烨烨震电,不令不宁

导语:孙皓晖先生的历史小说《大秦帝国》,创作完成已十年有余。这里既有秦与六国之间的政治、军事斗争,又有六国之间的联合与斗争以及以儒、法、墨、道、阴阳诸家为代表的诸子百家的思想文化竞争,朝廷、战场、商场、学堂、都城、山野、酒肆、密室,虚虚实实,真真假假,阴谋与阳谋,构成了一副多姿多彩的战国生活画卷。作者以学者的丰瞻、小说家的才智有条不紊地抒写了150年间从七国争霸到秦一统天下的历史演变。但是,小说终非历史写作,其中夹杂的价值观难免陷入争议的漩涡。孰是孰非,暂且不作分辨,理性的批评,谦卑友善的争鸣,势必有益于我们时代的阅读,有益于我们时代的思考。[评论]

分享按钮
大秦帝国

所有的历史叙事都是当代叙事,历史写作受现实驱使。我们当代正处在一个文明大转折的时期,但我们对自己文明产生了自我迷失,这是最大的社会危机。我们的国家与民族,必须对自己的五千年传统文明做出全面的、深刻的重新解读与重新认识,借以确定我们实现文明跨越的历史根基。

《大秦帝国》重塑中国文明的自信心

我国著名史学家钱穆先生曾经说过,国家本为精神的产物,每个民族在自我身份认同遭遇迷茫与惶惑的时候,追溯过去的伟大与传统是一种近乎本能的行为。我们现在这个社会,价值观崩溃,我们走过了五千年,经历了很多危亡时刻,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文明丧失过信心,但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我们对自己的文明产生了自我迷失,这是最大的社会危机,是来自自我的危机。[详细]

《大秦帝国》为历史溯本清源

一个伟大的民族,必然是一个清醒的民族。一个伟大的国家,必然是一个清醒的国家。清醒的声音,是一个民族最具勇气的声音。对于一个民族,最大的勇气是什么,最大的清醒是什么?是抛弃曾经的腐朽价值体系,是发掘被历史烟雾湮没的优秀文明传统,是重塑必须重塑的新文明体系。只要我们有认真的探索精神,道路就在我们脚下。[详细]

《大秦帝国》对话当代文明

我之所以要用将近20年的光阴走入历史海洋的深处,其中最大的一个动因就是觉得我们当代正处在一个文明转折时期,就是我们中国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只有在改革开放30年以后才向我们提供了一个向新文明转折的真正可能。当下,我们要为中国争取文明话语权。但问题在于,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充满了问题人物、问题事件,在几乎所有的问题上我们都没有历史共识。[详细]

这是一本什么书?
 

孙皓晖长篇历史小说《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简介:  

孙皓晖,出生于1949年,曾任西北大学法律系教授,获国务院首批特殊津贴的专家。《大秦帝国》《中国原生文明启示录》作者。1998年后,辞职专事写作长篇历史小说《大秦帝国》,其中第一部《黑色裂变》入选中宣部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 【详细】

《大秦帝国》内容简介:  

《大秦帝国》这部鸿篇巨著,从政治、外交、军事、思想文化、风土人情等角度,对秦与六国做了全面对比,将战国时代的万千气象理成一串环环相扣的兴亡故事,艺术地再现了秦统一华夏大地的艰辛悲壮历程。 【详细】

在五千多年的历史里,如果选取一个时期做最好的历史平台,那便是春秋战国秦这六百年左右的历史。原因在于,这是大创造、大变革、大转折时期,从分治时代进入到统一时代,在文明、文化、政治等领域都达到了高峰。

大秦帝国的历史土壤

秦帝国兴亡沉浮的五百多年,用那个时候的话说,那是一个“礼崩乐坏,瓦釜雷鸣,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剧烈变化时代。青铜文明向铁器文明的转型,隶农贵族经济向自由农地主经济的转型,联邦制国体向中央统治国体的转型,使中华民族在那个时代实现了一次文明的飞跃。[详细]

大秦帝国所体现的时代精神

秦帝国崛起于铁血竞争的群雄列强之林,最集中地体现了那个时代中华民族的强势生存精神。她崇尚法制、彻底变革、努力建设、统一政令,历一百六十余年六代领袖坚定不移地努力追求,才完成了一场最伟大的帝国革命,建立起一个强大统一的帝国,开创了一个全新的铁器文明时代,使中国农业文明完成了伟大的历史转型。[详细]

布衣将相们遗留的历史启示

今天之我们,重读那段历史,对大秦所影响长久的制度利弊的思考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那个群雄崛起的年代,如何就造就了那样波澜起伏的思想革命,由此思想革命,又如何造就了那样一种群体的精神气质?这样的思想革命与精神气质,其实更是我们讨论的兴趣。[详细]

孙皓晖的《大秦帝国》不仅以其500余万字的长度和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大国的建立与灭亡过程的巨大规模,而且以其鲜明尖锐、颠覆性的思想观点,在文学和史学两个领域引爆了一颗“深水炸弹”。今天这场立足“高端文明”的讨论,既有历史价值和意义,更有重新定位中华文明传统、“重铸”民族性格魂魄的现实意义。

孙皓晖:历史主义是理清中国文明史的根基

我的历史观可以概括为历史实践主义。衡量一个时代有没有成就,有没有文明地位,就看历史实践表现出来的结果如何。以秦朝为例,统一了六国,创建了统一文明,留下了一个千古不变的生存框架,这就是最大的成就。历史如何评判甚至扭曲、妖魔化,都是没有意义的。[详细]

董健:历史主义不是根基是陷阱

喜欢放过历史罪恶,不愿接受历史教训的人,或者为了现实的需要而要从历史文化资源中吸收某些有毒材料的人,总喜欢搬弄“历史主义”这个概念。“历史主义”只是方法,而怎么能是“根基”?但即便作为一种研究历史的方法,“历史主义”也并非完美。[详细]

董健桥,王幅明:董健的批评偷换了论题

孙先生所定义的历史主义,与西方学者所批评的历史主义并不是一回事;以西方学者的理念以及俞吾金先生关于历史主义三个特点的言论,去批判孙先生的历史主义,显然就违反了形式逻辑的基本规律——同一律,发生了转移或偷换论题的错误。[详细]

董健:《大秦帝国》的暴力崇拜和国家主义

《大秦帝国》作者心目中的强势并不是指真正文明上的发达,而是指在一种统一文化下的民族能打仗、能农耕,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暴力崇拜。[详细]

李建军:怎可如此颂秦皇

权力是用来为人们服务的,而不是让大家顶礼膜拜的,一旦它成了崇拜的对象,那事情就一定很不妙,可怕的灾难将接踵而至。[详细]

孙皓晖:“大秦帝国”不是法西斯,所谓暴政实被扭曲

什么是暴政?商鞅的著名论断是:杀人不为暴,赏人不为仁者,国法明也。这就是说:依法处决罪犯,不是暴政;无视法律,滥杀无辜臣民,才是暴政。秦在历史上蒙受的“暴秦”恶名是中国历史的悲剧,一个民族竟将奠定自己文明根基的伟大帝国硬生生划入异类而生猛挞伐。[详细]

陈辽:《大秦帝国》在儒法问题上的所谓“创新”,不过是老调重弹

孙皓晖在“四人帮”“评法批儒”多年以后,无视儒法学派在长期社会实践中的历史命运和地位,仍然一个劲地辱骂儒家,胡吹乱捧法家;这在广大学术界和读书界是通不过的。[详细]

孙皓晖:没有绝对的神圣儒家的历史缺陷是可以呈现的

儒家是保守主义的学说体系,在春秋战国崇尚思想多元化的健康文明环境下,儒家在整个文明形态的制约平衡发展中,有过客观的历史作用;但是,儒家的最大缺陷,是反对变革与创造,是主张中庸之道,所以只是中国古典思想的一个侧面,远非主流,更不是代表。[详细]

董健:说秦文化是中华文明的正源是十分荒谬的

中国夏商周三代已经产生了灿烂的文明,春秋战国的思想文化只是达到了更高的水平。秦文明不能算作中国的原生态文明,说秦文化是中华文明的正源是十分荒谬的。[详细]

董健桥,王幅明:说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思想文化的源头,是一种言之有据的观点

华夏文明源自炎黄,但那时没有文字,商周时期的甲骨文,也只能记述事件简单的过程,真正对中国后世思想产生深远影响的理论创造及其伴生的意识形态,源自春秋战国时期。[详细]

李星: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争鸣?

这场争鸣最纠缠不清的就是历史主义与道德主义两种标准的优劣,及其由它所牵扯的中国改革的现实与未来。扼守“人文语言的和平本性”、“谦卑友善”,是我对这场争论的期望。[详细]

大秦帝国的光荣和梦想——《大秦帝国》作品研讨会实录

锤炼精品佳作,传承中国文明,全新修订版《大秦帝国》研讨会汇集作家、评论家、历史研究者,全方位、深层次解读《大秦帝国》的光荣和梦想。[详细]

#


在历史小说领域,历史对消费、对解构、对娱乐化形象比较流行,而《大秦帝国》保持着严肃的史学和文学的高品位,有思想光芒,有真知灼见,其思想灵魂贯穿于全篇,哪怕这种思想灵魂有所偏执,却敢于对中华文明的起源、对先秦思想各个流派、对中华文物的来龙去脉做出自己大胆的评判。《大秦帝国》真正触及到了中华文明的核心问题,触及到了中华文明的基因。这样活跃的思想交锋已经很久不见了。

——评论家雷达

孙皓晖用了16年创造了好多中国当代文学之最,《大秦帝国》中体现了丰富的智慧,我们需要孙皓晖这种钻研精神、文学精神。我们希望历史能够启示现代,历史能够激发人的想象和回忆。

——评论家李星

现当代文学体例都受西方理论支撑,西方理论一般都属于以人道主义为基础,构成了文学精神和文学理想。《大秦帝国》的思想走向跟现在流行的观念是有冲突的,具有非常大的撞击力。这样一种文学精神正好跟今天一些思想家对这个时代的理想是吻合的,从国家立场提炼文学作品,试图从国家的高度考虑,而不是从个人高度考虑。让人面目一新,读了以后有一种冲动感。

——评论家张陵

对这部小说的接受是对当代文学的一部试金石。很多小说感觉是苍白,因为作者对他所写的时代缺乏必要的研究。这部作品站立起来一批雄浑坚定、神采飞扬的人。在晦暗的历史布景里,站立在我们面前。那些人物形象生动饱满,这批人物在大争之世的血气、精神,都写出来了。作者通过这部小说,完成了与一种文明的深度对话。他以一种学者的方式来写小说,他把大秦帝国看作一个气场,一个精神实体。

——评论家谢有顺

现在每年出版1400部长篇小说,真正能引起评论界和读者关注的凤毛麟角。《大秦帝国》确实是力透纸背、才华横溢的一部大书。它以宏大的历史意识,要为历史溯本清源。我现在想象,现在有红学,有儒学,以后很可能有秦学。

——评论家陈福民

#

我认为这部作品不仅具有巴尔扎克所说的“百科全书”式的社会学价值,同时也具有卓越的历史价值和美学价值。尤其对当下的世界和平与发展又提供了非凡的、也是丰富的精神支援。

——评论家王久辛

我个人觉得他获不获奖并不重要,因为以孙老师写作《大秦帝国》为标志的工作,就是在与中国两千年历史偏见进行斗争的过程,我个人认为这是伟大的创作。

——评论家孟繁华

孙皓晖先生的《大秦帝国》在文学批评界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而且批评这部小说的言辞非常激烈。为什么会这么激烈?当然不仅仅因为他的小说描绘了“强秦”的崛起和统一的大业,而且很明显有一种现实的讽喻。你说是借古讽今也好,古为今用也罢,既然一切历史都可能是当代史,那么对历史的描述就摆脱不了现实的指向。

——学者罗岗

“这一百多年来,一代中国人、中国学者研究历史,反而对自己文化的根和祖先看不起。孙先生的巨作站在自己国家民族的立场上,有名有据,这样的学者独立而不倚,了不起。

——文化学者南怀瑾

“我认为中国文学在80年代以前在任何时候都是中国社会思潮的基本表现之一,甚至在某些特定时候达到了风向标的作用,但是,文学发展到今天,文学已经远远从社会思潮里消失了,文学一再步入私人感受行列,由文学提出来的重大社会问题和思考越来越少了,我本人确实是文学票友,但是对文学、文化、文明的思考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

秦文明是中国文明的根基

秦在中国历史上的文明地位我们用一句最确切的话来说,就是它创建了我们的统一文明,使我们的原生文明在秦帝国时代达到了最高峰,从而奠定了我们统一文明的根基,直到今天我们中国要往前走,秦帝国文明的光明仍然照耀着我们。[详细]

重建中国文明就是中国梦的最大内涵

我们的时代正处在转折时代,我们的社会正在发展,历史目标究竟在哪里,从国家层面来说,这个问题也是不清楚的,比如一句目前的官话,中国梦的实际内涵是什么?没有人说,最大内涵就是重建中国文明,为什么中国文明要重建?我们的文明是残存的农业经济结构、残存的商品经济,以及城市文明的混合体,任何一个方面都不成熟,最终缺乏一个成熟的社会形态。[详细]

历史惯性是长久被人忽视的秦朝灭亡原因之一

至于秦亡的原因,2000多年来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以往被大家忽视了的两个最基础的方面:第一个,它的直接原因是它的突然政变,突然的恶性政变对政权的摧毁作用;第二是它的偶然性,一系列偶然因素的聚合。此外还有一个基础的原因,就是当时历史的惯性,这个历史惯性在秦亡问题上从来没有被人提出过。[详细]

如果一个作家没有抱负、没有问题地进行写作,就想讲一个读者爱听的故事,故事背后没有任何精神的跋涉,没有任何有份量的思考,这样的文学是苍白孱弱的。无疑,《大秦帝国》是一部有雄心的作品,作者是带着他的历史观、带着对历史问题的辩证思考这样一种雄心出发的,没有这样一种写作的野心或者报复,绝对不可能写出这样一部有信念,也有争议的作品。正因为如此,争议是不可避免的,或许争鸣更能够促进读者的思考,当然对于中国文学的发展也更有意义。

凤凰网读书 出品 欢迎收藏
编辑:杨锟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