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专题 > 自由中国 > 文章列表 > 正文
徐贲:战胜专制的只能是优秀的民主
2010年01月07日 13:48凤凰网读书综合 】 【打印共有评论0

杨恒均先生的《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是一篇在网络有影响的文章。作者有信念,有激情,文字犀利,说理化繁为简。更重要的是,他有强烈的问题意识,那就是中国太需要民主了。他批评龙应台所说的“好总统”其实是个托,针对的既不是龙应台,也不是她期盼的民主“好总统”,而是杨恒均和龙应台都厌恶痛恨的不民主,也就是专制。龙应台说的是民主制度需要“好总统”(推而广之就是“好政治家”),杨恒均担心的是一味期待民主制度中的“好总统”,会使人们更顺从地接受专制制度中的“好领袖”。杨恒均先生担忧的其实不是“好人政治”本身,而是好人政治总是在专制制度下被扭曲,被用作取消民主政治的借口和转移民主改革方向的策略。

杨恒均先生的旁敲侧击固然巧妙,但未必就在龙应台身上选准了靶子。龙应台的“好总统”出于古典共和理念,而杨恒均所持的则是自由民主的立场,共和和自由是民主的两个连体分枝,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对立面,那就是专制。自由民主漠视或敌视共和理念,削弱的是民主,而坐收渔翁之利的恰恰是既不民主又不共和的专制。

一、民主的“好总统”

杨恒均转述了龙应台归纳的国家元首的四个核心责任: 一,不管国家处境艰难,他要有能耐让国民以自己的国家为荣,使国民有一种健康的自豪感。二,不管在野力量多么强大,他要有能耐凝聚人民的认同感,对国家认同,对社会认同,尤其是对彼此的认同。三,他要有能耐提出国家的愿景,人民认同这个愿景,心甘情愿的为这个愿景共同努力。四,他不必是圣人,但他必须有一定的道德高度,去对外代表全体人民,对内象征社会的价值。小学生在写“我的志愿”时,还可能以他为人生立志的效法对象。

杨恒均问:“龙应台先生:你说的这种国家元首在民主国家有吗?曾经出现过吗?在哪里?是谁?”杨恒均的意思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民主政治家。反民主者会说,西方的民主是虚伪的骗人花招,不可能会有这样伟大的政治家。杨恒均先生不会是要支持这样的说法吧?

其实,民主国家中确实有过很伟大的国家元首(和重要政治家)。不说华盛顿,就说林肯和邱吉尔吧。我们知道政治学家列奥.施特劳斯(Leo Strauss)热烈赞扬古典共和精神,激烈批评自由民主。但他在自由民主的美国和英国也看到了他心目中向往的伟大政治家。他承认,自由民主从平凡的普通民众开始,起点虽低,但在实践中却可以向优秀政治的高度提升,先是有美国的建国之父们,后又有林肯和邱吉尔。施特劳斯学派的政治学者潘格尔(Thomas L. Pangle)说,“自由宪政,在困难的时候,产生了足以与普鲁塔克(Plutarch)比美的政治家。”普鲁塔克是现今人们了解古典共和德性的主要来源之一,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一种政治文化的符号。普鲁塔克所体现的共和德性的特点是热爱生活,热爱政治生活,推崇人在公共事业中的境界的精神提升,重视政治家的优秀品格。龙应台的国家元首四责任很可能就是从象普鲁塔克和林肯这样的政治家那里总结出来的。美国中小学生在作文中以林肯为人生效法对象的可以说是屡见不鲜。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也是美国和世界游客最能够感受民主政治家高尚人格的地方。

民主政治值得向往,不只是因为它是众人的政治(人人可以自由、独立地参与),而且还因为它是,或者至少可以是优秀的政治(人人可以有价值追求,有尊严地参与)。杨恒均先生说,“民主国家出现的都是“政客”——那种被民众选出来到政坛做客的人,他们来去匆匆,人民不满意,随时可以让他们滚蛋。而只有像北朝鲜和古巴才可能出现以前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政治家--他们靠某种方式夺取政权,然后把政治舞台当作自己的家,鞠躬尽瘁,死而不已--死了还把接班人安排给自己人,继续当政治家。”

民主国家政坛确实有许多做不好只能滚蛋的“政治过客”,但民主国家如果只有这样的“政客”,那么民主国家的人民反倒没有太多的理由来拒绝象古巴和北朝鲜那样的“政治家”了。民主国家的优秀政治家当然不能象专制领袖那样想留多久就留多久,但他们决不是民主政治生活中的过客。美国的、英国的或者别的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十分在乎他们的政治遗产(legacy)。只要读一读美国许多的总统传记就可以看到,政治遗产是总统历史评价中极为重要的部分。麦迪逊留下了美国宪政和立法的框架,林肯留下了美国稳固的联邦制度,罗斯福留下了福利社会的基础, 肯尼迪、约翰逊也有他们至今令美国人受益的政治遗产(推进民权)。

专制国家的政治领袖当然也留下他们的政治遗产,还有他们的纪念堂。但这里有二个重要的区别,第一,在民主国家,民众可以公开、自由地讨论政治领袖政治遗产的意义和价值,而在专制国家则不行。例如,建立林肯纪念堂经历了好几番周折,民众在确立这个纪念堂公共意义上有分歧,最后达成共识的意义是联邦的统一(the union),而不是内战中哪一方“光荣辉煌”地战胜了对方,甚至也不是“废奴”。第二,在民主国家里,政治领袖是由民众自己选举产生, 民众不能让政治家做过了就抽身走人,以“交学费”来自我解嘲。选出好领袖、坏领袖,民众自己都负有政治责任。民众除了让坏政客滚蛋,或更需要思考如何尽量不要再让这样的坏家伙钻了民主选举的空子。而在专制国家则不是这样。民众被剥夺了选举的权利,既不能让旧的坏政客滚蛋,也不能防止新的坏政客再来。结果是大多数人从此对好政治家索性抱犬儒主义的态度,全然不相信好政治家能在任何制度条件下产生。

<< 上一页1234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徐贲   编辑: 张哲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