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龙应台为官两年:我唯一“武器”是诚恳


来源:中国新闻网

人参与 评论

  

龙应台脱掉鞋子,赤着脚踩在草席上。在西装革履的人群中间,她似乎并没感到什么不自在,她把手背在身后,偶尔像小女孩一样踮起脚,腰间细长的红色皮带若隐若现。身边的官员一副“向长官报告”的姿态跟她聊天,她倒是大剌剌地开着玩笑,眉毛扬得高高的。不施粉黛,一对金属耳环格外醒目。

这是一栋刚修复不久的日式建筑,房梁上的油漆刚刚刷过,铺在地板上的草席带着点夏天的味道。龙应台有些骄傲地告诉在座,这个修缮后的“齐东诗舍”,将用于举办诗歌相关的活动,作为台湾“诗歌复兴的堡垒”。

就任台湾“文化部长”两年,龙应台提了很多个“复兴”,仿佛急着要为那个曾经她呐喊着改变的台湾找回什么。“我知道现在台湾人心里会有挫折感,也有很深的不安。可是这片土壤的人情和温润,是贯穿着整个台湾文化的最珍贵的品质。”就职两周年的交流会,龙应台捧出了两年来的第一篇文章,《温润,是台湾最珍贵的品质》,文章末尾,署着她风格遒劲的签名。

“也许你看见了别的什么,但是我可以跟你分享我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金门九十岁的董天补,坐在小板凳上弯着腰,低着头,全神贯注地在一支灯上描绘花朵。他到市场买雪白的棉布和淡绿色的洋菜,把洋菜炼出的汁涂上棉布,扎上紧绷的竹架,然后把人家的姓氏和堂号描上,再细细画上最代表岁月安好的牡丹花,就是人们结婚或新居落成时希望挂出祈求幸福的子婿灯。洁净的小屋里有吃奶的婴儿睁着萌眼观看,屋外有啼叫的公鸡在昂首散步。董天厌的灯,全台湾仅此一家,‘文化部’将他的技艺列册,提供传习。

五月五日晚上,我看见蔡明亮从欧洲发来的简讯:‘肯定要让您惊吓,这趟长征,我亦一路惊骇,小康在转机(维也纳到布鲁塞尔)就小中风了。首演在提心吊胆下完成,但仍有可观,反应很好。第二次他表现更惊人,今天医生也说他有很大进步。刚助理传来消息,票也卖光,比利时两大法语报也给高度评价,我稍稍放心——此行简直如唐僧西天取经的九九八十一难,菩萨保佑。’蔡明亮和李康生正在‘文化部’所支持的欧洲巡演途中。”

龙应台依旧是个会讲故事的人,她用并不明亮的嗓音说着在每个角落里她看到的温润台湾,也感慨着两年来倾注心血的文化立法和文化工程,略带唏嘘,但温暖的氛围并未持续太久,被一个声音忽然打破了。

“前两天在出版产业座谈的时候,‘部长’回答一个问题时说,对电子出版的商务模式不太了解。这个消息出来之后,回响相当的热烈。我们的留言区非常热情,大家都说,怎么办,怎么办,我们的‘文化部长’不知道电子出版是什么!这一点是不是可以请‘部长’解释一下?”一位台湾媒体记者举着话筒,有些兴奋。

“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电子出版是什么呢?”龙应台的笑意仍挂在脸上,语气肯定地纠正。“那天是意外的有一位朋友提问,说‘你作为作者,为什么自己的书都没有出成电子书?’我的回答是,两年半前,当我仍是作者的时候,有人来和我谈书的电子出版,但我觉得那个模式还不是很成熟。”

话题很快转向了别处。此时的龙应台,周身披着件看不见的铠甲,每一句不经意的谈笑背后,都是准确的信息、缜密的逻辑,和小心翼翼的拿捏。她知道,哪怕说错一个字,第二天的报纸内容都可能是另一番天地。

很多天后,《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和她聊起相关的话题,龙应台先是开了句玩笑,继而苦笑,接着沉默了几秒钟,很认真地说,“这次回来,很多东西都变了。”很多原来是在“主持公道”的人,也变成了拿着弓箭随时准备放的。她原本以为,所有该经历的辛苦,早在多年前做台北文化局长的时候,就经历过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龙应台 野火集 文化官员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