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储安平《观察》政论:我们对于美国的感觉

2013年11月07日 11:08
来源:书摘

 
  三
 
  其次论参加调解。根据上文所引同一声明,美国参加调解中国内争的目的,是要帮助中国建立一个“强盛、团结、民主的中国”。调解的原则为:
 
  “美国认清中国现在的国民政府是一个一党政府,并且相信,假使这个政府基础能扩大,包括国内别的政治分子,则中国的和平、团结与民主的改革将被推进。因此,美国强调主张国内各主要政治分子的代表的全国性会议协议办法,给这些分子在国民政府中一种公平而有效的代表权。”
 
  这一段文字在政治方面的主要意思,就是希望修改20年来中国一党训政的政治,使之从一党专政的国家变成为一个民主的国家。该声明最后并说:
 
  中国如照上述路线走向和平与团结的时候,美国准备以各种合理方法援助国民政府,重建国家,改善农工业经济,建立军队组织,足以为维持和平与秩序而尽其国防上与国际上应有的责任。
 
  “在推进这类协助之中,对于中国在合理条件之下为了用于中国全国的健全经济及中美间的健全贸易的发展而计划的向美要求信用贷款及借款,美国准备加以有利于中国的考虑。”
 
  去年12月历日社鲁门总统发表的对华声明,确是非常公正、合理、友好的;它符合今日绝大部分中国人民的愿望。今日中国人民所要求者,在政治上是民主自由,在经济上是民生改善。我们要求终止~党专政。这种一党专政的终止,决不仅仅是一种形式上的终止,必须同时是一种精神上的终止。一党专政在精神上的主要特征和主要苦痛,是人民的各种基本公民权利没有保障。人民的基本公民权利包括人身自由、居住自由、职业自由、财产自由、宗教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及结社自由。其中人身自由尤为一切自由的基本。我们所以要求上述各种基本的公民权利,仅仅是因为只有人民能获得上述的基本民权,人民的智慧的、道德的、身体的能力,始能作充分优性的发展,以充实国家的生命,培养社会的活力,提高政治的道德,促进文化的进步;从而产生合理的政治活动和安定的社会秩序。除了这些基本民权的要求,中国人民并进而要求政府(无论执政的是甲党或乙党)能对人民负他在政治上应负的责任。消极方面要肃清贪污、提高效能,积极方面应有所建设,这些建设并应与他执政时间的久暂成为比例。在经济生活方面,中国人民切迫希望政府能施行若干全国性的温和的社会改革,提高一般人民的生活水准,限制一切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中国人民非常切望在政治及经济方面都能得到改革,发生不流血的革命;而要努力寻求这些改革,目前最切迫的要求是和平安定。内战绝对打不得。打内战要死人,要烧房子,要掠夺农民嘴里的米粒;打内战使币值愈来愈贬低,工商业愈来愈萧条,一般国民的情绪愈来愈消沉;整个国家因内战而陷入于恐惧、怨愤、悲观、麻痹、苦痛、绝望的境地。这是全无意义的大消耗大浪费,这是误国害国、灭国的大悲剧!
 
  上面这一段最简单的陈述,我们相信就是今日绝大部分中国人的呼吁和要求。但是我们正视今日中国的大局,不要说毫无开国规模,甚至亦无建国气象,一切活动作为仅仅是在撑持少数人的权力和利益。当前中国政府上的最有声色的滑稽杰作,就是政府说的都是甜的,做的却是辣的。当政的人物嘴里天天在喊民主,但是一切真正的民主活动,在中国却普遍而无例外地在各种不同方式的压迫下,遭受限制、阻碍、取缔和威胁。这简直是不可理解并亦不可信的作风。在现行政治风气下,贪污已经成为常态,不贪污反成为变态。公家机关的腐败黑暗,已至难以想象的程度。然而人民除叹息并默默地忍受外,竟无一点有实质的反抗能力!经济生活愈来愈恶劣。蒋主席今夏在牯岭声称,如若中国尚有一人无衣无食,即是国民党的革命使命尚未完成。这真是仁者之心!可惜国民党执政20年的结果,本来有白米吃的,现在已无白米吃了;本来可以一天吃两餐饭的,现在只能吃一餐饭了;本来穿长衫的,现在不穿长衫或是穿不起长衫了;本来有房子住的,现在没有房子住了!我们看,在中国广大的农村里,不知有多少人沉沦在饥煌和寒冷的死亡线上。就是在这不夜的城市里,街头巷尾,也到处都是无食无宿的流民乞丐。在这样一片锦绣山河的土地上,竟有万万以上的人民,过着与畜生生活无殊的生活。而在这样一个悲惨的局面下,还要从事内战,活生生的把人民的血、肉、皮,掺着人民的汗、泪、血,建筑少数人的“权力之殿”!人道!人道!人道何在!政治家的良心何在!
 
  一如上面叙述的这样一个落伍、黑暗、悲惨、无人道的国家,假如美国确是关切中国的前途,关切中国人民的幸福,显然不是美国所希望,并所能坐视的。美国参加中国的和谈,在政党的纠纷上,企图调解国民党及其反对党之间的冲突;在统治的精神上,企图使中国变独裁而为民主;在国家的内容上,希望中国和平、统一、民主、繁荣。一个现代化的中国,是中国之幸,美国之幸,世界之幸。调解党争的本身显然不是一个目的,调解党争的目的,仍在促进中国的和平、民主、进步、繁荣。同时,今日中国全盘的政治问题,不仅仅是党争问题;不是党争的问题解决了,就解决了中国的政治问题。解决中国党争问题仅仅是改革中国政治问题的一项,甚至可以说,这一项,确是非常迫切的一项,但不一定就是最重要的一项。解决中国政治问题的项目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提高劳苦大众的生活,培植中产阶级的力量,鼓励开明进步而有现代化头脑的民主自由分子的抬头。中国的乱,在经济上的原因,是大家太穷了,绝大百分比的人民都沉沦在生活的水平线之下;政治上的原因,是中产阶级没有力量,没有组织;在道德上的原因,是有抱负、有操守、有能力的人无法为国家服役。(为国家服役绝非任官之谓。一个从事言论的人,假如环境允许他秉其智慧,凭其良心,公平论政,他对国家所能有的贡献,未必即在一个部长之下。)对于这样一个总括的目的,美国既然过问中国问题,就须一方面调解目前中国政治上最切迫的党争问题,一方面亦须从根本上压迫政府作事实上的种种改革。一切民主活动,只要合理而无损于社会的安全,应当容许其存在。但是我们回顾过去几个月中,美国对于为作者所重视的一部分,可谓一元努力。在法律上,美国承认的中国政府是国民政府,美国当然尊重国民政府。在政治上,我们绝对非常公道地同情:美国之欲支持国民政府,诚亦事理之常。但是,美国之支持国民政府应该是有条件的。易言之,美国之支持国民政府,必须这个政府真能向民主之路进行。而我们历观往事,面观实际,我们实难发见任何足使美国必须支持今日中国这样一个政府的理由。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储安平 观察 政论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