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外交部翻译施燕华:第一次给周总理当翻译

2013年05月21日 11:5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施燕华

作者:施燕华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4月

在外交部翻译室工作,业务上最高水平的标志是能给中央领导的重要外事活动做口译,能给重要外交文件的笔译定稿。

我在翻译室主要搞笔译,有时为来访的外国总统或总理代表团做生活翻译,主要任务是通知出发时间、传达外宾生活上的要求(如饮食上的特殊要求、洗衣等)、做参观访问的翻译等。重要的参观项目,如工厂、农村,是我们宣传的重点,还轮不到我们小翻译。工作一段时间,积累了一点经验后,就可以陪同夫人参观访问或购物。

1967年8月19日,星期六,一般在没有急件的情况下,周末下班较早,不少人要接孩子,要做晚饭……。我虽然已经结婚,但还没有孩子,我和吴建民两人一日三餐都在外交部食堂吃。吃完饭我在办公室里学习,室领导裘克安进来找我,说晚上周总理要“礼节性”会见美国学者杜波依斯的夫人雪莉?格雷姆,让我做翻译,要我好好准备。

毛主席、周总理见外宾都是临时通知的,可能因为他们要处理完国家大事后才能安排。1967年正是“十年动乱”的高潮,白天,周总理要见好几批“红卫兵”,苦口婆心地做工作,晚上才有时间见外宾。“礼节性”会见意味着没有实质问题要谈,只是友好交谈而已,时间不会很长。这次派我去可能因为通知老翻译时间太紧,且会见内容不很难,可让我锻炼锻炼。

杜波依斯是美国著名的黑人社会学家,1903年写了一本《黑人的灵魂》,影响很大,被称为“黑人力量的启蒙书”。他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同情中国革命,曾两次访华,见过毛主席、周总理。杜波依斯晚年加入了加纳国籍,1963年在加纳去世。杜波依斯的夫人雪莉也是著名的黑人学者、教育家。

给总理当翻译?我一方面感到很光荣,一方面又十分紧张。我从来没有给中央领导做过翻译,翻“砸”了怎么办?听说翻译室一位法文很好的翻译,由于过度紧张,一坐下来腿就哆嗦,被总理发现了,要他别紧张,可是没用。总理不得不说:“你这么紧张弄得我也紧张了,换一个人吧。”换上去的是一位在座的年轻翻译,外文水平远不如这位翻译,但心理素质较好,成功地完成了任务。这种毫不留情的“换马’事件发生过不止一次。

紧张无补于事,不能有太多的顾虑。幸好这时唐闻生从外面回来,听说我要给总理做翻译,便鼓励我说:“总理对女同志比较客气,不要怕。”

怕也没用,如果被“赶下台”,也是命该如此。重要的是集中精力准备,准备越充分,成功的希望就越大。我想,礼节性会见不可能十几分钟就结束,双方完全有可能对某些问题交换意见。所以我不能存侥幸心理,看材料的范围要宽一些。

我开始“临时抱佛脚”,四处找材料看。其实能看的参考材料少得可怜。接待单位全国友协送来的材料也很简单。从雪莉?格雷姆抵京后的简报来看,她对教育改革比较感兴趣。于是我就找出一大摞新华社的电讯稿专挑关于教育改革的消息和文章看,熟记一些关键词汇。我还找了近期总理见外宾的谈话记录,对一些重要句段翻译了一遍。

[责任编辑:何滨柔] 标签:外交翻译 施燕华 《我的外交翻译生涯》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