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注册] [登录]
凤凰读书 > 专题 > 改革开放系列专题之“农民篇” > 正文
我哋呢班打工仔[组图]
2008年11月08日 16:54南方都市报 】 【打印

汪雪英保留着1991年以来在东莞打工期间的证件,这些旧物令她感慨良多。  本报记者方光明摄

1996年9月,在深圳向西村出租屋外露宿的外来工。余海波摄

口述

抽签决定谁去打工

要不是1987年那场劳务招考,也许我早就成了一个勤劳持家的农家女。1987年6月,18岁的我突然听到一个特大好消息,说县劳动局要招收一批人去广州、深圳、东莞打工。因为那是我们县第一批劳务输出,怕影响形象,规定条件要初中以上学历。不几天,村里就炸开了窝,报名的人特别多,最后每个村子只分到一男一女的名额。我们村够条件的有十几个,村支书犯了愁。为了公平,他要我们抽签决定。也许是好运青睐我,女的名额刚好被我抽到。

在父辈的眼里,我就要永远吃“商品粮”了。爷爷说:“孙女,你最好别去,那里在搞资本主义,不好的。”村支书安慰他:“那地方也是共产党管理,不会乱的。”

1987年端午节的前三天,乡里通知我去县劳动局报到。交了50元的车费,我们坐上了两部大巴,领队的是劳动局副局长。我们这批人,有些是我这样刚毕业的,有些是本来有工作辞掉的,还有人是老师。大家一路唱歌,边唱边忍不住哭。

路过广州的时候,霓虹闪烁,人流如织,好令人羡慕。到东莞寮步镇是晚上12点多,走过香蕉和荔枝林。我们都傻眼了,原来这是寮步镇的一个烟花厂,除了一条公路,就只有几排低矮的瓦房,比我们老家还差。

“回家真的很风光”

4天后,我们便要出去自己找工作。东莞常平镇有个建达玩具厂,听说是当时常平最好的港资厂,我们冲着名字就去了。我开始时做事很慢,第一个月干了20天,拿到的工资是83元。那时常平还只有南埔路是柏油路,到处都是机器声、打桩声。

半年后,我回了一趟老家。一点没变,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家里人见到我,个个都开心,特别是爷爷。村里人听说我回来了,全跑来我家看稀奇。他们说几个月没见,我长高了,皮肤白了。

回家真的很风光。我们那边的风俗,只有出嫁的女子回家,或者常年在城里工作的人回家,才有人宴请。没想到他们也请我,“五服”(家族三代以内亲戚)以内的亲戚都请我吃饭,很正规,还请人作陪,并且都拉我去坐首席。他们最爱听我讲南方流水线上的故事,我成了村里最受欢迎的人。左邻右舍都问我什么时候再去,顺便带他们的女儿一起去闯闯。

(口述人:汪雪英,江西永新县人)

民间语文·打工仔

城市候鸟

他们是为改变命运而拼搏的一代人,是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候鸟。他们这群人有个粤味很浓的称呼:“打工仔”。

<< 前一页1234后一页 >>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