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储安平《观察》政论:我们对于美国的感觉

2013年11月07日 11:08
来源:书摘

 
  四
 
  再进一步说。在原则上,我们根本反对任何一个外国来过问中国的内政。但是我们政治上那些人物,自己没有能力,20年的统治造成了今日这样一个局面,到头要外国人来“调解”,使外国人要来“调解”,甚至使中国问题竟成了莫斯科三国宣言中所包含的一端,我们全中国人民的人格尊荣,实在给那些台上的人物剥光剥尽了!但是尊荣是一种感情,而政治却是一种现实。我们很含羞地说,假如因外国的插入过问,而使中国人民获得和平、民主、自由,则亦不失为一项“满意的交易”。不幸今日中国人民,已被动地做了一次“无所获的抛出”。1766年美洲的独立革命,产生了一个新的自由民主的美国,但历史家告诉我们,1766年美洲的独立革命,同时也促成了一个近代的自由民主的英国。乔治三世时代的英国是最反动顽固的。美洲殖民地的税收,要由咸司敏斯特决定,这一原则,广泛地说,就是人民的意志权利一无保障,统治权悉操于少数专制人物的掌中。赖有英国军队在美洲殖民地吃了败仗,于是皇党的威风大杀,人民的力量抬头。在中国,单说抗战期间,亦有同样的事实:“武汉时代”在当时中国政治上,却成一个局面,另有一番风气,时实正承南京沦陷,徐州被围之后。三十三年中国军队自长沙至贵州作疯狂的溃败,日本进叩贵阳之户的时候,政府威风稍敛,民气一度昌扬。历史说明:一个以军队为统治资本的政府,当他每打一次胜仗,他那捏紧不放的心理亦必随之增强。所以鼓励这种政府在内战中取得胜利,就无异鼓励这种政府加强他加紧控制的倾向。在另一方面,现在美国是有钱的国家,中国是贫穷的国家;美国是强大的国家,中国是衰弱的国家;假如美国在此时间,欲使中国为其尾巴,成其工具,是直乘人之危,非尽友邦之道。我们看到现在中国的美国人,横冲直撞,任意殴打学生,调戏妇女,碾死行人,简直目无“中国”。我们的政府,在外交上,一味的跟着美国走,在经济上,没有钱就向美国要;在内政上,请美国参加和谈。我们几乎可以夸张地说,今日中国在精神上实已亡于美国了!我们不欲否认,美国之过问中国政治,到头还是为了美国的利益。但是美国一方面为了他自身的利益,同时也须真为中国的幸福前途公道打算。能如此,中国人民会得在心底里感激美国,否则,美国必将失去众多中国人民对于美国的感情,而这种感情,就是多年以来美国的政治家外交家所要获致的。
 
  三十五年十一月上海
 
  (原载《观察》 第1卷第11期, 1946年11月9日出版)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储安平 观察 政论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