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储安平《观察》政论:失败的统治

2013年11月07日 11:07
来源:书摘 作者:储安平

  
储安平 / 东方出版中心 / 1998
失败的统治
 
  储安平
 
  国民党一党专政,前后垂20年。20年执政的结果:一般人民的物质生活,愈来愈艰难;一般社会的道德生活愈来愈败坏。国民党有主义,有理想,当初也是满怀热血,以救国救民为己任;志士仁人,前仆后继。何以执政20年,反弄成今日这样一个局面:不仅党的声誉、地位、前途、日见衰落,就国家社会,也给弄得千疮百孔,不可收拾。其中症结,实堪研究。
 
  一个政党执政的成败,原因既多且极复杂,非执一言所能论议;然其成败之键,必有最基本的原因可寻。作者以为国民党执政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他所采用以维护其政权的方法;只此一着,毁坏全局。政党要获取政权,原为题中必有之义:在野的要想法获取政权,在朝的要维护其既得的政权;中外古今,无有例外。但欧美政党,恒以施政的政绩来维护其政权:国防务臻安全,外交总替本国说话,政治力求清明,经济尽量求其繁荣,一切在交通、教育、治安。卫生、房屋、休闲各方面,无不用最大的力量向最好的目标做去。所以欧美各国,无论内政外交,经济文化,执政当局,总是处处为国家的前途着想,时时替人民的福利打算。就是苏联,其政体虽然另树一帜,但经过几个五年计划,励精图治,到底把国家弄得像个样子,在国内,能使人人衣食不愁,在国际上,能够打退强敌的侵犯。只要政绩良好,人心自然归附;人民拥戴政府,政权自然不愁动摇;而朝野分头努力,国家因亦可抵昌盛康乐之境。
 
  不幸中国国民党走了另外一条路,他只知以加强“政治的控制”来维护其既得的政权。我们先看这20年来,我们的国家有什么进步?言军事,我们根本谈不上“国防”,人家已走进原子和雷达的世界,我们还停留在步兵和机关枪时代。言政治,这几年来政治的技术大有进步,德国式的集中营和英美式的参政会,无不随时应变,应有尽有,但政治在本质上则愈来愈开倒车:贪污流行,效能低落,自由缺乏保障,民生一无改善,而政治道德则尤见江河日下。言交通,20年来我们曾铺了多少铁路,造了多少轮船?甚至到现在为止,不仅还不能制造一架飞机,甚至还不能制造一辆汽车。言教育文化,20年来我们的科学发明在哪儿?第一流的文学作品在哪儿?音乐和绘画有何成就?其尤甚者,一般的教育水准及文化水准是在向上升还是往下降?至于经济建设,土地改革,这一切有关民生的大问题,大都空言多于事实,计划多于实效。然而20年来我们的执政党到底在做什么工作?一言蔽之,这20年来国民党只聚精会神在做一件事,就是加强消极的政治控制,以求政权的巩固。养许多兵,是为了巩固政权;一切党团的组织、活动、训练,是为了巩固政权;特务和各种检查制度的施行,是为了巩固政权;就是公路的开辟、电话网的布置,也无一非出自军事及治安的观点,其目的仍是为了巩固政权。20年来,只有这项消极的政治控制工作,吸引着国民党无比的兴趣和重视,表现着国民党最大的勇敢、决心和魄力。20年来,我们做百姓的,只有这一个项目,使我们到处听得到、看得见、嗅得着,并感觉到它的紧张、严密、认真,和不放松。但是也就在这一个项目下,这20年来,不知消耗了国家多少金钱,雇用了国家多少人力,浪费了国家多少智慧,糟塌了国家多少光阴!当前的执政党既倾其全力于消极的政治控制,必然大大影响他在积极方面的种种建设工作。所以,20年来,我们的交通和水利没有高度的建设,土地制度没有革命性的改革,耕耘的方法和耕耘的工具依旧墨守陈规,种子和肥料毫无新的改进,人民的居室依然黑暗而污秽,民间的代步工具仍然滞留在原始阶段,一切近代的机器生活从无机会插入乡村,保健事业和社会救济有名无实,疾病与贫穷仍弥漫全国,一般人民生活的方式、生活的环境、生活的能力、生活的苦痛,以及生活的观念,毫无改变,毫无进步。凡上所述,俱属琐碎,而无一非建国元气所系,但从来没有见到政府有兴趣和决心推行过任何全国性的温和的社会改革。刀年来中国的执政者,只有在征税和壮了两件事上才思及人民,此外人民在政治上几不复占到任何重要地位!历现往史,没有一个政府能够不顾人民而犹能长久维持其政权者。不顾人民苦乐的政府,必然失去人心;不为人民福利打算的施政,必然不能使国家社会得到健全的发展。政治生活中本来潜有物理的作用:政绩窳败,人心怨愤;人心怨愤,政权动摇;政权动摇,执政者的控制势须加紧;压制越紧,反动更烈。如此循环,互为因果,而终必全盘倾溃,不能收拾。
 
  抑有进者,太重视消极的政治控制,必然同时促成道德的堕落。政冶控制是以力取人而不以德服人,主使这种政策及执行这种工作的人,必为无道不德之徒,流风所至,遗害难言;这是一层。其次,在一个以力而不以德治人的社会中,有骨气的人,心难甘服,于是偏激者“逼上梁山”,中庸者洁身自好,柔弱者颓靡消沉。国家尽失梁栋,社会无复正气。其三,在唯力是视的社会上,断元是非公平可言。我们看这几年来,国人的意见,政府置若罔闻,而美国一言半语,当局无不重为考虑,因为美国有飞机大炮和金钱;无党无派小党小派的人,喊破了喉咙也是白费,而共产党的意见,就不能相应不理,因为共产党有枪杆;甚至教授罢教,政府可以听其自生自灭,而工人罢工,有司不能不管;一切只讲强力。只讲强力的社会必是一个不合理的社会,同时亦即为一个乱的社会。其四、要求政权巩固,自然不愿政局发生不必要的波澜,于是老朽之辈,虽庸碌一无成就,亦可尸位十载而不易,“忠实”之徒,虽恶行多端,众口所诛,亦仍能安如磐山,行其所行。贤不肖不复有别,而国家取土之道尽失!
 
  在一般国民党人的心目中,以为今日党的生存问题,其重点莫过于敌党之消灭。作者则以为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今日国民党的问题不是如何对付敌党,自然更不是如何消灭敌党,而是自己能不能认认真真硬硬扎扎赶快做几件像样的事情。今日一般人民所要求者,是(一)没有房子住的能有房子住,(二)没有衣服穿的能有衣服穿,(三)没有饭吃的能有饭吃,(四)能让他们和平地安于他们的工作,乐于他们的工作。今日一般知识分子则更进而希望国家有尊严,有前途。假如大家有屋住、有衣穿、有饭吃、能乐业,人心自然归附,社会自然安定,国家自然结实,国际上自有地位,整个国家的前途自然充满着光辉与希望,而今日批评政府者,亦必将拥戴政府之不暇。今日之世,未有国家垮台而政党可以站住者,亦未有人民贫穷而国家可以富强者;富国先富民,兴党先兴国。要挽回党的颓局,当前的执政党必须赶快改变作风,换条路走,下大决心,大刀阔斧做几件福国利民的大事,以振人心。20年的时间不算短;20年的历史说明单靠消极的政治控制维护不了既得的政权;这条路走不通,越走越近死路。一个执政的政党,必须以政绩来维护其既得的政权。能如此,国家有利,党亦有利;否则,国家也许有前途,而党决决无前途。
 
  9月9日
 
  原文1946年9月14日发表于《观察》第一卷第三期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储安平 观察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