上”。所以你要从政治化的儒学来看,它的缺陷比较多,包括它的人治,缺乏法治。

第二个角度,是从道统的角度来看儒学,即道统儒学。道统儒学也有它的缺陷,就是它的排他性,不适合当前多元文化的需要。

第三个角度,是学统的儒学。学统的儒学是我们应该批判继承的。因为学统儒学中包含了许多非常合理的观念,比如“和而不同”的观念,对于处理人际关系、处理国际关系,都会起非常好的作用。我们两人的意见可以不同,但是我们可以和谐相处啊。在国际上,那么多不同国家,各有不同的历史背景,不同的宗教、观念,怎么办?应该和谐相处,不应该打仗,你尊重我的文化,我尊重你的文化。又如“天人合一”的观念,对解决当前的生态问题有极大的意义。西方哲学是讲天人二分的。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讲,精神和物质,你研究一个,可以不研究另外一个。就是你研究人,可以不研究天;研究天,可以不研究人。可是中国传统文化不是这样,你研究人必须研究天,研究天必须研究人。所以,朱熹讲“天即人,人即天”,天离不开人,人也离不开天。这对解决当前的生态问题有很大的好处。就是说人类不能对自然界无量地开发,无情地掠夺,那是不行的。像这些儒学的观念,可以批判地继承。

王:您强调批判地继承?

汤:我所谓批判地继承,就是你要给它一个现代的诠释。古人讲“天人合一”,并没有考虑生态问题,但这种观念包含了怎样对待生态问题。我们现在把它揭示出来,给它一个现代的解释。古代的任何有价值的思想,都要给予现代的诠释。

王:那就是说,您对待儒学的观点基本上没有变化?

汤:没有太大的变化,是深化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汤一介 《瞩望新轴心时代》 中国文化 中西古今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