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专题 > 清华国学院 > 文档 > 正文
清华国学研究院与二十世纪中国学术
2009年11月20日 13:30光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有两本小书,给我印象很深。一是在周丰一(周作人的儿子)那里看到的北大文科毕业生的纪念册;早年的大学生毕业的时候,纪念册做得很认真。另一个是《清华学校研究院同学录》。后一本小书,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材料,即当时清华研究院的同学在想什么、做什么。那纪念册由吴其昌具体负责编,每人一页,照片外加自述或小传,印刷精美,内容也很有意思。现在,夏晓虹和吴其昌的女儿吴令华合作,为《清华学校研究院同学录》做补编,追踪那些学生日后都做了些什么。我想,这四大导师日后之成为“神话”,与这一批同学的努力有很大关系。请注意,如果你看过《国学月报》《国学论丛》上纪念王国维先生的专号,你会了解,日后关于王国维的不少传说,还有其学术史上的定位等,最初都是清华国学院的学生在讲。换句话说,清华国学院的神话,很大程度上与清华国学院学生对自家学术传统的建构有关。不是说他们夸大其辞,而是说借助于讲述师长们的经验,凝聚共识,逐步建立了这么一个所谓的“清华学派”。那么,北大有没有这种经验,比如说形成了“北大学派”?想了大半天,北大办文科研究所,在制度建设方面有贡献,但很难说已成为一个学派。第一是教授们独立性很强,工作比较分散;第二是学生们毕业后各自发展,没办法抱成一团。用某某级“北大同学录”来构建学术史,很难成功。而几年前,我们编那套“追忆学者丛书”,追忆王国维、追忆梁启超时,用的材料,很多是来自清华国学院学生们写的追忆文章,那些文章除了写导师的风采,也写自己对清华传统的理解。因此,这条线我们看得很清楚。

所以,谈五四,不能只表彰教授们的贡献,还得关注学生的作为;既然是“青年运动”,学生们的感觉很重要。同样道理,我们除了关注清华国学院声名显赫的几位导师之外,还要思考,那些英姿勃发的学生们,到底为清华传统做了些什么。在这样的基础上,回过头来,我们才能建立比较切实可信的学术史。

秦 晖(清华大学历史系):

很惭愧,平原兄虽然是北大的教授,但是对清华国学院的学术史了如指掌,如数家珍。我虽然在清华呆了十几年,四大导师的书也读过几本,但是在各位面前我就不想冒充学术史的权威了。我只想说,我们现在要发扬国学研究院的学术传统,开创清华学术研究的新局面,然而,学术精神到底是什么呢?对这个问题,我没有多少见解。我认为所谓学术,社会科学意义上的学术研究,不管是什么学科,主要的要素是两点,一个是实证,一个是逻辑上的自洽。这两个也是清华国学院的大师们所坚持的。清华国学院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成就,一方面和清华导师们的国学底子很有关,另一方面也和我国乾嘉学派的考据学逻辑,以及近代西学的逻辑思辨有很大关系。清华当时也是一个逻辑学重镇,金岳霖等都是大师。我觉得只要有实证基础,后面的推论具有逻辑的严谨性,那么它就是一门学问。

刚才平原兄讲到,两校的学者有不同的选择,有些学者可能走向社会,有些学者守在书斋,这都无所谓价值上的优劣褒贬。只要有实证材料,逻辑上严谨,就有它的学术生命力。中国学术的一个主要缺陷,恐怕不在于材料不够多,更重要的是很多人根据材料推出来的论证在逻辑上很不严谨,甚至完全悖谬。我自己的东西,很多是有感而发,无非是兴趣的来源,是很自然的。有感而发不是学问,重要的是“有据而论”,就是说你不能搞影射史学,不能用价值观先行“创造”事实。有据而论是否也有价值先行的问题?没有一个历史学者敢说自己是完全中立的。不过我想,在实证问题上,至少“追求价值中立”是需要的。如果连这种追求都没有,搞所谓的影射史学,那是很成问题的。在一个健全的学术环境下,只要坚持开放、自由、多元的原则,即使你有你的偏见,我有我的偏见,追求一种“深刻的片面性”或者说是“片面的深刻性”,但只要不是有意识的歪曲事实,就能推动学术的发展。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