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专题 > 台港文学60年 > 正文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文学
2009年08月26日 20:20 】 【打印共有评论0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由于东西两大阵营划分的和世界格局促使处于西方包围之中的新中国政权,开始对香港实行新的门户政策。从此,香港进入相对自立发展时期,香港文学也分流出去,走上了一条不同于大陆模式的道路。

一纷繁的文坛景观

香港文学自立期伊始,文坛出现了极大变化。原先在香港的大批内地文化人,北上回归祖国;而对新中国有误解,或有敌对情绪的一大批大陆文化人则南来香港,形成了南北对流的现象。

五十年代初期,这批文化人初来乍到,尚处于适应新环境的阶段,“美元文化”浪潮还未出现,处于这一历史空隙的香港文坛是沉寂的。文艺刊物寥寥无几,其文化品位由于受到商业机制的挟击而沦落低俗,这一时期的创作以写都市男欢女爱的“都市传奇”为主,这种作品,文学价值不高,但有些好的却能以晓畅的文笔表现香港社会特质和节奏。五十年代中期以后,文艺杂志逐渐多了起来,较有影响的有马朗主编的《文艺新潮》、杰克主编的《文学世界》等,香港文坛重现热闹景象。

不久,美国对新中国实行经济封锁,同时企图以香港为桥梁,向中国内地进行文化渗透。为了配合其美式文化宣传,制造颠覆新中国政治的舆论,巩固其在亚洲的阵地,美国国会拨款在香港成立了“亚洲基金会”,掀起了一股“美元文化”(美元纸币呈绿色,有人戏称之“绿背文化”)浪潮。该基金会一方面资助出版机构(如亚洲出版有限公司和友联出版社),一系列带有政治色彩的出版物纷纷出台(如《人人文学》、《今日世界》、《中国学生周报》、《海澜》、《大学生活》等);一方面笼络来自内地的文化人,这批政治落魄、心境悲凉的文化人在美国“经援”的诱惑下,甘愿充当政治的宣传工具,制作了大量政治倾向鲜明的作品。这股“绿背文化”浪潮在五十年代初、中期,裹挟了许多文化人,后来他们组成了一个“友联”体系,他们的活动与创作一度几乎主宰了香港文坛。“绿背文化”背景下的出版物,大多是政治的传声筒,是为某种政治目标服务的。作者在宣泄个人的哀怨落拓情怀和悲凉心境的描述中,透露出一股鲜明的反共意识,就连颇具才华的张爱玲也以《秧歌》和《赤地之恋》等作品加入这个大合唱。同时,这些杂志从长远、宏观的角度看,对香港文学的发展有着良好的促进作用,如《人人文学》和《中国学生周报》,前者只出版了两年多,后者则出版了二十二年,是香港文学史上的重要刊物,四五十年代出生的本地作家,或在本地成长的作家,有很多是由他们直接或间接培养出来的。另外,这些杂志在六十年代对西方现代文学的推介颇力,刊登了不少具有现代主义风格的诗和小说。

在“绿背文化”浪潮沸沸扬扬的同时,一股与之对峙的反“绿背”浪潮也在悄悄崛起,针锋相对、剑拔弩张,散发着一股火药味。这派人主要以源克平主编的《文艺世纪》为阵地,走的是现实主义路线,其成员包括叶灵凤、曹聚仁、阮朗、何达、黄蒙田等等。这种文化对峙几乎贯穿整个五十年代,随着“绿背文化”的撤退,随着西方文艺思潮的涌入和国内外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这种状况至五十年代末才得以改变。

在这两种文学对峙之外,也有一些作家忠于自己的艺术信仰,以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从自己的生活经验和艺术感受出发,如实地反映时代面貌,创作了一批独立于政治之外的作品,为五十年代的香港文坛留下降有长久价值的作品,如曹聚仁的《酒店》、徐的《彼岸》、李辉英的《人间》和徐速的《星星。月亮。太阳》等。

五十年代中,马朗主编的《文艺新潮》一面介绍存在主义巨匠萨特和卡缪及其理论主张,广泛引进现代主义文学作品,一面发表本港作家的现代主义试作,如徐

的《心病》、《选择》,马朗的《雪落在中国的原野上》等。现代主义文学艺术技巧和新鲜内容曾使文艺青年眼界大开,其存在主义思想意识也使青年人深受刺激而兴奋一时。这股现代主义思潮对台湾文坛也曾产生影响,但由于当时香港文坛的政治意识强烈,《文艺新潮》所倡导的现代主义文学运动并未形成热潮。六十年代,被认为是香港文坛的现代主义广泛传播时期。

六十年代开始,由于香港文坛上的政治意识日益淡漠,香港的工商业经济迅猛发展,城市的现代化促进了人们思想意识的现代化,旧的文艺传统、文艺样式不足以表现现代人的思想深度和复杂性,这就为现代主义思潮的传播提供了良好契机。1960年,《香港时报》推出《浅水湾》文学副刊,由刘以鬯主编,一年间,致力于推介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并刊登了一些较为新锐的作品。1963年,岑昆南、李英豪主编的《好望角》半月刊面世,该杂志亦走前卫路线,刊登香港和台湾的新潮作品。以自由主义相标榜的《盘古》杂志对于介绍存在主义、嬉皮士文艺及《文艺伴侣》对于推介西方荒诞剧,探索存在主义源流等方面都做出了努力,另外还有《新思潮》、《中国学生周报》后期都积极提倡现代主义,大大助长了现代主义思潮的发展态势。一群留欧美的青年学者戴天、也斯、叶维廉、亦舒等,视野开阔,阅历丰富,回港后聚集在现代主义文学刊物的大旗下,以新的姿态,新的走向,高昂的热情开展文学创作活动。另外,老作家刘以鬯开始其“实验小说”的创作,西西创作具有幻想个性的奇诡的作品,戏剧家李援华从事现代主义戏剧大胆尝试。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思潮的涌入,对于改变两源文学对峙的尴尬局面,为香港文学的发展,开创了一条新路,使香港文学面目一新,其意义与历史作用是不容否认的。但也出现了一些弊端,如他们在运用弗洛伊德学说和意识流技巧刻画人物时,常出现无病呻吟,故弄玄虚的毛病,有的作品显得晦涩难懂,不考虑民族的审美习惯,部分作家沉醉于孤芳自赏。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