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专题 > 百年读孔子 > 文档 > 正文
民国初期的山东军阀:尊孔尚孟 维护封建
2010年01月05日 17:49凤凰网文化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从1912年1月至1928年4月,北洋军阀在山东统治了16年多。统治山东的军阀政客依次为张广建(1912年1月兼署巡抚,3月改称都督)、周自齐(19123 ~19138)、靳云鹏(19138~19165)、张怀芝(19165~191811)、张树元(191811~191912)、田中玉(191912~192310)、郑士琦(192310 ~19254)、张宗昌(19254~19284)。这个时期, 若按统治山东的军阀派属来划分,可分为三个阶段:从1912年至1916年袁世凯病死是袁氏党羽(张广建、周自齐、靳云鹏)统治阶段;从1916年至1925年是段祺瑞皖系军阀势力(张怀芝、张树元、田中玉、郑士琦)统治阶段;从1925年至1928年是张作霖奉系军阀势力(张宗昌)统治阶段。尽管政权更迭,花样翻新,但统治者都是割据一方(山东)的地方军阀,不仅有着一般军阀的共性,而且有着地方军阀的特殊性,有些特性更具典型性。细细分析归结,山东军阀有以下几方面的特性。

一 专制独裁,政治腐败

山东军阀无一廉明者,皆专横、独裁、暴戾、为所欲为,不愧是大独裁者袁世凯的徒子徒孙。说到底,这也是中国封建专制的遗毒。张怀芝为了独裁,一上台就网罗亲信,排斥异己,甚至将中央派来的省长赶跑,使中央“军民分治”的计划落空。他俨然以封建家长自居,对部下颐指气使,任意污辱,甚至谩骂鞭笞。军阀张宗昌更是独断专行,恣意妄为。他竟然让两个姨太太分掌督署和省署两署大印;一夜赌博便下注山东全年的教育经费(挪用)。山东省议会这个立法机关在军阀统治之下形同虚设。在袁世凯下令解散国会后,靳云鹏也下令解散山东省、县议会。以后,议会虽然恢复,但张树元、田中玉总是处心积虑地妄图控制议会。张怀芝更不将省议会看在眼里,将议会蔑指为“鸟笼子”,议员是“一群鸟”。张宗昌上台后索性下令省议会议员只可领薪,不准开会。在军阀专制统治下,山东连一点“民主”的影子也没有了。专制独裁的直接产物就是吏治腐败,贿赂公行。军阀官僚无不贪污自肥,中饱私囊。周自齐督鲁不到一年半,除积蓄万贯家财外,临走又攫取军费7万两。张怀芝克扣军饷是司空见惯的事,卖官鬻爵竟堂而皇之地进行。 张树元侵吞300万元,被弹劾免职。张宗昌更赤裸裸地贪财,连他自己也不知其钱有多少,是有名的“三不知将军”。他敛财,多至3亿元之巨。上行下效, 其他大大小小的官僚、政客也竞相搜刮,变本加厉。军阀们政治上十分腐朽,生活上也极其糜烂。张怀芝扩修“万竹园”,作为“逍遥宫”,筑建“八卦楼”大妓院,使“王孙乐此游”。张宗昌更是赤裸裸地、毫无廉耻地贪色好淫,他的妻妾有名有姓者多至50余人,不知名姓、编“号”排列者更是不计其数,遍布全国。

二 尊孔尚孟,维护封建

山东军阀的统治基础是封建地主阶级,而他们本身又往往是大地主,进行残酷的封建剥削。靳云鹏、张怀芝都是“田连阡陌”的大地主。张宗昌也在其原籍掖县为其生父、继父广置田产房舍。所以说,近代军阀也可称作封建军阀。最主要的是,他们都满脑子的封建主义意识。上述军阀专制、独裁,也就是封建主义的意识使然。在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张宗昌。他用封建的裙带关系、宗法关系来筑建他的上层建筑。他与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曾是溥仪寄托以复辟清室希望的重要人物,是一个典型的保皇派。他在山东掀起了一股尊孔读经的逆流,与孔令贻结为金兰;在曲阜沿袭封建帝王的祭孔方式举行盛大的祭孔典礼;精印儒家全部经传《十三经》,广为散发;令各学校尊孔读经,对孔子顶礼膜拜;更建议国务总理以“四维主义”,“安危定变”⑴,抵制革命的潮流。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孔孟是儒家思想的缔造者,儒家思想给中国社会和中华民族带来极大的影响,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一,有精华也有糟粕,我们应历史地对待分析。但军阀们崇尚孔孟,强化儒家思想,则完全是为了维护其封建统治,给广大人民套锁上封建的桎梏。这与我们今天所提倡的弘扬民族文化,发扬传统的良好道德,其宗旨是大相径庭的。从历史上看,一般说来,大凡一个朝代,一个新政权建立,需要求“治”、求“稳”时,往往推崇儒家思想;而天下大乱,或者出于某种政治需要人为地使乱,往往儒家思想受到冲击;大凡统治者,往往崇尚孔孟,而造反者往往打倒孔孟。这是由不同的历史时期或不同的阶级、阶层的不同的政治需要来决定的。我们认为,张宗昌等军阀之所以推崇孔孟,强化儒家思想,道理也就在这里。张宗昌1925年8月在曲阜举行的祭孔盛典上有一句名言:“这些年,有人要打倒孔家店,我看是打不倒的。现在我想拨一笔款,重修孔庙寝殿,修完这里再修奎文阁。打的让他们去打,修的咱们还是要修。”张说这话当然是为了他自己,不过,也反映了一个客观事实。他说的“有人要打倒孔家店”,当然是指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提出的“打倒孔家店”,提出此口号的是造反者;而他与之针锋相对,执意“还是要修”孔庙,维护“孔家店”,他是作为统治者。两相对照,道理显然,令人深思。张宗昌的尊孔读经与袁世凯时代的尊孔读经是一脉相承的,是民国初年那股尊孔读经逆流的余波。

<<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