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羽系列出版。同时,“听雪楼”十年典藏版、“鼎剑阁”十年典藏版陆续出版。
· 2010年,《羽•赤炎之瞳》出版。
· 2009年,“镜”系列重装出版。同时沧月开启“云荒”新系列《羽•青空之蓝》。
· 2008年,沧月以355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第三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0位,引发广泛关注
· 2007年,成为“月”系列杂志的主打作者。同年,加入浙江作协。
更多》

朋友眼中的沧月

[匪我思存] 她是那种外柔内刚的人,对朋友不算得热情,但是如果真的有事情找她,她却可以将事办得十分妥贴,因为聪明,所以对人对事都有自己的一种克制,初初会觉得冷面冷心,其实她有一种自己的热忱,写字的人,大多会把所有的感性用到文字里,而生活里,都会是个理性占上风的人。 [详情]

[顾漫] 知道沧月已经很久很久,但是直到09年西子湖畔,才真正见到。那次是明晓溪同学去杭州开会,于是我也收拾包裹奔去玩,意外地在一次茶会上见到了沧月南派管平潮等一帮杭州作家。我因为去得比较晚,坐在了沧月晓溪的对面,一时没法窃窃私语,于是只能看看人。对沧月的第一印象就是眉毛好修长,喝茶的姿势很美好,然后长裙飘逸,气质温婉娴静,活脱脱一个武侠世界中走出来的古典女子。[详情]

[沈樱樱] 那几年里,我们俩有大段大段的时间趴在QQ上聊天,昏天黑地无话不谈。这种情形于我,只在后来初识我先生时才重现过。哪有那么多话可说?其实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沧月的交际面儿广认识人多,曾经被今古武侠版的主编评为江湖女孟尝——更确切的称谓是八卦女王,对于不太爱跟人打交道的我来说,她就是我的路透社新闻联播加天涯八卦版。[详情]

[木剑客]离开杏花春雨的温柔乡,到铁马秋风的塞上来,跻身到男性的江湖上,这样的题材,这样的作者,都是从前没有过的,女子武侠的时代开始了。这个作品展现出来的时间的纵深、地理的空间、性别的拉扯,可谓是沧月式武侠的原点之一,沧月的粉丝们,将之与五六年后,她的代表作《七夜雪》比较就可以知道,无论薛紫夜历练到多么的武功高强、风情万种,她身上,依然有曼青的影子,在翻越着一座风雪交加,又温柔缱绻的雄关。[详情]

[海萍]话说,世事难料。2001年的某天,有位笔名叫沧月的作者投稿到“榕树下”网站,一篇玄幻武侠《血薇》惊艳了整个编辑部,按照公司规则加上“绿叶子”,网站首页隆重推荐,老板当晚按捺住激动的心下了五字一标点令:务必找到她!几个月后,联系到出版社,制定宣传计划,先印了一百本寄给各位知名人士,恳请他们阅读后写评论推荐,在出书后全国巡回签售,平媒新闻铺天盖地,读者奔走相告,百万册销售一空。[详情]

[小椴]因为她太正常了,正常得都有些精灵古怪起来。她自云:从小学琴学画,上学争第一,一路读书下来,上了浙大,现在又在读研,专业建筑系――怎么看都是一个城市女孩走的正常道吧?杭州城灰灰的生活,几个“眼镜女子”共住的女生宿舍,零乱乱的夜,功课间隙,画图间隙,是什么东西牵动起十指,敲字落花,写出那一万又一万的字呢?[详情]

沧月十年经典人物赏析 [详情]

萧忆情
  曾经有过多少激荡的风雨、指点江山的凌厉,然而,如今剩下的只有这一片碧草、一抔黄土、和黄土之下沉默相伴的孤独灵魂。寸寸光阴如握不住的流沙,从指间转瞬滑落——人中龙凤……那样骄傲而敏感的两个人,却终其一生都无法真正的走入对方的生活,只是那样隔着看不见的屏障遥望了彼此多年,到最后依然相互猜忌、相互伤害,一至于同死。
舒靖容
  那是个才八岁的女孩子,很清丽,但是眼里却带着冷冷的对任何事情都不信任的光芒——不知为何,让我忽然想起了悬崖上临风绽放的红色蔷薇,那样的美丽不可方物,却遍布着让人无法接近的毒刺。
  “我不想为任何人哭。”
公子舒夜
  就在那样混乱的杀戮之夜,十八岁的他怔怔地站在后山那一条秘道上,眼里充满了绝望——他知道所爱的女子再也不会和他一起回归故乡了……
  “她在崖下弯弓,一连对我射了十三箭。最后一箭射穿了我的胸口,把我钉在冰川绝壁之上。”
墨香
  黑衣的鼎剑候从莺巢那条秘道里匆匆离去,穿过一重重软罗轻纱、莺啼燕叱。依稀间,竟似回到了十几年前昆仑雪域的乐园之中——他们曾经一起躲在破棉絮里取暖,一起在修罗场生死界斩下对手的头颅,一起联手行刺、震慑西域诸国,一起留连在天国乐土,一起叛出光明顶、一路穿越雪山大漠回到敦煌……
苏摩
  无数的明珠落在龙的金鳞上,发出铮然的长短声,然后坠向黑而深的大地。黎明的天色渐渐变成黯淡的深蓝,风从九嶷上掠下,吹散战火的气息。
  “没有谁能够救得了谁——对抗‘虚无’的唯一方法,只有‘创造’和‘守护’。”
  而我想要的,是手指再也抓不住的东西。
云焕
  北斗第七星,破军。素来有汹涌澎湃、善战披靡之意,却也是杀破狼星系中变数最大的一颗星,意味着杀戮和毁灭。传说每三百年它便有一次猛烈的爆发,亮度甚至会超过皓月——而被这颗星辰照耀的人,在拥有毁灭性的惊人力量同时,也注定一生漂泊动荡,孤立无援。
真岚
  我想我是幸福的人,可以和所爱的人共度百年的光阴……我不知道你到底爱不爱我,我只担心自己有没有耽误你,使你错过了最爱的那个人。
  不过,幸好一切还来得及。
薛紫夜
  十二年了,她一直一直的感到深入骨髓的寒冷。在每个下雪的夜里,都会忽然的惊醒,然后发了疯一样从温暖的房间里推开门冲出去,赤脚在雪上不停的奔跑,想奔回到那个荒僻的小村,去寻找那一夜曾经有过的温暖。
  然而,那样血腥的一夜之后,什么都不存在了。包括雪怀。
  冰下的人静静地躺着,面容一如当年。
溯光
  “这个孩子长大后,会成为改变天下的人。他成年后将会选择变身为一个男子,几乎可以媲美昔年的海皇苏摩。他将带领海国走出战争的阴影,让子民们安居乐业。
  “但是,世间变数无尽。成年后,他的命运会出现分岔——他会有想不到的福,也会有想不到的祸,还会遇到想不到的人。那之后的事情没有人能预料……
琉璃
  她来云荒这一趟,走遍了天南地北,品尝过了各种美食,遇到过各种奇事,结交了诸多朋友……然而,唯一的,她却不曾得到最珍贵的东西:一颗真挚的心和恒久的感情。
  那是大地上唯一可以不朽的。
  天空海阔,永不相逢。

沧月十年,因为有你【中国•沧月后援会】 [更多]

[小心翼翼]
10年前,我背负着大包小包,从四川前往天津求学。在北京站无聊的候车时刻,从书报亭买了一本武侠版,那便是我和沧月初识的记忆。
10年之后,我求学工作再留学再回国,已经定居在了老家成都。虽然月的书已经算不得每本必追了,不过那熟悉的文字,和不同时空之中的三次邂逅,成为永远美好的记忆。

[小五]
十年前,我还是个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买书都在新华书店,为了省钱,经常一站就一下午,还要躲避营业员大妈的鸡毛掸子。那一年血薇花开,我无知无觉;
十年后,我已经快大学毕业。初恋进行时,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家门口的新华书店被肯德基取代,经常坐很久的公交到喜欢的书店。几乎拥有沧月所有的书,遥望文字中她踟蹰前行的背影。十年间,我没有很酷很炫的经历,我只是长大了。而沧月一直陪着我。

[半米阳光]
10年前,我在云浮,初中二年级。迫于功课沉重的压力,总想着有一天,可以像武侠小说里的游侠一样,自由自在地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济世救人。
10年后,我在广州,大学毕业一年。这些年来,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在背包里总喜欢放一本沧月的书。是她,告诉了我武侠世界里的残酷与宁静,也告诉了我怎样才是江湖。如今的我,独自飘荡在江湖,你,就是一座灯塔,指引我的方向。

[恋。亦芜]
十年前,我在北京,听话,像一个乖乖女,生命中所有的路途像一幕幕安排好的戏码一一上演。最喜欢猫一样慵懒地蜷缩在沙发角落里,一目十行地翻看手边一本又一本写满了传奇的故事,却从来记不住作家、也记不住名字。
十年后,我在杭州,做了人生中第一个自己的决定,念着和她相同的母校,作她的后援会长。大雪纷飞的冬夜里,听到不理解我很多年的父亲,亲口对人述说女儿的骄傲。而这,仅仅仅仅只是因为,她是第一个被我牢牢记在心里的作家。

<

沧月十年经典作品赏析

系列
羽·黯月之翼
这是一场飞鸟和鱼的邂逅。一个是浮出水面无意的张望,一个是掠过天空不经意的回眸,即便是偶尔有过那么一瞬的交错,却又立刻各分东西。她来云荒这一趟,走遍了天南地北,品尝过了各种美食,遇到过各种奇事,结交了诸多朋友……
羽·青空之蓝
是传奇的延续,还是一个时代不可逆转的终结。是故事的新生,还是过去种种尘埃落定一笔书抹。空桑。碧落。隐族。冰族。云浮。命轮。紫薇星斗。六合八荒。诸神寂灭的第九百年,因果再次重书。破军焕世,命轮转动。
羽·赤炎之瞳
是传奇的延续,还是一个时代不可逆转的终结,是故事的新生,还是过去种种尘埃落定的一笔书写。一场与恶魔的交易,一次用灵魂赌下的未来。云荒遭遇最大危机,明鹤已死,麒麟叛变,孔雀镇守狷之原……命轮将倾。这是杀戮的开始,还是宿命的轮回?
雪楼"系列
听雪楼·血薇
荒原上的冬雪,稀薄又苍茫。如同那些深深浅浅的爱情。在血雨腥风的疯狂岁月,手持血薇夕影的人中龙凤,征战武林,所向披靡。曲折的命运令他们笃信残忍冷酷的江湖生存之道。他们可以让各路豪强俯首称臣,却无法阻止内心的爱恨与猜忌不断膨胀。
听雪楼·护花铃
他所有出征的意图都已经得到了满足,一切仿佛都已经圆满。然而,有谁能知道他在这里失掉了什么?他终其一生想守护的东西,却最终如同指间流沙一般划落无痕…… 生死相随,同去同归。
听雪楼·指间砂
这是一座悲欢离合聚集的楼,是传奇和神话的巅峰。 一个如悬崖血色蔷薇般的女子,一个谜一样的年轻霸主,到底是怎样的因缘令他们彼此相依却无法相守?他们心里的那道墙,虽然看不见,却真实的存在于彼此之间的每一寸空气中,终其一生,无法逾越。
剑阁"系列
大漠荒颜·帝都赋
昆仑雪域,大光明宫,修罗场。经历了那般被人当做棋子的噩梦,九死一生地返回敦煌后……
幻世·剑歌·碧城
这是浮世中的三场幻梦,关于记忆、遗忘、追寻、失去和绝望。 他是最肮脏、卑贱的药人……
曼珠沙华·彼岸花
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一梦过十年,到最后,那个毛丫头凶巴巴的脸都在记忆中模糊起来……
七月雪
摩迦一族传说中的妖瞳杀人之术再现雪地,儿时伙伴成为魔教杀手。鼎剑阁霍展白被药王谷主人薛紫夜所救……

有奖活动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