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注册] [登录]
凤凰读书 > 专题 > 改革开放系列专题之“农民篇” > 文章列表 > 正文
曾是"刁民" 南京首个"万元户"二十七年后忆当年
2008年10月28日 20:08南京晨报 】 【打印

他曾被列上“刁民”名单;他托人从中山陵买来修剪下的雪松枝;他在村里第一个买来彩色电视、盖起两层小楼;如今,当村里人都做起了苗木生意,他却开起了不起眼的小卖店。

这是一张多年前的黑白照片,照片没有具体的拍摄时间,也没有留下署名。照片上是坐在一起吃饭的一大家子,画面中央戴着八角帽的主人公怀里抱着一个小孩。照片的说明是 1981年,汤泉公社诞生了南京第一个万元户。

辗转多次之后,记者找到了画面中央的主人公———今年76岁的徐金生。在浦口区汤泉街道泉东村徐金生低矮的小杂货店里,记者问这张当年的“样板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他,他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不记得了,这么多年,都不记得了。”

人物档案:徐金生,男,1933年2月2日出生,籍贯:南京市浦口区汤泉街道泉东村四组。人物身份:1981年南京市第一个万元户。

30年前“刁民”徐金生拒绝“割尾巴”

“万元户”是一个被掩埋在上世纪的词语,它所指代的对象已被“大款”、“老板”所替代了。生活水平和物价在改革开放的30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在1981年的南京江浦县汤泉公社,“万元户徐金生”还是像雷一样响。

30年前,徐金生还在汤泉公社的“刁民”名单上,因为他和公社里的几个村民一起,拒绝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坚决不肯将屋子旁边的几棵雪松树苗拔掉。那会儿,汤泉公社的田地里,种植的都是水稻、小麦和玉米,十多年之后,这些农作物才完全被苗木取代。

那几棵雪松苗木来之不易。30年前,雪松在南京还是稀罕树种,只有中山陵里有几棵。春天中山陵修剪雪松枝叶的时候,徐金生通过熟人打了招呼,拎着麻袋去中山陵买修剪下来的雪松枝干。尽管有熟人打招呼,但雪松枝干仍供不应求。不但用小秤称着来卖,而且常常要排一天队才能买上半麻袋。排队买到枝干之后,常常天晚了没法当天回来,徐金生就在中山陵附近找一家澡堂子住下。那时候徐金生还很穷,住不起旅社。澡堂子半夜之后就停了水,可以留人过夜。住一晚上是八分钱或一毛二分钱,早上还能吃一碗免费的“豆腐果”。

枝干买回来之后,细细剪成铅笔长短,趁新鲜插到湿润蓬松的土里去。当时没有生根剂,完全靠扦插的手艺。春天结束后,10根枝干里头能有三四根发芽,绿蓬蓬的没有变颜色。仔细地浇水松土,当年的秋天便会长成两支铅笔那么长。第二年春天挖出来,拉开距离栽下去,第三年秋天便会长到七八十厘米长。这些便是被称作“资本主义尾巴”的雪松苗了。

在当时的汤泉公社里,家里栽雪松苗的并不多,只有以徐金生为首的几户人家。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刀秋风一样刮来,也随即秋风一样刮走了。“尾巴”在田间地头的春风里长得很快,也很快把它们枝头的春风,送到了徐金生的家门口。

<< 前一页123后一页 >>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