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注册] [登录]
凤凰读书 > 专题 > 改革开放系列专题之“农民篇” > 正文
1982年:大包干总进军
2008年10月30日 15:17中国新闻网 】 【打印

会后,吴象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阳关道与独木桥》。文章以这两位省委书记的对话为引子,阐述包产到户的必然性和必要性。《人民日报》以整版篇幅发表了文章全文,引起极大轰动,广受欢迎,但也有人强烈反对。有一个省当时正在召开政法工作会议,会上有人就指责文章作者是 “教唆犯”,提出应追究其法律责任。

吴象当然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因为他的文章反映的是中央精神。由胡耀邦主持的那次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座谈会写出了一份纪要,作为中央1980年 “七十五号文件”下发。文件对争论近两年的有关包产到户问题作了初步结论,人称“包产到户落了户”。吴象的这篇文章,也在四年后获得了孙冶方经济学奖。

就在《阳关道与独木桥》一文发表数天以后,中共中央批转了中共山西省委《关于农业学大寨经验教训的初步总结》,对“农业学大寨”作出最后的总结。一场风风火火闹了十多年的运动就此终止。

进入1981年,尽管仍有少数地方领导坚持认定农民包产到户是搞资本主义,严加防范,严厉压制,但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包产到户已经成为了不可阻挡的主流。

吴象印象最深刻的是,合作化以来,尤其是学大寨以来,搞了无数次运动,整了无数农民和农村干部,但是中央却没有因为哪一个干部抵制包产到户而对他加以惩罚,一个都没有。对待那些反对者,中央总是说服教育,耐心等待。

老百姓说,能不能让我们搞三年啊?万里说我批准你搞五年,如果吃官司,我给你打官司去。老百姓要送他花生,说以前想送也没有,现在非要送不行。万里穿着军大衣,口袋里都装着这些花生。回来开常委会的时候,放在桌上说,这些是包产到户的成果。

这一年的初春,吴象以新华社特约记者的名义,与三位新华社记者一起,奉万里之命到豫、鲁、皖的十一个县调研,感受到了可以触摸的历史性转折。他们看到,越是贫困落后的地方,活力越大,变化越快。什么瞎指挥,什么大呼隆,什么“大锅饭”,一个包产到户就统统冲光。

农民手里粮食多了。多年来经常下乡的干部也从没有见过农民家家户户屋里放着那么多粮。许多村庄一年巨变,两年翻身。农民还来不及盖新房子,完成国家征购、超购任务以后,留下大量粮食没处存放,都堆在住人的草屋里。

胡耀邦看到他们发回的五篇内部参考文章,十分振奋,当即让新华社将其中三篇作为通稿发给全国各报刊登,扩大宣传。

当年12月间,万里主持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农村工作会议。各地传来的消息,几乎都是队不如组,组不如户,不包到户稳不住,小组讨论中越来越多的人发出呼吁:“应当给包产到户上一个社会主义的户口。”会议纪要经反复研究修改,书记处几次讨论审查,最后通过时已经来不及在年内发出,只能作为1982年的“一号文件”下发了。

把农村工作文件作为“一号文件”下发,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第一次。

1982年“一号文件”最关键的一句话是:“目前实行的各种责任制,包括小段包工定额计酬,专业承包联产计酬,联产到劳,包产到户、到组,等等,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不管采取什么形式,只要群众不要求改变,就不要变动。”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