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储安平:施用闷药前后的心理与感觉

2013年11月14日 19:04
来源:书摘 作者:储安平

 

谢泳 编 / 中国青年出版社 / 1999 

这是一篇记录。我草拟这篇记录的目的,在希望这篇文字能够成为医学心理学家或普通心理学家一份有用的材料。事实上,我不知道他们是否需要这样一种材料,或者这样一篇记录对于他们是否有用。因之我对于应否草拟此稿,犹疑不决。最后还是出于主治医师的鼓励,他认为这种经验非人人所能得到,有机会得到这种经验的人又未必具有高度的分析能力和表达能力,能把这种经过记录下来。他认为这不是一种寻常的经验,所以鼓励我把它写出来。

这篇记录包括“感觉”与“心理”两个部分。关于“感觉”部分,我想凡是用过闷药的人,他们当时所感觉的,大致不会有太大的距离。至于“心理”部分,则要看各人的教育,职业、性格、环境等等情形而定。

关于我的病症及投住医院的经过,此处一概从略。我和我的主治医师约好于331日上午9时施行手术。我并在前一天知道,我们将施行全部麻醉。在13年以前,我曾在沈克非大夫的主治下,割治过盲肠炎。那次用的是局部麻醉。我在那间四周都是玻璃窗的宽大的手术室里,在那没有一点声音的寂静严肃的空气里,听到那低微而清晰的剪刀声音。这次我似乎乐于施行全部麻醉,借以减少我对于痛苦所发生的恐惧情绪。

331日,星期一。这是江南最标准的春天,满天的好太阳。我在上午83刻以前,在病房里完成一切必要的准备,于850分被抬进手术室。我的主治医师周寿祥大夫早已完成了他所需要的准备工作,坐在椅子上等候我。当我被抬进手术室时,我以很愉快而自然的表情向他招呼“早安”。

我被抬上手术床后,各种工作即开始进行。直到此时止,我还不知道施行全部麻醉,是用打针的方法,还是用嗅觉的方法。我非常希望知道闷药的有效时间是多少。他们说五分钟。我说五分钟内可以完毕一切手续吗?主治医师说五分钟内可以完毕。我虽然不再追问,但是心中很疑惑。他们的意思显然是企图安慰我,表示手术在很快的时间内(五分钟)就可以完毕。事实上,手术的时间曾经延长至10分钟至12分钟之久。假如他们当时告诉我手术需要10分钟始可完毕,或者可以提高病人相信的程度。

另一位医师开始在我的口部四周涂油,并将脸罩罩住我的脸部,只留出鼻孔让我呼吸。我此时已知闷药将用嗅觉的方法施用。我那时唯一的希望,(在这儿,我只用“希望”两字,不用“要求”两字。因为“要求”是一种含有“意志”成分的表示,“希望”则仅是一种“感情”成分的表示。在那个时候,我已经被安排在一种不能让我有任何“意志”的环境之中!)是希望闷药不要用得太早,以致手术尚未完毕,而闷药药性业已终止。但是在我自己觉得一切尚未准备完毕时,他们已经向我施用闷药了。我在一种微微的无可奈何的心情中被动地吸嗅闷药。

据我自己的估计,从我吸嗅闷药至失去知觉时止,只有三四分钟的时间。三四分钟是一个极其短促的时间。在这样一个短短的时间里,心理状态纵然十分复杂,因为时间大局促,所可能引起的心理活动,毕竟也是有限的。我现在尽我的能力来记述我当时所体味到的奇异的感觉和当时的种种心理状态。

关于闷药的气味,我还不能用“痛苦”两字来形容。假如我在此用“痛苦”两字,我势须责备我自己近于夸张,因为这种气味是可以忍受的;虽然这种气味至少是一种令人“不快”的气味。大约在吸到第三口或第四口时,我便开始感觉到一点一点“黑”起来。这种情景很难描写。平时我们在白天,或者在有或强或弱的灯光的夜晚,即使闭上眼睛,但多少还有一种“光”的感觉。除非我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闭上眼睛后,才觉得当前确是一片“纯黑”。在那时,我的感觉,似乎只有真正在“一团漆黑”的夜晚闭上眼睛时的感觉,仿佛近似。但是更进一步剖析,上述比拟还不能完全尽意,因为我们即使在一团漆黑的夜里,闭上眼睛后,觉得一片“纯黑”,但这种“感觉”,似乎还是以眼睛为主的感觉,换言之,即那种感觉,还是一种经过“视觉”的判断的结果。而我那时的感觉,似乎已经超出“视觉”的范围,而是觉得整个的脑袋所感觉的是一片“黑”。而且这种“黑”的感觉,因为闷药在一口接一口地吸嗅下去,所以一步逼一步,愈来愈深。我们平时在电灯光下,骤然之间电灯灭了,那时候所感觉到的“黑”,还多少有一种“光”的比例作用在内,从原来的有光程度,变到骤然的无光程度,遂觉当前一片漆黑。而我那时所感觉的“黑”,那种难于形容的黑,是愈来愈黑,一阵紧一阵的。我们通常总爱用“如堕深渊”四字来形容这种情景,但这四个字并不足以形容我当时的感觉。实际上,我们也很少人有过真正的堕入“深渊”的经验,普通用“如堕深渊”来形容一种心情,多少只是一种象征的用法。“如堕深渊”,就逻辑上讲,本有一点一点“下沉”的性质,而我那时,显然并无“下沉’的感觉。“下沉”是一种自上向下的活动,而我那时并无自上向下下沉的感觉。我的感觉是好像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仿佛走入了非洲的一个大森林的样子(实际上我并无走入非洲森林的经验。此处亦是一种假借),走一步黑一步,越走越黑。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闷药 储安平 心理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