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专题 > 复古儒学 > 文档 > 正文
复兴中国传统 走向“左派儒学”?
2010年01月17日 14:4221世纪经济报道 】 【打印共有评论0

贝淡宁 著 吴万伟 译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认识了几位海外中国留学生,其中一个后来成为我的夫人。当时,我不会讲中文,对中国文化了解甚少,这似乎成了我和新认识的朋友们沟通的障碍。因此,我决定学习中文,也决定学习中国文化。但那时中国学生的心思几乎完全扑在西方文化和政治上,他们普遍认为中国文化是中国“落后”的根源和走向现代化的障碍。

很难预料到,20年后我竟然到了北京清华大学讲授政治理论,更没料到时代精神(zeitgeist)竟出现了这么大的转变:如今,中国学生常常从中国文化中寻找灵感和指导。儒学似乎特别处于中国文化复兴的前沿。如何解释这种时代精神的转变?它对于思考中国的未来有什么隐含意义?

为什么复兴?

中国传统的复兴有几个原因。其中一个在本质上是经济原因。随着中国的经济力量不断壮大,文化上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考虑到拥有儒学传统的东亚在经济上的成功,儒家思想不利于经济发展的韦伯式观点开始受到广泛质疑。随着中国成为全球大国,现在轮到中国开始确认自己的文化传统了。因此,诸如儒学这样的传统在中国复兴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另外,儒家道德能帮助填补往往是伴随现代化而来的道德真空。我们知道,现代性也有不利的一面。它常常导致一种原子主义和心理上的焦虑。对于社会地位和物质资源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随着社会责任感的衰落和其他倾向的世界观的出现,集体主义生活方式和文明开始崩溃。即使那些成功者也开始询问“现在该做什么呢?”人们认识到赚钱不一定导致幸福。它只是获得好生活的手段,但究竟什么是好生活呢?仅仅追求自己的利益吗?

至少在中国,许多人并不想被看作个人主义的。只关注个人幸福似乎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了。要真正自我感觉良好,我们也需要对他人好。就是在这里儒家思想发挥作用了:传统就是建立在好生活在于尽到社会责任的假设基础上:做个完整的人,就要承担社会责任和政治承诺。

当然,传统复兴的背后还有其他的因素:政府领导人在演讲中使用孔子的语录和儒家思想;奥运会突出显示了儒家思想,比如在开幕式上和发给外国记者的宣传册上引用《论语》的名言;在海外,政府通过建立类似于法国的法语联盟或者德国的歌德学院的孔子学院,旨在宣传中国语言和文化,推动儒学传播。

许多具有批评思想的知识分子也转向儒学来思考处理中国当的现实问题。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的很多知识分子都在批评自己的文化遗产,向西方寻求灵感。今天,中国知识分子没有完全抛弃西化,但也从传统中寻求灵感。

在过去十多年里,讲授儒家经典开始再次成为社会主流。曾经被认为“封建”、“等级差别”、“家长制”、“落后”等而抛弃的儒家传统现在得到更加宽容的对待,以便从中得到一些教训。关于儒学的学术会议和书籍在中国大量出现,大学里的儒学课程往往是最受学生欢迎的热门。中小学的教学课程现在也包括了经典讲授内容,而且还建立了许多主要是读经的实验学校。

简而言之,心理、经济、政治和哲学趋势的这种结合帮助解释了儒学在中国的复兴。但是,因为儒学本身拥有丰富和多样化的传统,复兴的儒学也不只一个派别。

复兴何种儒学?

儒学复兴中影响最大的是于丹,她写的有关《论语》的自我帮助图书销售据说超过1000万册。她成为全国闻名的明星,经常在电视上讲解儒学给日常生活带来的好处。但是从学术角度看,她的贡献或许不那么显著:她故意回避了有争议的问题,运用非历史性的简单化为她的观点服务。更重要的问题是,于丹自己公开承认,她对儒家的解释忽略了比如社会责任和政治承诺等重要的儒家观念。她的《论语》解读似乎是没有政治色彩的,实际上是把人们的注意力从造成人民痛苦的经济和政治条件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因而是对于现状的一种委婉的辩护。

学术性更强的复兴,当然包括一些并不是为了直接影响当代社会而进行的对儒家传统中重要人物的历史研究和解释,但我们更感兴趣的是那些对政治儒学的竞争性解释。这些解释都旨在影响我们的社会和生活方式。

其中一个派别是主要由海外学者诸如杜维明和狄百瑞(Theodore de Bary)推动的“自由派儒学”。儒学不一定和人权、民主等自由价值冲突,它可以被用来推动这些价值。但是“自由派儒学”的问题是:自由主义作为道德立场来评价儒学,和自由主义吻合的部分应该被推动,和自由主义冲突的部分应该被抛弃。但是这种途径没有把儒学当作能够丰富和挑战自由传统的严肃传统来看待。儒学难道不能成为和西方自由主义抗衡的有说服力的其他选择吗?自由派儒家倾向于排斥这样的可能性,因而毫不奇怪的是,这个形式的“儒学”在中国知识分子中并不特别受欢迎,他们本来渴望从儒学中寻求灵感的。儒学不仅仅是推广自由价值的工具。

另外一种儒学可以被称为“左派儒学”。中国的新左派和儒家知识分子在进行对话,商讨左派儒学的目标,强调知识分子的批评责任,以及国家有义务为民众提供物质生活幸福的条件等思想,这在十年前几乎是不可思议的。这些价值的根源主要来自孔子、孟子、荀子等在儒家思想成为官方正统思想前的“原始儒学”。在皇权时代,批评的传统是由杨继盛、黄宗羲、顾炎武等学者实现的。今天,甘阳在呼吁创立“儒家社会主义共和国”。蒋庆公开承认他们对于儒家传统的解释最接近社会主义理想。这种儒学传统的目标是影响现实,但是它仍然区别于国家权力和正统思想,总是准备好指出理想和社会现实之间的差距。

<< 上一页123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