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专题 > 百年读孔子 > 文档 > 正文
民国初期的山东军阀:尊孔尚孟 维护封建
2010年01月05日 17:49凤凰网文化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八 翻云覆雨,纵横捭阖

北洋军阀一切都以利己为原则。为了利己,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为了利己,昨天的朋友可以变成今天的敌人,昨天的敌人又可变成今天的朋友。山东军阀在政治舞台上也进行了如此“变色”表演。靳云鹏在袁世凯复辟帝制活动中的表演,就首先表露了这个特点。在袁称帝活动初起时,靳是积极参与者。当袁就帝制问题召见各省将军进行试探时,首先应召的即是山东将军靳云鹏。靳希望袁“乾坤独断”,早登大位。14省将军联合密呈袁速正大位时,靳云鹏也列名其中。然而,当袁称帝引起举国声讨时,靳云鹏也列名其中。然而,当袁称帝引起举国声讨时,靳云鹏见大势不好,则又一改前态,先是电袁勿动冯国璋(冯有叛袁表现),继又电袁劝其辞职让贤,否则,他就宣布山东独立。张怀芝带头反对段祺瑞政府的“军民分治”计划,也说明军阀是各自为政的。他虽属皖系,但当皖段危及其个人利益时,他也是要反抗的。他在两次南征中的表演也反复无常。起初,他积极主战,并带兵南下。但当他得知后方张树元要取他而代之时,便罢战返鲁。而当段祺瑞向他作出了“鲁督决不易人”的保证后,又复南下。当南方战事不利时,他由主战变为主和,再次返回山东。但当知道鲁督不保、张树元一定要篡权时,他又由主和变为主战,奋勇请缨,二次南下。田中玉上台后为了自保更是朝秦暮楚,变化多端。当田刚上台,皖段炙手可热时,田积极追随皖段。但当段祺瑞对南方用兵计划遭挫时,田又慢慢转为沉默而“中立”。及至直皖战争爆发,田见战事对皖系不利,则更转为在暗中支持直系,并劝告皖系马良勿用兵德州(直军前沿)。迨皖系在战争中败北,他索性派兵截堵马良,联合直军夹击之,由对直系暗中支持转为公开支持了。由于田中玉随机应变、由皖转直的巧妙表演,故在直系掌握北京政权后,他在山东的地位得以保全。军阀张宗昌为了军阀私利,在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的问题上更是变化莫测。他与直系军阀孙传芳本是不共戴天,孙在1925年的浙奉(鲁)战争中残杀了他的前敌总指挥施从滨,他曾发誓为施报仇雪恨。但当孙传芳无耻地投效了奉张后,张、孙两个军阀又“信义昭如日月,同心誓若山河”⑻,他们成为难兄难弟,站在同一战壕,联手反“赤”。张宗昌与直系军阀吴佩孚也曾多次兵戎相见,互相杀戮。但后来为了共同对付国民军和北伐军,他们又勾结在一起,称兄道弟,互通款曲,并肩作战。张宗昌在北洋军阀成为国民革命军北伐之“的”时,在其幕僚杨度的运动下,还曾一度酝酿“附南”(投靠北伐军)。但遭到张学良的训斥后,他又出卖了杨度,“附南”一幕,也瞬息即逝。北洋军阀为了攫取、巩固和加强自己的权势,不仅凭借军事实力,进行长年的军阀混战,而且还耍弄各种政治手腕,纵横捭阖地进行专擅权势的活动,搞乱局势,制造政潮。在这方面,张怀芝和张宗昌的表演可以说是淋漓尽致。张怀芝多次参加复辟派张勋组织的督军团会议干政。在国务会议召开时,他带领20余省的督军(或代表)突闯会场,要求参加会议,并在会上振振有词地发言,开民元以来督军参加国务会议之先河。当大总统黎元洪为拒绝对德宣战问题罢免了段祺瑞的国务总理时,张怀芝在督军团会议上剑拔弩张,主张推翻黎元洪以维护北洋团体利益。随后又步安徽后尘,宣布山东“独立”。这又开民元以来各省“独立”之先河。当张勋入京暴露出复辟本相,张怀芝并没捞到油水后,他则坚持“独立”,以示对张勋不满,并劝李经羲不要就任张勋委派的国务总理。张宗昌不仅是穷兵黩武的干将,而且是制造政潮的能手。当奉、直联合反“赤”,占领北京后,吴佩孚提出了恢复“法统”和组织中央政府的问题,妄图控制北京政权。但张宗昌代表奉系坚决予以反对,双方争斗相持了一个多月,最后不得不达成折中方案:暂成立“摄政”内阁,以作过渡。颜惠庆“摄政”内阁成立后,张宗昌私愿未遂,便以索饷的办法向内阁要挟。杜锡圭“摄政”内阁组成后,张因内阁不合己意,也鼓动推倒这个内阁,代之以由孙宝琦组阁。此议遭到吴佩孚的反对,张作霖因还要在军事上与直吴合作,对张宗昌此举也严加制止,张宗昌旋而收敛。这充分反映了军阀之间的纵横离合、错综复杂的勾心斗角局面。

九 各树派系,荣损与俱

北洋军阀因于权力分配和军阀私利分成皖、直、奉三系。派系内部互相依附,共存共荣,而派系之间则互相倾轧,离心离德,甚至派中还有派,党中还有党。张怀芝和张树元虽都同属皖系,但又各自为政,各为己利,张树元最终还是夺取了张怀芝的督军宝座,取而代之。军阀们都承袭封建时代“一朝天子一朝臣”之故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朝失势则树倒猢狲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袁世凯当政时期,山东便是其党羽周自齐、靳云鹏的天下。而袁死后,山东便又变为掌握北京政权的皖系段祺瑞的爪牙的天下。这个时期,属于皖系的军阀或依附、倾向于皖系的军阀张怀芝、张树元、田中玉、郑士琦出掌山东军政大权。1920年皖系失势后,按说山东政权应改换门庭,而因田中玉善于随机应变,由附皖变为附直,加之皖段尚有实力,故皖系在山东的地盘得以保存(田中玉实属皖系)。但当皖段完全失却了实力,骄横无比而又实力雄厚的奉系军阀觊觎山东时,山东就变成奉系军阀张宗昌的天下了。无论哪派军阀在山东掌权,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即是培植和安插亲信,排斥异己。在这方面周自齐、张怀芝、张宗昌等做得尤其充分。他们利用旧部属、同学、同伍、师生、同乡同族、结义盟拜以及姻亲裙带、亲朋好友等封建关系,网罗在一起,进行种种争权夺利的活动。张怀芝赶走省长由自己兼代省长。郑士琦曾两易其省长,换上自己得力的人。张宗昌的用人更是清一色的嫡系人物和同乡。所谓“学会掖县话,就把马刀挂;会讲掖县腔,能把师长当”,即是张宗昌这种利用同乡关系编织政治机构的生动写照。郑士琦的侄子、内亲等都当上了处长、局长、卫队司令。张宗昌的表弟、内兄、内弟一个个都沾了他的光,官运亨通,飞黄腾达。哪怕是同乡平民百姓来投,他也会令接待处安置,起码能够在某个机关当个职员。军阀们既如此,那么,上行下效,其部下省长、厅长们也都纷纷效仿。郑士琦的省长熊炳琦任人唯亲,比郑有过之而无不及。张宗昌的省长林宪祖任用了一些他父亲在河南做官时的旧部。此外,军阀们还收容豢养了一批策划帷幄、助纣为虐的幕僚、政客乃至三教九流的帮闲。这批人厕身于军阀麾下,为之出谋划策,推波助澜,好事没有,坏事做绝,因此更加重了军阀统治的残暴和愚昧。张宗昌网罗了一大批江湖术士,奉为“高级顾问”或“参谋”,每逢作战,即令他们占卜吉凶。这帮人养尊处优,为张宗昌出坏主意,愚弄人民。但是,军阀、官僚、政客的好景并不得长久,不但山东军阀往往随着中央大军阀势力的沉浮消长,荣损与俱,而且,山东军阀下属的官员、政客等也总是随着军阀的倒台、覆亡而作鸟兽散。新一任军阀上台,对前任军阀的官员尤其是要害部门的官员往往不用,换上自己的心腹。官僚、政客都深明此理,颇也知趣,在自己的主子倒台后,一部分随主子迁往别处;另一部分纵能留任,但也栗栗自危。各树派系,荣损与俱,说明了军阀的封建性和腐朽性。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