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上海滩名噪一时的财会专家,投身革命后又是功勋卓著的财政高官。而后划为右派,命运急转,半生颠沛流离,甚至在子女“死不相别”中凄惨离世。但他葆有一颗赤字之心,被称为近50年来中国唯一的思想家,他就是顾准。今年是顾准(1915·7——1974·12)百年诞辰,顾准的思想和著述早已被人们重新发现和重视,而围绕他的争议也从未断绝。但正因如此,我们才可沿着顾准指出的独立思考之路,去发现和实践真理。谨以此专题纪念这位不惜燃烧自己来照亮黑暗的先知。

分享按钮
 
顾准年谱 顾准传略 易中天:走近顾准 “死不相别”的顾准之殇
 
 
 

历史尘封的会计传奇

12岁,他去“中国现代会计之父”潘序伦的事务所当学徒;15岁,便走上夜校的讲台授课。他一生的很大部分精力在会计行业,也奠定了他参加革命工作的专业基础,以至于一度成为解放后上海的“钱掌柜”。今天我们谈论顾准时说他的思想,但却可能忽略了他也是会计研究的大师。 【详细】

抗战时期的顾准

1940年,上海已成沦陷区,入党多年的顾准见在上海无法施展才能,便放弃优厚待遇的事业,离别亲人赶赴苏南。起初他领受了一项并不擅长的工作——即剿灭“暗杀党”,数次行动失利。后来顾准辗转调赴苏北根据地,在那里他遇到一生的战友骆耕漠,并第一次展现了他超人的财会能力。自此直到抗战结束,顾准与家人聚少离多,在抗战烽火和不停的革命斗争中经受历练。 【详细】
1945年8月,日本投降。顾准作为上海地下党干部,离开革命圣地延安。摇身一变成了顾老板。他在上海秘密接管“党产”企业,成为党产的“总舵主”,每天过手成千上万的资金,生意做的红红火火。 【详细】
上海解放前夕,顾准被任命为中共上海市财政局长兼税务局长,接管上海财政,此时他三十四岁。面对一个经济烂摊子,他扶植民族工商业,恢复生产,把过去遗留的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悉数废除。时隔二十年,上海市民发现,他们的顾大才子又回来了。【详细】
 
 

顾准:全国唯一一个两次被划为“右派”的人

1966年,顾准被秘密羁押,在自述中说“我在监狱中的态度非常顽固,直到了死不悔改的地步”。他是全国唯一两次被划为右派的人。顾准的孤独不同于因为境遇导致的落寞——落寞里还可以充满幻觉或者憧憬,他的孤独,是一个认识到绝境之后,又心甘情愿地停留在这个绝境当中的选择。 【详细】

顾准像

“他被打成‘大老虎’之前,他的思想一直是很左的。”历史的吊诡在于一位中国知识分子公认的精神偶像,在一场被公认“过左”的“三反五反”运动中落马,居然是因为他“左”了。 【详细】
1964年,他翻译熊彼得的名着《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主义》,里面有一句话“在民主法治制度缺失的群集环境,道德上的限制和文明的思想方法或感觉方法突然消失……是我们面对谁都知道、可是谁都不愿正视的各种毛骨悚然的事实……他精确地预言:“中国的政治空气的大改变将从一年以后开始”。“在屋檐底下躲暴风雨,一定要躲过去。”他写道。【详细】
1968年,“帽子拿在人民手中的反革命分子”吴敬琏下放到东岳“五七”干校劳动,在那里与顾准成了忘年交。弥留时的顾准,只有吴敬琏在他身边。顾准把自己所有的手稿分别托付给吴敬琏与胞弟陈敏之保管,并用尽气力对吴敬琏说了最后一句话:“打开行军床,睡觉去吧”。 【详细】
 
 

“死不相别”的顾准之殇

1974年12月3日凌晨,大风雪,他去世了,“我已经原谅了你们,希望你们也原谅我。”这是他留给孩子的最后一句话。直到火化的那天,他的五个子女一个都不来见上父亲一眼。“在对事业的热爱和对顾准的憎恨之间,是没有什么一般的父子关系可言的”。 【详细】

1957年顾准在中苏联合考察队

顾准工作像

吴敬琏:“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亲眼目睹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悄然而逝。而消逝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疾恶如仇却又充满爱心、才华横溢、光彩照人的生命,不能不使人黯然神伤……我在回家的路上就是觉得特别特别冷,觉得那是一个冰冷的世界,顾准就像是一点点温暖的光亮,但是他走了,然而我想,他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光亮。”【详细】
在顾准,是家国难以兼顾;在他的子女,则是忠孝不能两全。难道就没有一个可以通融的办法,一条让大家都能过得去的道路?他们终于一个都没来,恩断义绝,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顾准超越了自己的苦难。他没有纠缠于自己为什么会从革命者变成“革命”对象,为什么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具体原由。在他看来,这一切无非是因为没有很好地解决“娜拉走后怎样”这个课题。【详细】
顾准到了家,却发现家门紧闭,他要取的所有东西,都已经安安静静地置放在家门外的地面上。顾准想见到妻子儿女问个究竟,同他们再说上几句话,便朝着家门凄楚地连连呼喊,希望家里能有人出来帮他搬搬箱子。然而,任凭顾准沙哑着嗓子喊了又喊,大门依旧紧闭,家中全无声息,没有一个人应答。顾准眼看连在门外见一见家人都已彻底无望,只得含着满眶泪水,哆哆嗦嗦地从棉衣内袋里取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特意带来给妻儿的一张存折和一些粮票,蹲在地上,小心地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详细】
 

潘序伦与顾准:两位会计大师的友谊

顾准早年因为家庭无力继续承担学费,12岁时在中华职校初中毕业后,就不得不停止学业,进入由潘序伦主持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当练习生。自1927年至1940年,顾准参加新四军。在这漫长的14个年头中,除少数时间外,顾准一直在立信工作,与潘序伦先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详细】




顾准与子女文革断绝关系:一场“大义灭亲”悲剧

据说顾准长得很有特点,“他的身材鹤立鸡群,长得像堂·吉诃德骑士一样伶仃瘦长,在大家唯恐不够革命,人人一身破衣烂衫充作‘运动服’为时尚保护色时,他却是身着我国二三十年代在上海士绅间颇为流行的背带西装裤。西装背心,再加上那一副玳瑁眼镜,一副爱理不理人的神态。”

顾准受到迫害后,与他相濡以沫的夫人,“文革”期间也被隔离审查,顾准将一个未被造反派抄走的银行存折,悄悄地从地板的板缝塞了过去,他以为以此能聊胜于无地给夫人一点安慰,以示一点儿生存下去的勇气。但谁知,在顾准塞存折之前的某一天,他夫人已自杀身亡了。

子女宣布与他断绝亲缘关系,还逼着顾准签字同意;同在一城住在妹妹家里的90岁老母亲,因为妹婿当年的官场身份,终生不得相见;回到北京以后的他一再要求与子女恢复关系,均被拒绝……即使这样,在他的病已经宣告不治的时候,经济研究所“连队”的领导考虑给他摘去“右派”帽子,拿“在一份文字报告中做出‘承认错误’的表示”做条件,顾准还是接受了。这对于他简直是奇耻大辱,那个迎着雨点般拳头仍高喊不服的汉子在签完字后哭了,他对老友吴敬琏说,“这也许能够多少改善一点子女们的处境。” 【详细】




顾准在“文革”中——读《顾准画传》

“文化大革命”中,顾准生活了八年,也受难了八年。《顾准画传》对此进行了字字浸透血泪的描述。 【详细】

 
 
顾准著作刊布考 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顾准:论孔子 基督教与希腊文化
 
 

从会计学徒到思想家的顾准

朱学勤在《愧对顾准》文中说:有境外同行曾在一次学术会议上问及大陆学界,在六十年代与七十年代,你们有没有可以称得上稍微象样一点的人物?面对这样一个潜含挑战的问题,一位学界前辈佝偻而起,应声答对:有,有一位,那就是顾准! 【详细】

顾准年轻时影像

顾准与老师潘序伦

“中国经济学界提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实行市场经济的第一人”,这是顾准的学生吴敬琏用来形容顾准撰写《试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商品经济和价值规律》一文的原话,这是恰如其分的。顾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这样受传统思想禁锢的时候,敢为人先、冲破束缚,真正认识并已重视价值规律,的确是一桩惊世骇俗的事情【详细】
顾准并非出身基督教家庭,从现有资料看,也从未“成为”过基督徒。他的文章每每提到基督徒还会有一种调侃,将他们唤作“愚夫愚妇”。他也曾直白地宣称自己“不喜欢基督教”。但只要你认真读过顾准,一定会留下强烈的印象就是他对基督教独特和深刻的理解。 【详细】
 科学与民主,是舶来品。中国的传统思想,没有产生出科学与民主。如果探索一下中国文化的渊源与根据,也可以断定,中国产生不出科学与民主来,不仅如此,赶到现在,中国的传统思想还是中国人身上的历史重担。所以,批判中国传统思想,是发展科学与民主所十分必须的。 【详细】
顾准当年反复强调的法权主义、科学精神、民主主义、多元主义,隐含着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终于在21世纪的中国开始艰难复苏。顾准在三十多年前的探索,仍然是我们行进中翘首企盼的方向,是一片晦暗之中熠熠生辉的路标。 【详细】
 
 

时穷节乃见——在疯狂年代,他选择了智慧和良心

有些话,有些事,顾准能不能不说、不做?结论是不能。1962年秋,顾准曾在苏州和张秀彬、徐文娟夫妇彻夜长谈。在说到历次运动和极左路线造成的种种灾难,说到“大跃进”和“共产风”时,顾准悲从中来,愤怒地喊道:“老和尚不出来检讨,不足以平民愤啊!” 【详细】

顾准的证件

1957年,顾准(右三)等考察黑龙江

“文革”初期,曾有红卫兵来所里找顾准,要他写材料说明某人过去和国民党有瓜葛。顾准说,从来不知道这件事。红卫兵当即打了他一个耳光。他干脆把脸送过去,怒目而视,红卫兵一连打了十几个耳光之后,终于被震慑住了。在地头开他的批判会,顾准冒着雨点般袭来的拳头昂着头喊:“我就是不服!” 【详细】
1958年,顾准第一次被划为“右派”,被下放河南信阳劳动改造,此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顾准如实记载下了他看到的大饥荒场景,除民间大批肿死而外,商城发生人相食的事二起,一是丈夫杀妻子,一是姑母吃侄女,这是本部农民的厄运。这是顾准对中国农村第一次的近距离接触。【详细】
“今天,当人们以烈士的名义,把革命的理想主义转变成保守的反动的专制主义的时候,我坚决走上彻底经验主义、多元主义的立场,要为反对这种专制主义而奋斗到底!” 【详细】
他是那个时代中国知识份子的良心,他那科学系统,犀利冷静,永不妥协的批判精神,今天仍具有不可思议的超前性和理性上的认知价值。追思他的一生,我们惊奇地发现顾准是如何从一个虔诚的马克思主义者转变为一个充满批判精神的真正本来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者。自觉完成这个过程是艰难的,但他痛苦地做到了。 【详细】
 

顾准的会计处女著

顾准先生在民国时期就编著了不少会计专著。罗银胜也曾在《顾准生平及其学术思想》有所罗列:“1934年,顾准编写出版了他的第一部会计专著——《银行会计》并陆续出版了《银行会计教科书》(1935年3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中国银行会计制度》”等等。

诚然,顾准的民国专著只看专业知识的确是“老”了,但是“老人”就是历史,尤其是《银行会计》。此书不仅是顾准个人的,也是中国第一本银行会计教材。《银行会计》的出版过程,屡改屡印,体现出顾准先生锲而不舍的著述精神。这种精神正是此书“最真的韵味”,值得后人整理和学习。【详细】




地上不可能建立天国,天国是彻底的幻想。

正是巴黎公社的失败,正是白色恐怖的无比残暴,这才在后代“要革命的人们”中间留下这样一个无可辩驳的命题:“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暴。”现在,1917年有了充分的条件了:革命的专政,粉碎一切反革命的抵抗,革命的恐怖就是人道主义等等。1917年的革命胜利了,而以上这些命题,到这次文化大革命,依然还是有力的鼓动口号。 【详细】




娜拉出走了,问题没有完结。

娜拉出走了,问题没有完结。至善达到了,一切静止了,没有冲击,没有互相激荡的力量,世界将变成单调可厌。如果我生活其中,一定会自杀。这有什么意思呢?还是不断斗争向前,还是来一些矛盾吧!

娜拉出走了,1917年革命胜利了,列宁跟他那时代的青年人说,你们将及身而见共产主义。当时的青年,现在恐怕已经死掉不少了,还活着的人,目睹的是苏联军舰游弋全球,目睹的是他们的生活水平还赶不上捷克,目睹的是萨哈罗夫的抗议和受迫害。 【详细】

 
 
柴静:祭顾准 两个顾准 顾准之子 顾准日记: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李慎之:只有一个顾准 —— 从《顾准日记》走出的仍然是真实的他

《顾准日记》里的商城日记与息县日记时间相隔10年。历史背景的差别就在于:10年以前顾准还能自己对自己写真话,10年以后就连这点儿余地也没有了。这部日记有一部分是让别人看的,至少是随时准备让别人看的。 【详细】

顾准(孙建平油画)

只有敢于说“愧对顾准”的人,才是敢于以顾准为骄傲的人。他们那一代有顾准,足可弥补他们在漫长岁月里蒙受的那么多羞辱,死亦可瞑目。也幸亏有顾准,才挽回了这个民族的思想界在那个可耻年代的集体名誉。我们不是没有崇高,我们只不过是将崇高与伪教条混为一谈,然后以此躲避崇高。我们不敢说“愧对顾准”,哪怕小声地说一次都不敢,我们这一代恐怕就难以产生自己的顾准。 【详细】
这个在困难中迎着压力而不屈服的硬汉子,却具有一副富于人性的柔肠。像他这样一个珍视家庭亲情的人,一旦因为说出了浅人庸人所不懂的真理。就被置于万劫不复之地;而且不是由于他的过错,也不是由于妻子儿女的过错,却必须去承受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酷刑!它比肉体上的痛苦和折磨更为可怕。【详细】
 
 
 

迟到的理解:顾准身边的亲友子女——冷漠有之,理解有之

顾准遗嘱的最后一句话,还是“祝福孩子们”。十年后,他女儿说:“我逐年追踪着父亲一生,一九五七年以后,他是一步一步从地狱中淌过来的呀!他的深刻的思索常常是在数不完的批斗、侮辱甚至挨打之中完成的,在他最需要亲人的时候,亲人远离了他,可是恰恰他的思索,包含着更多的真理。人生只有一个父亲,对于这样的父亲,我们做了些什么呢?” 【详细】

顾准与胞弟陈敏之

顾准之子高粱

母亲后来对我讲,她感到非常安慰,说明顾准很看重他们之间的友情。她说:“你还年轻,不懂得顾准这个人的学术思想、道德文章有多了不起!我为一生中有这样一位志同道合的挚友而感到骄傲……”她讲这话是在1975年,当时中国还处于“文革”——那个最黑暗的历史时期,世上真正理解顾准的人屈指可数。【详细】
顾准给子女的信中说:“如果我临死的话,我还是希望见见你们,一是请你们原谅(妈妈说我害人,我实在是害了你们),二是祝福你们。”然而我怎么也抑制不住心头的酸楚。这里我又加了如下几句话:关于你们爸爸所说的“害了你们”,我想作一个注解:一个忠实于自己的信念作探索的人,往往不能两全——既忠实于自己的信念,又顾及家庭,这就是演成目前的悲剧所在。 【详细】
长期以来,顾准的子女因为当年与父亲的疏离,承受了巨大的争议。顾准的儿子高粱(顾南九)先生也不例外。但他表示,不希望过多讨论家庭的过往,与之相比,高粱更愿意谈一些自己的学术立场与观点。在一些人看来,高粱先生的学术观点已经“走到了顾准的对立面”。但他始终认为,自己是真正继承了父亲的精神遗产。【详细】
 
 

顾准的思想过时了吗?谁才是顾准思想的传人?

曾经被人们热烈谈论、广泛讨论的顾准及其思想,在经历了20来年岁月的淘洗之后,今天在历史的长河中还有立足之地吗?这几十年中国经历了巨大的国势变化,我们已经经历了,并且还在经历社会转型期的阵痛,用新的眼光和标准来看,顾准及其思想还有价值,还有意义吗?如果有,那价值和意义何在? 【详细】

吴敬琏

顾准女儿顾秀林

顾准从来认为,“力求在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上寻求自己灵魂的安宁”。“不是禄蠹,就去出家”;“愤世嫉俗,只好自称老衲”,都不足为训。顾准精神是入世的。正像他自己所说,他的宗旨在于“为人类服务”。为了中华民族和全人类的未来,他立志做一个“用鲜血做墨水的笔杆子”。顾准的确实现了这一诺言,用自己的鲜血写下了掷地有声的篇章,至死方休。【详细】
近几年我不止一次指出,吴敬琏不是顾准精神的传人;到2015年,我的看法终于引起了一些反响。“中国市场经济第一人”这顶帽子是吴敬琏“打造”了送给顾准的。我不得不说:请把吴敬琏和顾准切割开吧!现在就彻底切割。我们大家都必须对历史负责!【详细】
如今,世人皆赞顾准,除了思想,更不该忘记他的人格——独立自由地思考。顾准的后代,也有独立判断,旁人不能一厢情愿,要求顾准的子女必须成为“右派”,而不能成为“左派”。这并非顾准所理解的“自由”和“民主”呀? 【详细】
 

“两个顾准”之争

翻开《顾准日记》,却吃惊地发现,这里竟然存在另一个顾准——完全不同的顾准!这个顾准,热烈讴歌“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对当时包括整党建党大批判等在内的所谓“斗批改”,加以充分的肯定。

《顾准日记》中的这个顾准,其立论,显然不是独立思考的,而是奴隶主义的;虽谓日记为“私人话语”,实则是官方话语的复制。同为《日记》与《文集》的作者,彼此相去之远,简直不可思议。 【详细】




思想上的硬汉为什么会“认罪”?

顾准是一个真正的思想家。1952年,他从顶峰跌落,开始了与前半生炯然不同的境遇,一方面过着不断挨整和受批判的非人生活,另一方面又不断地在黑暗中探索、深入地思想和顽强地写作。

然而,在《顾准自述》和《顾准日记》中,顾准讴歌“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果实”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历史地位”,拥护“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和“五七”干校等“新生事物”,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选择,否则不可能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写下那么多的文字。现在,顾准已经逝世了近40个年头,不可能再对他的行为做出解释。 【详细】



(左起:前排次子顾南九、幼子顾重之、幼女顾秀林, 中排夫人汪璧、顾母、顾准,后排长子顾逸东、长女顾淑林)

顾准子女今安在?

顾准一生有五个子女:长女顾淑林、长子顾逸东、次子顾南九、幼女顾秀林、幼子顾重之。 【详细】

顾准后代何以是“左派”?

既没有真正的自由,又没有真正的平等,倒是老能见到“疑似左派”和“疑似右派”,争吵不休,抬杠不止,而“草民”依然艰难地供养着层出不穷的“权贵”。顾准,九泉之下有知,亦必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详细】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 希腊城邦制度 经济学论文集 顾准文集 顾准日记 顾准自述
顾准笔记 顾准文稿 从理想主义到应验主义 顾准历史笔记 顾准画传 顾准近思录
顾准之死 顾准: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吴敬琏忆顾准(上) 吴敬琏忆顾准(下)
丁玲与革命文艺现代性 储安平:一条河流般的忧郁 我的朋友胡适之 梁漱溟诞辰120周年纪念 沈从文诞辰110周年
被失传的鲁迅 回忆季羡林 未完成的诗人木心 摸象——陈寅恪 一代名媛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