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满文朱批、满汉畛域———对欧立德的质疑


来源:深圳大学学报

人参与 评论


清代社会政治地位是否由民族属性决定?

毫无疑问, 清代的统治集团序列中八旗满洲地位最崇,蒙古次之,汉军又次之,接下来是北方汉官,南方汉官垫底。这已是清史学界的共识和常识。联想到雍正朝清查八旗子弟的继嗣和血统纯正性, 乾隆朝中后期汉军被迫大规模“出旗”的现象,即便中国学者(遑论新清史)都会认为,清廷倡导的“满汉一家”仅仅是虚假宣传。在表面上,统治集团内部的地位分配的确以族群属性划分。然而,依笔者之见,我们没有抓住问题的根本。《清高宗实录》第一百八十四卷(乾隆八年二月) 的一则记载就很值得我们推敲:面对江浙籍的官员许久得不到升迁,汉官杭世骏上书敦请朝廷在用人上要消除满汉差别, 而一向宣扬“满汉一家”的乾隆竟然勃然大怒,将杭削职,并振振有词地反驳道:“满汉远迩,皆朕臣工,朕从无歧视……国家教养百年,满洲人才辈出,何事不及汉人?”倘若乾隆没有在撒谎,难道是汉官们产生了错觉?

也许我们都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 前述各集团地位的排序与各自投靠爱新觉罗氏的核心集团,参与大清建国和统一大业的时间先后顺序完全吻合。同为汉人,投靠早的辽左旧人、北人、南人差距明显,排序是按照投靠新政权的时间先后。同样是汉军出旗,投靠时间不同,命运也不同。据刘小萌言,入关前就投靠清廷的“陈汉军”,就不在出旗之列;被强制出旗的,是入关后才投靠的“新汉军”。这就意味着,民族属性也许仅仅是表象,问题的本质在于既得利益集团的政治资历的高下。

换言之,社会学上具普遍意义的论资排辈、优势积累、“强者恒强,弱者相对恒弱”的社会分层(social stratification)理论,已经可以解释清代社会地位的划分。在清代,八旗满洲投靠爱新觉罗氏最早,接触和受恩养时间最久,军功也最高,资历最深。这一优势在入关后被迅速巩固, 满洲子弟的汉语和执政能力迅速提升, 集团资源被迅速整合。作为既得利益集团,他们不但在很大程度上把持机会资源,也掌握优质教育资源,从而使其子弟得到极好的教育和历练,在能力上并不逊于汉人,心理上也更为自信。这就好比,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取得发展先机的清华、北大、以及常春藤名校在各自国家高教界取得的崇高地位非常稳固,难以被后来者赶上。论资排辈,不一视同仁,优待、重用有背景者,乃是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由此导致一步早、步步早,一步晚、步步晚的低社会流动,凸显出身、门第的重要。而门第社会,非清代、也非中国特有。两汉直至隋唐,“门阀士族”对官职的垄断、以及其与“寒门”的对立,就是中国史上的一个早期例子。

所以, 虽然杭世骏所代表的南方汉官觉得受歧视并非错觉,而乾隆帝的“满汉一家”、满人“何事不及汉人”亦非妄语,毕竟八旗集团中充斥着汉人。而汉军“出旗”最早,并非因为其汉人血统,而是因为比起满洲、蒙古,汉军投靠和服务清廷的资历最浅。因为历史原因, 在清代政治资历正好与族群属性高度吻合,很容易给人以民族属别决定政治地位的错觉。然而这在理解上很可能是为表面所迷惑的本末倒置。定宜庄就曾提及,很早投靠努尔哈赤的汉人,被分入八旗满洲且其后也未被析出[21](P23)。笔者怀疑,此中揭示的乃是满族早期构成的一个原则,即:政治资历决定民族属性,而非血统、语言、习俗等民族属性决定资历。突破对清代政治认识上的民族性藩篱,不但影响我们对清代的认识,而且会修正我们对蒙元王朝的理解。比如,将人民分成蒙古、色目、汉人、南人4 个等级,一直被当做是元朝实施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的明证,甚至把汉族分列为两个不同等级视为蒙古统治者对汉人进行民族分化。然而这一理解,忽略了这4 个等级完全是按照投靠孛儿只斤氏为首的蒙古统治集团的时间先后和政治资历高下划分的重大事实。虽然这并不排斥因为政治资历和民族属性的高度重合而被人们渐渐混为一谈,但是至少我们会意识到对所谓的征服王朝不应该简单地以民族性视角对待之。

虽然美国学者在深化我们对“汉化”的理解上功不可没,但是满族人民在与汉族人民长期的交融过程中,无可辩驳地渐渐丧失了各项客观存在的民族性标记。如果这还算不上“汉化”,还要被说成是“融而未合”, 那么笔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得上“融而合”。也许新清史会提“民族自觉”。这里又要引出新清史的一个重大矛盾之处。首先,新清史强调满洲的“非汉”性。这种说法本身就暗示有一个客观且不变的“汉族性(Chineseness)”标准,否则,“非汉“一词何从考量? 其次,新清史质疑“民族认同”的血缘、语言、地域等“事实”基础,却在实践上将“主观意识”提到至高的地位。且不说没有“事实”作为基础的单纯的“主观意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会随着时间流逝、生存环境变化、私利的考量而变化,新清史的做法不啻将人的“主观意识”本质化、中心化和“事实”化了,是一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与他们经常自我标榜的“去中心化”(de-center)和“去本质化”(de-essentialize)背道而驰。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乾隆帝 欧立德 新清史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