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云南讲武堂的求学经历

2013年04月22日 10:0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张朋园

作者:张朋园、郑丽榕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11月

 

我中学尚未毕业时,唐继尧选派行伍军人,送赴云南讲武堂深造,我也得便入学,当第十八期学生。

云南讲武堂和保定军校、东北讲武堂并称中国三大军事学校,是清末为了训练新军而成立的新式军校。早期讲武堂中聘请日本教官,但是当我入学时,已没有日本教官,由保定毕业的来担任教官。到抗战时期,保定的人也少了,都是云南人在当教官。唐继尧死后,云南陆军小学和讲武堂无形中形成两大派系,各有其地盘和关系。不过,讲武堂的盛世是第一、二、三、四期,到我进去时,已无复当年人才济济的盛况。

本来我应在讲武堂受两年训练,不料却因为一场禁足风波,只待一年多就离开了。

讲武堂有项规矩:学生若是犯过,公布名单后,罚他周日禁足,执行的时间是下一个礼拜天。某次周四,恰巧学堂中没课又没操,挂出了牌子说今天放假,于是有人换装外出,我也更换衣服出去,晚上八点多再回校应点。当夜回到学校,大家都说没有放假这回事,我算是私出营门了,被罚下礼拜禁足。我去看告示牌,名字果然出来了,不过我无所谓。到了礼拜天,大队长杨捷当值,负责整顿内务。他的绰号是“臭鼻子”,大家对他没什么好感。我换好衣服,准备外出时,他叫住我,说我禁足。我认为校规规定下礼拜才罚,因此力争要外出,顶了他几句。他一言不发,指挥刀砍了过来,我顺手抽出袍刀抵抗,袍刀重,指挥刀轻,他的刀子被打飞了。他着急起来,跑过来用脚踢我,我抓住他的脚,把他丢到地上。当时十七、十八期的学生都过来围观,有人大叫:“你惹祸了!”我想跑出去,奔跑时,学校监督胡朝公(安徽人,诨名胡糟糕)过来抱我,他力大无穷,我简直动弹不得。他和善地道:“不要跑,到我办公室来。”我随着他到了办公室去,他要我坐着,说出去一会,结果十分钟后仍没回来。我感到奇怪,开门想走,才知门被从外锁住了。我喊外头卫兵:“胡监督哪里去了?”卫兵说:“往东海子边上了!看样子好像往龙公馆去了。”(当时老太爷任第五军军长兼警备司令)我很着急,怕胡监督去老太爷那里告我的不是。我告诉卫兵要出去,卫兵教我将玻璃窗打开,爬出去后,他由下头接住我。

自讲武堂逃出来后,我不敢回家,在昆明待了几天,然后跑回老家昭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