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亲,你还有《快感》么?耶鲁心理学家解读另类欲望

2011年08月18日 18:4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美]保罗•布卢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变态的快感:受虐狂的快感从何而来?

接下来我们来讨论受虐狂,他们喜欢被别人鞭打、折磨和羞辱。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事,恐怖片粉丝或辣椒达人跟他们比起来可谓小巫见大巫了。

关于受虐狂的成因有很多种解释。一种观点认为,受虐狂受够了生活的平淡无奇,只有由恐惧与痛苦导致的肾上腺素激升才能带给他们快感。也有人认为,自残行为是向身边的人传达的一个信号,告诉他们自己内心极度的痛苦绝望。还有人猜测,新的痛苦会让人暂时忘记旧的痛苦,就像吸鸦片一样,时间一长,就能从中获得快感。这有点儿像是上文提到的热水澡理论的极端版本。

我觉得,受虐也许是一种自我惩罚。“惩罚”是人类在孩童期就有的一个概念,而且是普遍存在的。我最近跟两位心理学家一起做了个实验,结果发现,儿童在两岁左右就懂得惩罚了,他们会拿走偷玩具熊的孩子的点心。无论是在实验室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有很多证据证明成年人会实施“利他惩罚”,人们会不惜付出个人成本,例如自掏腰包,惩罚某个为非作歹的人。弗洛伊德认为,自虐是一种指向自己的虐待,这个观点也可以套用在这里:严重自虐也许就是一种指向自己的自我惩罚。最典型的例子应该是《哈利·波特》中的家养小精灵多比了,每次他做错事后都会实施自我惩罚:“哦,不,不,先生,不……多比下次来看您时会对自己实施更严厉的惩罚。多比会把他的耳朵夹在微波炉的门上。”这可不仅仅是虚拟的情节,在现实中也是如此。在一项实验中,研究人员让大学生电击自己,结果发现,当这些大学生们在想到自己曾做过的错事时会增加电击的强度。

受虐狂与“良性受虐”有一个共性,就是两者都需要当事人自己控制痛苦的强度。爱吃辣椒的人会根据自己的接受度来选择辣椒的品种,恐怖电影迷们会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片子,在看不下去的时候可以闭上眼或转开头。这种意愿表达有时被非常形象地称为“安全信号”。

法国哲学家吉勒斯·德勒兹(Gilles Deleuze)认为,受虐行为并不是痛苦与羞辱的,而是有悬念的、带有幻想色彩的。我觉得他的观点部分是正确的,部分值得商榷。受虐的快感之所以与一般的快感不同,就在于其中的可控制性。作家丹尼尔·伯格纳提到一个故事,有个叫埃尔维斯的马贩子喜欢全身涂满蜂蜜和生姜,被绑在一根金属棍子上,把自己放到火上烤三个半小时。这一定很痛苦吧。不过我觉得,如果埃尔维斯在某一天早上起床时踢到了脚趾,那么他应该不喜欢这种痛苦感,因为这不是他要的那种痛苦。有篇文章提到一个女人很喜欢性虐待,但是很讨厌去看牙医。她男朋友就想把去看牙医作为性虐待的方式,最后没成功。对这个女人来说,看牙医确实是很受虐的一件事,可惜不是她想要的那种受虐。

[责任编辑:王光华] 标签:耶鲁 心理学家 另类 欲望 快感 性感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