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沈从文: 从文学大师到文物专家


来源:凤凰读书综合

人参与 评论

沈从文1920年代起蜚声文坛,与诗人徐志摩、散文家周作人、杂文家鲁迅齐名。沈以小说创作著称,其中最广为流传的作品是《边城》,一曲关于湘西世界的诗化情感哀歌。他在散文方面同样有建树,《湘行散记》、《从文自传》,文字清新可喜,又有湘西人的虎气。1948年沈从文受到郭沫若等人的批判,1948年12月31日宣布封笔,中止文学创作,转入历史文物研究,主要研究中国古代服饰,代表作品有《中国丝绸图案》、《唐宋铜镜》、《龙凤艺术》和《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等。

从只有小学毕业的乡下人到文坛黑马

沈从文毫无疑问是中国文坛上的一匹黑马。这个只有小学毕业文凭的湘西青年,曾经一文不名,14岁时投身行伍,浪迹湘川黔边境地区。1922年凭着一支笔和一颗心,以及湘西人特有的野劲,硬生生地闯进了北京文坛。

来自乡下的沈从文,虽然进了城,但每天坐在屋中,耳朵里听到的,却不是都市大街的汽笛和喧嚣声,而是湘西的水声、拉船声、牛角声…他的生命、情感, 全都留在了那个给他生命、知识和智慧的湘西。而这些,成了他灵感的源泉。三十年代起他开始用小说构造他心中的“湘西世界”,完成一系列代表作,如《边城》 《长河》等。散文集《湘行散记》。

他的文章中没有任何来自前人的影响。好似一切源自天然,源自湘西边地。方言野语的大量入文,只是自然,并不粗鄙。沈视自己亦为此地野汉村夫中的一员,笔端饱孕感情与尊重,将艺术加工的痕迹降至最低,仿佛如实白描。这种写作路子,文学史上实少同俦。沈从文很快在当时颇为繁荣的文坛占据一席之地。

三四十年代作家的文章,由于此时白话文初生未久,读来总有文体上的稚拙感,再不然便受西洋文学影响,用词遣句架床叠屋,少了中文的灵动。像茅盾,冰心,丁玲,以及名声稍逊的路翎,沙汀,等等,那一时期的作品皆然。就连鲁迅,有时也难免于此。能够将白话文用得浑然天成不留痕迹的,唯有沈从文与张爱玲。同时,这两位作家也是最远于政治,有意保持与时代的疏离的。这种疏离使他们的写作获得了超出时代的审美价值。美籍文学评论家夏志清对“沈从文在中国文学史上的重要性”予以充分的肯定:“三十年代的中国作家,再没有别人能在相同的篇幅内,写出一篇如此有象征意味如此感情丰富的小说来。”倒是1939年他成为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后,再也无法写出早期那种充满野味和韵味的作品。在1943年的《云南看云记》里,能读出掩不住的内心深处的纷乱和苦恼。

他为中国现代文学贡献了一个独特的“湘西世界”

构筑在水边的“湘西世界”是沈从文和读者群共同推崇和倾心的,是他创作中最富有诗意和魅力的部分。它充分展示出沈从文杰出的叙事和想象能力,形成了中国现代文学中独特的文学—文化景观。可以说, “湘西世界”和沈从文彼此成就了对方。

他通过塑造这一独特的湘西艺术世界,在这个恬淡静谧的氛围中揭示了乡村生命形式的美丽,以及对它的对照物城市生命形式的批判。他创造的“湘西世界”不但自己实现了精神解放,而且给读者提供了自我救赎与抵抗异化的虚拟天地。经历过地狱般沉重和诗一般美好的人,更有建造乐园的冲动和力量。而沈从文对中国现代文学的最大贡献,恰在于创造了一个独特的、富有永久魅力的“湘西世界”。

只是而他至善至美的文学理想,探求人性的文学立场,在当时喧哗的时代中迟迟不能得到理解。而后继的文学史一直局限在批判和清算的格局中,对作品的有意忽略造成了沈从文研究的凝固和空白。沈从文构筑的“湘西世界”和其它众多作品一样,湮没在历史寂寞的角落里。

但“湘西世界”的魅力却不会被永远被掩盖。建国后以《边城》为主体的“湘西世界”的接受中,经历了批判和忽略、争鸣和改编、赞美和向往等多种接受形态。在大致上是“否定———争鸣———肯定”的接受变迁中, “湘西世界”逐渐凸显出来,它的意义及内涵不断被读者阐释和丰富着,包容并承担了文明批判与民族、人类重建的意义和功能。

沈从文和他留下的作品永远也不会老去

沈从文在解放后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一次为他出的作品选中自序道:“我和我的读者都行将老去。”这句伤感的预言并没有应验,他没有想到,他的作品和他的读者都没有老去。沈从文被冷藏30多年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重又回到文学中心,掀起了一股沈从文热,对中国文坛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持久不衰。

其实,像沈从文这样的大师竟在文坛上忽然消失,这是极不正常的现象。但历史终会作出公正的评价,在这场返朴归正中,海外作家的眼光值得推崇。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当时内地文学界很少提起沈从文时,香港的司马长风却在《中国新文学史》中对沈从文作出了极高的评价;美国的金介甫对沈从文也打出了高分;瑞典文学院的马悦然更是翻译了一系列沈从文的作品。文革结束前后是沈从文在海外最受关注的时间。马悦然在2000年10月曾撰文指出:“作为瑞典学院的院士,我必定对时间尚未超过50年之久的有关事项守口如瓶。但是我对沈从文的钦佩和对他的回忆的深切尊敬促使我打破了严守秘密的规矩。沈从文曾被多个地区的专家学者提名为这个奖的候选人。他的名字被选入了1987年的候选人终审名单,1988年他再度进入当年的终审名单。学院中有强大力量支持他的候选人资格。我个人确信,1988年如果他不离世,他将在10月获得这项奖。”从马悦然披露的情况看,沈从文在那年5月离世,使中国作家失去了一次捧得世界文学大奖的机会。

当然,沈从文的文学地位根本上说是由其作品决定的。他是中国近百年乡土情结最浓的作家,鲁迅写文章骂过沈从文,但当美国记者斯诺问他中国作家谁比较好时,鲁迅第一个提到沈从文,说他的短篇小说写得还可以。沈从文是多产作家,又是文体实验作家,这两样足以让他在文学史上不被遗忘。而且沈从文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乡村世界的主要表现者和反思者,他醉心于人性之美,他说:“我只想造希腊小庙……这庙供奉的是‘人性’。”沈从文本身在谈他自己写得比较好的作品,也举出《边城》、《湘行散记》、《长河》,都是写湘西的。从我来讲,阅读沈从文的作品特别能够让人静下来。特别是在现在很浮躁的社会里面。诚如你所说,他作品里面有很多经过他对人性的理解和对美的理解过滤之后写的湘西的文化和人,而这些东西是我们现实生活当中永远向往和留恋的。沈从文在《长河》的“题记”里写道:“骤然而来的风雨,说不定会把许多人的高尚理想,卷扫摧残,弄得无踪无迹。然而一个人对于人类前途的热忱,和工作的虔敬态度,是应当永远存在,且必然能给后来者以极大鼓励的!”我想,沈从文和他留下的作品将永远不会老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沈从文 文学创作 文物研究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