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延文:作协养的究竟是作家还是官员?
2010年04月10日 16:29 华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女作家阎延文炮轰中国作协

“作协养的究竟是作家还是官员?”

阎延文

女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直青联委员,1972年生。创作长篇小说 《台湾三部曲》:《台湾风云》、《沧海神话》、《青史青山》,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电视剧《沧海百年》央视一套播出。现供职中国作协《诗刊》社。

中国作协养的是作家还是官员?……

近日,中国作协会员、《台湾三部曲》作者阎延文发表博文“炮轰”中国作协,对中国作协体制提出质疑。

昨日,阎延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作协体制已经成为改革死角之一,不改革,类似张扬“暴力反腐”之类的事情还会发生。中国作协只有回归文联,甚至成为作家工会,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发博文,提出质疑

中国作协养的究竟是作家还是官员?中国作家为何热衷当官?中国作协主席的行政级别为何比中国音协主席的行政级别要高?

2009年11月23日,湖南作协名誉主席张扬殴打湖南省作协办公室主任彭克炯;同年12月14日,中国作协发公告,宣布开除获刑贪官作家李太银。这是中国作协开除的第六位贪官作家。“作家为何打人?”在博文中,阎延文表示,这个现象引发了她的思考,认为导致这一切的原因是作协落后的体制,并就此提出了对中国作协的质疑——中国作协养的究竟是作家还是官员?中国作家为何热衷当官?中国作协主席的行政级别为何比中国音协主席的行政级别要高?

阎延文认为,作协行政化后,已经成了某些官员解决级别和待遇的地方,特别是年届退休、升迁无望的官员,更把进入作协当作最佳选择。“结果,中国作协成了一个机构众多、人员庞大的行政机构,不仅有多位正副部级官员,还有500多个工作人员,其中200多人享受国家公务员待遇,厅局级干部近百人,县处级以上干部占全体人员一半以上。”

阎延文分析,作家热衷当官,不仅因为可以享受专车、秘书等高级官员的待遇,而且还可享受高额稿酬和版税。

阎延文表示,近几年发生的诗人自杀、年轻作家贫困潦倒的事件也深深刺激了她。她认为,要改变中国作协的种种怪现状,就必须对体制进行改革,去行政化,回归文联,甚至成为作家工会。

驳斥炒作,“我是在赌命”

“一个作家想炒作还不容易吗?写碑文啊,发发飙啊,写个错字啊、创个梨花体都可以,没有人会像我这样‘赌命’。”

其实,这几年,中国作协体制改革问题一直就是大众关注的焦点。出于对中国作协体制的种种不满,著名作家余开伟、郑渊洁等先后退出了中国作协、北京作协。

有网友认为,新年伊始,阎延文就炮轰中国作协,有“炒作”嫌疑。对此,阎延文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给予否认。

阎延文认为,她为作协体制改革建言,是出于一个作家应该有的社会良知和文化责任感。如果一个作家面对作协体制都敢怒不敢言,完全脱离社会,只关心自我,甚至为获得某某文学奖而东奔西走,那么他(她)不是真正的作家,也写不出真正有激情有热度的作品,“一个作家想炒作还不容易吗?写碑文啊,发发飙啊,写个错字啊、创个梨花体都可以,没有人会像我这样‘赌命’。我不仅是中国作协会员,还是作协下属单位的工作人员,说真话肯定会承担更大的压力,说不定因此被开除。但正因我身处其中,才有更深的体会——作协体制确实已到非改不可的程度了。”

对作协既然有如此“怨言”,那为什么不学余开伟、郑渊洁退出作协呢?对此,阎延文表示,作家呼唤作协体制改革,退会是一种方式,呐喊也是一种方式。她不会退出中国作协,而是要和大家一起进行理性思考,寻找作协变好的最佳方案。

新闻链接

他们都曾向作协“开炮”

湖南两作家宣布退出湖南作协 称作协问题太多

■2003年7月 湖南文艺出版社资深编辑、著名文艺评论家余开伟向湖南省作家协会递交了退会申请书。其理由是“鉴于湖南作家协会这些年来逐渐蜕变成极少数人争权夺利的宗派主义和谋取名利的工具,逐渐背离了团结老中青作家,培养作家组织繁荣创作的宗旨和职能。”此前一天,湖南省作家协会另外一名老作家黄鹤逸也递交了退出省作协的申请书。黄鹤逸是全国一级作家,著有《汪精卫》等作品。有着20多年会龄的黄鹤逸一说起作家协会就直叹气,并表示他和余开伟几乎同时递交退出作协的申请书完全是巧合。

羞与副主席王兆山为伍 山东作家愤而退出作协

■2008年6月6日《齐鲁晚报》26版刊登了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两首词,其中《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中,以地震遇难者的口吻写道“纵做鬼,也幸福”、“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这首词在网上引起巨大的争议。

因羞与王兆山为伍,淄博作家李钟琴宣布退出山东作协,“如果山东作协能将他开除,我就收回这个声明;如果不开除此人,我的这个声明就自动生效!”

李钟琴是淄博一家报社的工作人员,他说,当天读到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王兆山的两首“词”,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郑渊洁退出北京作协 称作协花纳税人钱而不作为

■2009年6月 童话大王郑渊洁自称遭到排挤而宣布退出北京作协,并在博文中列举了受排挤的事实:2003年9月,北京作协召开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会前通过网络向作为代表的郑渊洁发出了通知。郑渊洁认为此举表示北京作协很官僚、很不负责,并称其花纳税人的钱而不作为。综合 G譾〇

对话阎延文

中国作协应“去行政化”省下钱给体制外作家办三金

加入作协曾感到很荣耀

记者:你是哪一年成为中国作协会员的?当时是不是觉得很荣耀?

阎延文:2001年,我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感到很荣耀。当时中国作协主席是巴金。这位老人不仅是令世界景仰的大师级作家,更重要的是,巴老是一位平民主席,连工资都不领,完全靠稿费。巴金生前接受《文汇报》专访时反复强调:“是生活培养作家,不是职称培养作家;作家靠读者养活,不是靠领导养活。这本来是个很浅显的道理。”

作协改革难度其实不大

记者:张扬打人事件折射出地方作协的问题多多。你对中国作协的质疑,是不是就能解决中国作协的问题,地方作协的各种问题也能迎刃而解吗?

阎延文:中国作协级别高、架子大,著名老诗人许名扬曾因写给作协主席铁凝的信被拍卖,而把中国作协告上法庭。相对这个正部级机构,地方作协的亲民性、服务性更为突出。如果中国作协实现“去行政化”,回归本位,地方作协的问题也不难解决。

记者:你认为,中国作协的主要问题在于体制。要改变一种体制很难吧?目前,你认为应该从哪里下手呢?

阎延文:作协的未来走向是成为作家工会。我们应该思考,为什么作协体制成了改革死角呢?这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最后遗存,不改革就会麻烦不断,张扬式暴力反腐还会不断发生。

改革总有难度,但相对而言,这一步难度不会太大。首先,全国30多个省和直辖市,只有部分作协、文联在近年分立了,其他省级作协仍在文联下属;其二,中国作协从建立之初就是中国文联的分支机构,目前仍是文联的下属机构,只是加了个括号——行政独立;第三,由于行政独立,目前中国作协主席的行政级别比中国音协、书协主席的行政级别高。这种突出的不合理,当然要改革;第四,中国作协大师时代已经结束,只能靠金庸、刘晓庆等吸引眼球;而中国文联仍然大师云集、群英荟萃,这怎么也说不过去。把没有大师的中国作协,并入大师荟萃的中国文联,不失为一种良方。

旧的作协体制,不利于国家文化投资的合理配置

记者:你为什么建议取消中国作协的正部建制?

阎延文:取消中国作协的正部建制,可以节省下大笔经费,把这笔经费用来给那些坚守文学而生活困难的体制外作家,为他们建社保、医保和失业保险。这就把目前对极少数作家的部级待遇高额荣养制,改为使大多数作家、特别是中青年作家获益的社会文化保障制度。同样用笔写作,有的作家享受着部长级高官待遇,有的作家却街头乞讨,甚至贫病自杀,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旧的作协体制,不利于国家文化投资的合理配置,更不利于中青年作家的脱颖而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王勇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