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乾隆帝:天之骄子,世之凡人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本文摘自美国学者欧立德著《乾隆帝》,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5月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选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

“文字狱”之讼

编纂《四库全书》的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目标,是搜寻并销毁所有遗留下来的反清著作。满洲人入主中原130年后,政府依然致力于此,表明此时汉人对清朝统治的态度仍然让满洲精英们颇感不安。130年或许时间很长,但试想,鸦片战争和英法联军劫掠圆明园距今甚至更久,却仍给许多人留下了非常痛苦的回忆。因此,可以料想清兵入关与明朝覆亡对于汉人心理造成的巨大冲击,这种历史回忆直到乾隆中期以后仍然存在。

从乾隆早期的谕旨中,我们发现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对书籍、文稿的搜求迟早会导致针对书本性质的质疑,也许还会出现以往“攘夷”的争论。因此,为了让藏书家尽快上交图书,乾隆保证不会对他们进行任何惩罚并会尽快归还这些书。尽管如此,自各省解往京城的各种图书陆续送抵宫中的六个月内,一本有问题的书也没有发现。

1774年秋天,皇上开始有所怀疑:“况明季末,造野史者甚多。其间毁誉任意,传闻异词必有诋触本朝之语。正当及此一番查办,尽行销毁,杜遏邪言。”又说:“此次传谕之后,复有隐讳存留,则是有心藏匿伪妄之书。日后别经发觉,其罪转不能逭。承办之督抚等亦难辞咎。”这些话似乎对地方官员产生了极大的刺激,几周后,皇上就开始收到他所提到的伪妄之书,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很多被认为触犯清廷的图书被发现并焚毁。我们并不知道在这一时期被销毁的此类著作的确切数量,最广泛的一种说法是大约2900部。因此,虽然乾隆命人编撰《四库全书》的初衷是搜集和保存古今之图书,但它反而直接导致许多本可以继续流传的图书遭受了灭顶之灾。

在短短几年中,对伪妄满清王朝之书的打压行动愈演愈烈,近于失控。官员们既担心无法取悦乾隆,又害怕被革职,因此凡在书中发现一丝的问题,就会进行上报。这一趋势甚至使得有官员将在中国已流传了几个世纪的汉文本《古兰经》上报给了《四库全书》的审查者(皇上对奏报者进行了惩处)。许多地方低级官员因急于向朝廷邀功,以莫须有之罪名将许多无辜之人也牵扯了进来。在这种日益疯狂的形势下,一些普通士绅家庭遭到邻人诬告,被指私藏禁书,导致这些士绅受到猜疑并因此惨遭厄运,那些诬告者则得以从中牟利,通常是得到了他们的田产。乾隆的态度亦与其先前的宽仁承诺背道而驰,在50起与此有关的案例中,乾隆下旨将这些被他视为伪妄之书的作者(及其子孙)、收藏者,有时候甚至还包括那些刊刻者均以叛逆罪惩处。有一些人往往只是因为在诗中误用了“明”和“清”这两个字而被曲解为有谋逆之意。只要卷入其中,所有人都会遭到严厉的惩罚:处死、流放或发配为奴。

在18世纪70年代后期和整个80年代,焚书以及对那些被疑有反清思想的人的普遍迫害行为,导致全国气氛高度紧张,乾隆也因此被后人认为是一个小气、保守和过分敏感的独裁者,他对文学事务的干预导致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文字狱。有些人甚至认为乾隆造成的这种恐怖局面压制了思想的创新,并使得中国思想和文学史的自然进程发生了偏离。在他们看来,乾隆是一个反面人物而非英雄,而编纂《四库全书》只是乾隆进行大规模文学审查和文学破坏运动的幌子。

确实,许多不公平的判罚正是打着朝廷的旗号进行的,而且,确实也有大量图书被销毁(很多书今天仅存其名)。但这并不能说明那些大规模的审查得到了乾隆本人的授意。事实上,1780年时曾经有人上奏提出这种建议,但遭到了乾隆的拒绝。因此,如果认为乾隆从一开始就想通过编纂《四库全书》来对学术和文学的发展加以审查,这是有失公允的。而且,如此大范围的查禁图书,虽然同乾隆的报复心理有关,但是,底层官员的热情和野心以及地方上发生的那些与地主士绅相关的琐碎纷争至少也应该承担同样的责任。当然,乾隆本应在其中有所作为。不过,他无力对那些文人通过玩弄权术来达到个人或是学术目的加以限制的事实(同样,一开始他也难以启动《四库全书》这一项目)也提醒我们,在18世纪的中国,即使是在乾隆这样一位如此强势的帝王的统治下,皇权也并不是无限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乾隆帝 欧立德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