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注册] [登录]
凤凰读书 > 专题 > 改革开放系列专题之“农民篇” > 正文
严俊昌:为了不饿死,冒死“包产到户”
2008年10月30日 15:09南方都市报 】 【打印

●1978年底,安徽凤阳小岗村18户农民的“大包干”成为中国改革的一个起点

●而今,感受到小岗村发展瓶颈,当年带头人开始重新考量集体化经济道路

讲述人:“大包干”带头人严俊昌

年龄:67岁

当时身份:小岗生产队队长

我当时的决心就是,管它倒霉不倒霉,社会主义的车往前拉还是往后拉,只要大家能吃饱饭就行。哪怕能吃一顿饱饭,拉去杀头也就满意了。

小岗村

1978年以前,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是全县有名的“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村”,每年秋收后几乎家家外出讨饭。1978年底,小岗村18户农民搞起了“大包干”,正式揭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至1984年,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国普及推行。

严俊昌家再往前一公里,就是小岗村“大包干纪念馆”。每一周,严俊昌都要到那里坐一坐,今年67岁的他是纪念馆的名誉馆长,常常要向前来参观的各路人马介绍当年按血手印分田到户的经历。

1978年底,安徽凤阳小岗18户不想饿死的农民在一起赌咒发誓,签下分田到户“生死契约”,关闭了一扇门,又开启了一扇门。1978年12月22日通过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上还有“人民公社要坚决实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制度,稳定不变”字样,而这18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农民,偷偷摸摸想走得更远。严俊昌是当时小岗生产队的队长,他出于求生本能做下的决断,震惊高层,并终获认可,“中国改革第一村”由此诞生。“不但没有枪毙我,还表扬我。”严俊昌也感到一个新时代来临了。

中国的改革开放始于农村,尝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甜头之后,才进一步“农村包围城市”,放权让利到全国。小岗村的“大包干”是中国改革的一个起点。在接下来的时段,这个明星村落不断受到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关照,但它也无可逃避地像其他村落一样,经历阵痛:乱收费、盲目发展村办企业、干群冲突……甚至于这些当年冒着杀头危险共患难的老人,也开始纷争不已。“大包干开始时村里没有一个反对的,后来日子过好了,争权夺利,18户人家闹了那么多矛盾。”严俊昌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说。

无论如何,日子的确更好过了。但严俊昌也感受到小岗村发展的瓶颈,和村里的其他带头人一样,他开始重新考量集体化农庄的可能性(并非是对“大包干”的一种简单反动),并对强人政治迷恋不已。这注定是一个无法取得共识的观点。不过,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改革开放在它的而立之年,未能“不惑”,在新的路径选择面前,或许我们唯一可能的共识就是:继续坚持改革开放。

三年“大跃进”,小岗120多人饿死了67人

我二弟快要死了。我们找到干部批了一把面,三四两,打成面糊子,他饿得牙关都紧了,没有力气张嘴,我们撬开牙齿喂给他吃,才救活了他。我们庄上有户人家,九口人全饿死了。1958年开始“大跃进”,1959年就开始饿死人。小岗一共才120多人,三年“大跃进”,饿死了67人,死绝了6户。当时的农村,可以说家破人亡。

不只是小岗饿死人,全县都饿死人。凤阳县纪念馆说死了9万多人,实际10万人也不止。一直到1978年以前就没有吃过饱饭,但干部有的吃。干部怎么没有饿死的?如果党员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死也是死这些党员干部啊,在那个时候,我就认为党风不正。

<< 前一页123456后一页 >>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作者: 韩福东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