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专题 > 复古儒学 > 文档 > 正文
复兴儒学:汤池镇的“儒化”实验
2010年01月17日 14:36凤凰网文化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汤池镇的“儒化”实验

一群坚信人性本善的“古君子”,一本千余字的《弟子规》,一条“人可以教得好”的信念,一个“和谐并不遥远”的梦想,从皖南江北处的一个小镇开始实验。

你不是他(她)的“上帝”,不是他的领导,他不是你的“公仆”,这也不是在日韩,但他还是会为你驻足、弯腰、低头,纯净的脸庞上自然绽放着无欲无求的微笑。

这是庐江中华文化教育中心(以下简称文化中心)的一个小小“见面礼”,惊诧了许多外人。但短暂的慌乱后,受恭敬的人也本能地升起恭敬心,略带僵硬地报以这古老的鞠躬。

它并不是一片封闭的世外桃源。文化中心所在的汤池镇是其先行实验点,三年以来,变化从一个个细节处悄然呈现,随处拾起他人遗忘的垃圾,无人看守的店铺,为父母、公婆洗脚的子女……连当地派出所的民警都开玩笑:“你们来了后,我们都没什么事可做了。”

这些乡野里居民之间的日常交谈,还时不常引经据典,且大多出自《弟子规》。一本一千零八十字的清代童蒙养正读物,而今,连七老八十的大爷大妈都奉为为人处事的准则。

沉睡多年的传统,藉一本简明教材,由此开始唤醒。“人性本善是教化的基础,”文化中心常务副主任蔡礼旭如是说,“我们相信,人民是可以教得好的。”而这,也是他们对推行传统满怀信心的根据。

只是,传道者并无其他推行之力,惟有自己的笃行,以人格来保证。

“特立独行”的小镇

7月17日一大早,在武汉从事企业管理咨询的秦女士,带着秘书,背着行囊,风尘仆仆赶到汤池镇,走住一个小旅馆求宿,旅馆的前半部分是小商店,大门敞开,却没有人守店,唤了几声,才有五十多岁的女主人从后院走出来。“她一点不担心失窃吗?”

更让她惊讶的还在后面。当她与女主人问价格时,被告之二十元一个人,一个房间要睡多个人。外来的女老板和当地的小生意人算起了帐,就算睡满八个人,也不过一百六,“我出两百元把这个房间包下来吧。”

没承想,小生意人淡淡地谢绝了这一“双赢”交易,“那不行,这阵来的人多,你包下来,别人没地方睡怎么办?”

秦女士一下被震动了。“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和外人挤睡在一个房间,而且是睡在没有床架的席梦思上,但这个晚上,我睡得非常踏实!”

汤池本无过多特别之处,而今之所以“特立独行”,缘自三年前来的一群“傻子”。当地“长老”、75岁的柳园诗社主编马贤松写下过这么一首诗:

“三年前汤池街头来了一群‘傻子’/每个人的行囊里装的只是仁爱、温良、宽恕、孝悌/抛弃都市繁华,投身山乡小镇/面对粗茶淡饭,人人都能甘之如饴。

“三年后人们知道,你们原来并非‘傻子’/献身人类,你们都是希腊神话里的普罗米修斯/你们只讲奉献,从不索取/你们的责任是传递薪火,弘扬道义/……”

镇民董子珍还记得,两年多前,丈夫告诉在上海开店的她,镇上来了一群好人,“见人就鞠躬”,搞了个文化中心,让她回来看看,并学习学习。她将信将疑,“传统文化我不懂,鞠躬也只在电视里看到日本人、韩国人还这么做。”

等她回到家,看到街上一个标标致致的年轻人拿着垃圾袋在捡烟头,当下就觉得惭愧,“外人都来给我们干这个,我们自己为什么做不到?”

几次接触之下,她认定这是“一群好人”,很快把上海的店铺转让,加入了他们的行列。“钱多钱少没多大关系,做人最重要。”

原本要与丈夫离婚的她,现在也相处甚欢。后来她明白,“其实,丈夫要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之所以生效,是从中心的老师们那里学来的,“各相责天翻地覆,各自责天清地灵”,“行有不得,反求诸己”,“照这样做下去,家庭就和睦了。”

汤池镇地方志主编严德胜说,像许多其他地方一样,汤池也曾“丑陋”过,诸如偷盗、打架、赌博、脏乱等,甚至还曾是“严打”重点。“中心来了之后,居民的道德水平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还有数据为证。2006年是文化中心入驻的第二年,当地刑事发案率比上年下降47%,民事调解成功率上升72%,除长年在外打工者,离婚率更是为零。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