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蒋介石对国民党的控制力有多大?

2013年04月03日 11:18
来源:凤凰网读书

摘自《蒋介石在台湾》第一部,东方出版社2013年版,陈冠任著,49.80元。

1949年1月下野后,蒋介石居在奉化溪口老家,回顾过去一幕幕的败北往事,痛心彻肺,静思之中渐渐看清楚,局面之所以坏到如此地步,问题就出在那些立法委员不听话上。他们为什么不听话?除个人利益外,还受CC系(CC,即国民党党务大佬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姓氏拼音字母缩写)的控制和左右。

这个答案多少有些让他伤心不已。

因为陈氏不是其他外人,而是蒋介石“革命恩师”陈其美的亲侄子。蒋本人看着二陈长大,且深得他的信赖。自1927年4月蒋介石在南京建立蒋记国民政府起,他就把党务交给陈氏兄弟。二陈为他掌控党务组织、人事、经费甚至特务机关,大权在握。国民党内有所谓“蒋家军、陈家党”之说,蒋介石对此也是洋洋自得。但抗战胜利后,党内派系互斗,致使党政关系几度失控,使得蒋介石几次的重要施政及人事布局受挫,如1948年行宪国大时,居然让桂系李宗仁当上了副总统,蒋介石因此摔坏了播发这条消息的美国进口收音机。这次徐蚌失败,他们联手地方势力硬是逼着自己下了野。这完全是因为国民党组织方面出了问题,他本人对党的领导失控而致。

领悟到这一点后,他就开始对陈果夫冷淡,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党失控了,要力挽狂澜,他非重整党务并进行改造则不能重新夺回党权。随着前方战事失败加剧,蒋介石觉得整顿改造国民党此事愈迫切,便指示有关人员研究如何进行党的改革。

但是,直到大陆沦陷,国民党中央于12月播迁到台北办公后,党改造之议才开始具体讨论。12月10日,蒋介石从成都逃回台湾后,更是觉得此事不能耽搁,稍稍平静以下自己的心境后,1950年初便在日月潭涵碧楼召集党中央核心干部,举行“党的彻底改造问题”座谈会。

日月潭座谈会开了四天,头两天由蒋介石主持,后两天由中央组织部部长陈立夫主持。

在研议国民党改造时,蒋介石拿出了罕见的气魄,主张彻底改组,甚至考虑把党的名称都换掉以示自己的决心。但陈立夫批评本党过去是以“苏联式的组织、中国式的头脑、美国式的方法”来做事,因此处处遭遇矛盾及困难,致使党失败,主张对党进行整顿,把三者统一起来。

结果,在寻找误党误国的原因时,蒋介石和陈立夫的答案各不一样,一个把矛头直指CC系,一个直指蒋介石的“中国式头脑”。

元月4日中午,蒋介石离开日月潭搭火车北返。回到台北后,他指示在国民党五中全会召开前,先召集设计委员、中央党部主管及相关委员切实检讨,拟定改造方案。自元月8日起到3月2日,中央党部密集召开会议,研商各项重要原则,进行初步的改造方案起草工作。但是,改造方案草案拟出之后,党内高层对于改造的指导思想、路线、措施等等分岐很大。接下来,改造工作就停摆了半年多之久。

这其间,陈立夫的所作所为逼着蒋介石不得不要出手了。

陈立夫原本是仅次于蒋介石的党改造领导人,年初日月潭会议,包括陈立夫在内,共33人参加,CC系仍居多数。5月底,陈立夫仍参与党务最高层的决策。但随后情势就发生变化了。

蒋介石复职后,改组内阁,虽内定提名陈诚出任“行政院长”,但各方却并不支持。黄少谷秘密报告蒋介石,说:“尤其是CC系诸立委不合作。”为使陈诚能在“立法院”获得绝大多数通过,3月4日下午,蒋介石邀集党内元老及高级干部交换意见,以取得共识,以严厉态度,才使得陈立夫跟着拐弯,之后去做自己手下们的工作。8日,“立法院”好不容易才通过陈诚组阁。

这次陈立夫的不合作,让蒋介石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上次在溪口反思的感悟。它与两年前的行政院组阁太相似了!那是1948年夏的事情。5月,蒋介石成为行宪后第一任总统,本打算由张群继任行政院长,未料CC系立委从中作梗,在中央党部举行党团假投票,使得张群未获支持,而不在预定名册之中的何应钦被推举为行政院长候选人。但何又因有军务重责而不能担任。最后,蒋介石不得不舍张群、何应钦,另提名翁文灏出任。本来非嫡系的李宗仁当选副总统,就已令蒋介石不悦,CC系又作梗致使张群没能续任行政院长,最终导致蒋介石因为军事失利而对党政大局失控。现在陈诚组阁,昔日的闹剧重演。虽然陈诚对陈立夫的帮助表面上大赞感谢,内心也是很不满。这事终于给蒋介石敲了警钟。他对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完全厌恶了。

[责任编辑:王钻忠] 标签:蒋介石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