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专题 > 百年读孔子 > 文档 > 正文
打倒孔家店:历史的误会
2010年01月06日 17:05凤凰网文化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事件既发,举国震惊。国民政府教育部长蒋梦麟却认为学生表演,无伤大雅,孔氏族人是借题发挥。但是工商部长孔祥熙力主严办:“侮辱我们祖宗,是可忍孰不可忍?”。南京政府教育部收到“孔氏六十户族人的呈文”后,即明确表示支持孔府,并于6月26日发出了《令山东教育厅》的第855号训令,要求山东省教育厅对孔氏家族的控告“查明,核办”。训令发出后,教育部派出参事朱葆勤会同山东省教育厅厅长何思源(何委托督学张郁光)到曲阜调查,以作处理。当教育部派人去调查时,曲阜县职员问:“宋校长会不会杀头?”。在严峻的形势面前,二师学生积极开展自救,他们发表了《山东省立第二师范学生会通电》,通电全国各民众团体、学校、报馆等,说明事实真相,呼吁援助。校长宋还吾也准备了长篇的自辩状,据理力争。西方人认为妥协是政治中最大的原则,中国人对此不屑一顾,称之为“和稀泥”。但8月1日,随着山东省教育厅第1204号训令:“省立第二师范校长宋还吾调厅另有任用,遗缺以张敦讷接充。”的发布,这次事件总算收场了。宋校长头虽然没杀,人还是被调走了,“子见南子”事件就这样以传统的中国方式了结了!

时代的巨轮在飞速前进,“打倒孔家店”的浪潮件在平息了将近半个世纪之后,却又莫名奇妙地和林彪事件联系起来了,这就是我所经历过的著名的“批林批孔”运动。而一谈起这场运动,一个尴尬的人物是不应当被忘记的—郭沫若。

早期的郭沫若是孔子的坚定维护者,对于“打倒孔家店”的说法,郭沫若并不赞同。他在给宗白华的信中直陈己见:“孔子这位大天才要说他是政治家,他也有他的‘大同’底主义;要说他是哲学家,他也有他的‘泛神论’底思想;要说他是教育家,他也有他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底动态的教育原则;要说他是科学家,他本是个博物学者,数理的通人;要说他是艺术家,他本是精通音乐的;要说他是文学家,便单就他文学上的功绩而言,孔子的存在,便是难推倒的:他删《诗》、《书》,笔削《春秋》,使我国古代文化有系统的存在,我看他这种事业,非是有绝伦的精力,审美的情操,艺术批评的妙腕,那是不能企冀得到的……要说孔子是个‘宗教家’、‘大教主’,定要说孔子是个中国的‘罪魁’、‘盗丘’,那是未免太厚诬古人而欺示来者。”这可以看作是郭沫若对孔子学术和思想体系的肯定,虽然多少也有些肉麻的奉承之嫌!1945年他所发表的《十批判书》则将对孔子的肯定提升到政治层面:“孔子是由奴隶社会变成封建社会的那个上行阶级中的先驱者”,“孔子的立场是顺乎时代的潮流,同情人民解放的”。在反内战的政治背景下,应潮流而动,是他的一贯风格,如此露骨的表白,实不足为奇!1936年10月鲁迅去世后,远在日本的郭沫若的挽联是这样写的;“孔子之前,无数孔子,孔子之后,一无孔子;鲁迅之前,一无鲁迅,鲁迅之后,无数鲁迅。”他对孔子和儒家的尊重可见一斑,不过将孔子和一贯反儒教的鲁迅放在一起,多少有些滑稽!

时过境迁,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1968年10月31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扩大的八届十二中全会闭幕会上谈到郭沫若的观点和《十批判书》时说:“拥护孔夫子的,我们在座的有郭老,……我这个人比较有点偏,就不那么高兴孔夫子。你那个《十批判书》崇儒反法,在这一点上我也不那么赞成。”这时候,毛泽东语气平和,似乎还只是停留在学术观点的争鸣上,郭沫若也并未感到有多大压力。据说,郭沫若的那本《十批判书》,毛泽东曾看过五遍,而且还圈圈点点,十分重视。

1973年5月,毛泽东以他那特有的幽默说出的一段顺口溜却让郭老吃惊不小:

郭老从柳退,不及柳宗元。

名曰共产党,崇拜孔二先。

同年8月5日,毛泽东又让江青记录下他的七律《读〈封建论〉,赠郭老》: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

祖龙魂死业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多行秦政制,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就在这不久,林彪事件发生了。毛泽东借题发挥:林彪骂我是秦始皇。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他还说自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但他并没有想把主要矛头对准郭沫若,对于郭沫若本人,他还是保护的。就在“批林批孔”如火如荼之际,他还特别嘱咐谢静宜:“别批郭老啊!”

1974年1月25日,江青等人在北京首都体育馆召开了国务院系统近两万人参加的“批林批孔”动员大会。在这次大会上,江青不但公开点了郭沫若的名,还断章取义地援引毛泽东说过“十批不是好文章”的话,让他站起来当众侮辱达数分钟之久,这无异于是对郭沫若进行了一次声势浩大的批判。毛泽东在知道情况之后,十分生气。他不但对江青进行了严厉的批评,而且下令扣留江青准备发到全国各地的大会实况录音带,这一举措,客观上起到了保护郭沫若的作用,这使得郭沫若深受感动。出于对伟大领袖的感激之情,也出于“自觉革命”的要求,他于2月7日,抱病写了两首题为《春雷》的七律奉呈毛泽东。其中一首是这样得:

春雷动地布昭苏,沧海群龙竞吐珠。

肯定秦皇功百代,判宣孔二有余辜。

十批大错明如火,柳论高瞻灿若朱。

愿与工农齐步伐,涤除污浊绘新图。

以这一系列事件为标志,郭沫若对孔子和儒家思想的观点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在郭沫若看来,历史真的是一个可以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也许他有太多的个人苦衷,但无论如何,学者如果沦为政治的奴婢和附庸,那么他的学术见解也是值得怀疑的。

从吴虞到郭沫若,从世纪初到世纪末,一个接一个人物从历史的舞台上匆匆走过,他们对“孔家店”的毁誉,历史自有公断。无论如何,值得庆幸的是,纵风雨如磐,命运多舛,“孔家店”这个千年老店也没有倒下!而如今,雨后春笋般诞生的一座座孔子学院正将“孔家店”这个老字号的传统发扬光大!还思想于本真,还历史于原貌,这是我们对待传统应秉持的态度!如斯,则民族幸甚!民众幸甚!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刘利民   编辑: 王勇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