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天台 ∣《文学青年》第3期•曹寇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三期:小说家曹寇专号)

曹寇/文

我们正在做爱,然后有人敲门。

这样也好,我想。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忙活了半天,我始终没有找到射的感觉,而且越来越软。最好不要给一个女的落下话柄,尤其在做爱这件事上。

不是查水表,就是收煤气费的。我住顶楼,送快递的那个穿耐克T恤的小伙子一向都是叫我下楼去取(他们越来越像态度恶劣的邮递员了)。如果是朋友,会先电话,难道不是?直接敲门这种事这年头不太多见了,而且敲的跟影视剧里的似的。

我套上裤衩,走出去,从猫眼里向外望了望。这让我感到自己十分庸俗。

来人很坏,用手堵住了那个洞。也很庸俗。

谁?我假装高声地问。

我。张亮的声音。

对话还是庸俗。我对自己很失望。

我只好打开门,留出一道让他无法钻进来的门缝。

在搞?

聪明,你来的不是时候。

搞完了吗?

快,了吧。

因为有点拿不准,我说的不够斩钉截铁。

哦,他用脚尖踩了踩楼道里一个去年就已经熄灭的烟屁股说,那好吧。

改日聊。说着我关上了门。但在门外,他说,快点,我在楼顶平台等你。

我想了想,没有进卧室,而是在客厅沙发上找我的衣服。我们是从沙发上开始搞起的,后来才应她的要求转移到卧室床上。她的坤包、裙子、胸罩和内裤跟我的衣服搅和在一块。我不得不将它们条分缕析地找出来。穿上后,我看到她的内裤阴部地带有一块潮渍,拿起来闻了闻,很臭。我感到恶心,对自己。

我来到天台,把另一罐啤酒交给他。500毫升的,我觉得足够聊二十分钟了。

过期了,他看了看保质日期,但也打开喝了一口。喝不出什么区别,你呢?

我不管这个。我说。这是真的。

然后他说他的老婆李芫结结实实给他戴了顶绿帽子。他问我,这怎么办?

我说,我没有什么创意在这件事上,如果你能接受,就继续过下去,如果不接受,就离婚。

当然,他对着啤酒罐点点头,然后看了眼下午的太阳。

我的意思是说,他继续盯着啤酒罐说,如果你有老婆,跟李芫一样给你戴了绿帽子,你怎么办?

我觉得这是个伪问题,我不打算也不可能结婚,你要是实在要问的话,我选离婚。

慢着,你是不是担心你老婆也会给你戴绿帽子才决定不结婚的呢?

显然不是,我拍拍他的肩,这是你很蠢的地方。

然后我们还谈了些,因为不会比上述更加新鲜。我觉得没必要再讲了。我想说说天台。

作为顶楼住户,我必须常年忍受漏雨这件事。晴天,我的天花板上全是铁锈一般的雨渍。如果下雨,它们会鲜艳一点。但仅此而已,绝无需要找来盆盆罐罐接水的地步。所以这在我看来,是完全可以忍受的。老实说,有时我还挺喜欢它们的。躺在床上,仰望着它们,把它们幻想成别的事物,比如精斑,比如身材糟糕但在我看来同样可以日的女人。

也就是说,我这栋楼的天台是平的。它有两户人家的面积。而且没有家具,非常宽敞。除了用来招待张亮这样的朋友,下午或者晚上,带两听啤酒在这上面走一走,看看对面那栋楼有没有人洗澡(做爱)忘记了关上窗户(窗帘),是我所剩无几的生活乐趣之一。有一天我确实看到了五楼那户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蹲在马桶上撒尿。照我说,她虽然年纪不小,但长得不赖。大腿雪白,屁股浑圆,当时我都硬了。后来有次在菜场,我一眼就把她认出来了。她买了好多菜,和她这个年纪的人买的一模一样多。然后我跟着她一起回家。在她那栋楼下,一个身材高挑浑身香喷喷的年轻女人喊了她一声妈。天哪,真是母女花。如果她们家客厅沙发里没有长年坐着一个头发花白沉默寡言只知道看电视的老头,我想我是不是跟着她们一起上楼?

当然,天台上不止这些内容。还有住户们盆栽的一些葱啊蒜啊什么的。他们非常适合我这种人来采摘一撮回去下碗面吃。有一回,我刚采摘了一把,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少妇,304那位,我记得她家窗户上贴过囍字,现在翘了边,褪了色,还在。我什么都记得。

她说,这是你家的吗?

我吃不准她话里的意思。她栽的?不是设问是反诘?所以我没正面回答她。

我说,那么,哪盆是你栽的呢?

她居然不好意思地笑了。这使她满脸雀斑显得性感极了。

那还用说吗,摘我栽的这盆吧。

多么遗憾,虽然我们会在楼道里遇见搞那种心有灵犀相视一笑什么的,但至今没有发生任何奸情。不急,我有耐心。

此外,我也可以趴在栏杆上俯视楼下。那个穿耐克T恤送快递的小伙子有天来我正好在天台散步,我懒得下楼,就站在上面,将自己的声音从天台砸下去。给、我、放、花、坛、里!真是掷地有声啊。然后我还叫他帮我把名字签了,他照办了。老实说,和别的快递员比起来,他不是很顽固。和我十年前有局部相像。

不仅声音,我也考虑过把自己整个人砸下去。我可能会先砸到雨棚或晾衣杆上,也有可能砸掉一两个空调外挂机。如果想什么都不碰,完整地砸到花坛里,需要我站在栏杆上跳跃,并且能从两根电线中间准确穿过。这是不是太危险了?我有恐高症,我怕电,我怕疼,我怕死。

喝完啤酒,张亮就该滚蛋了。我早有准备,所以从天台下来之后他试图闯进我的家门“看看是个什么货色”时,被我轻松地推开并身手敏捷地关在了门外。

张亮说那顶绿帽子是在自己家发现的。李芫正在床下撅着屁股给一个坐在床边的陌生男人口交。不过,他补充道,这对狗男女当时还没有脱衣服。也就是说,还没有插。李芫自己也说真没有插到屄里面去,不仅这次,以前也没有。

这婊子是不是说,因为没插到她下面那个洞里而只插了上面的洞,就不算奸情成立,就可以被原谅?就必须在离婚这件事上不必要那么坚定?

我觉得她是那个意思。

谁信!张亮底气十足地说。

这真是一个非常棒的悬念。

那么,你到底有没有被那个男的插过屄?送走张亮,进了卧室我直接问李芫这个问题。

天地良心,她说,真没有。

之前之后也没有?

没有,那是第一次,第一次就出事,我跟那个屌人就不玩了。

现在想被插吗?

想。

感谢老天,感谢张亮,我终于射了。

曹寇,1977年生,自由写作者。出版有小说集《操》、《越来越》、《屋顶长的一棵树》、《躺下去会舒服点》。另出版有长篇小说《十七年表》(原名《萨达姆时期的生活》),随笔集《生活片》。现居南京。

(声明:作品由作者曹寇授权凤凰网读书频道登载,由“青年作家”栏目出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宗旨】

为当代读者介绍最优秀的青年作家及其文学作品

关心中国当代文学及青年作家命运

发掘中国文学未来中坚力量

成为当代中国文学青年及文学创作核心推动者

【出刊周期】

每月前三周周六推出一位中国当代青年作家及其作品

每月前三周周日推出一位国外青年作家或作家青年时期的作品

每月最后一周末,推出当月作家作品合辑

【我们的读者】

每期作品将同步在凤凰网及相关平台推出,包括:

凤凰网(超过200000000+位潜在读者)

凤凰新闻客户端(100000000+位潜在读者)

凤凰网读书频道(1000000+位读者)

凤凰读书微信(150000+位读者,ifengbook)

凤凰读书官方微博(400000+位读者,http://weibo.com/ifeng001)

凤凰网读书会豆瓣小站(90000+位读者,http://site.douban.com/book.ifeng/room/3393580/)

……

【编辑部】

出品:凤凰网读书频道

主编:严彬(微信:niaasai;Email:yanbin@ifeng.com)

责编:何可人(Email:hekr@ifeng.com)

【交流】

欢迎优秀作者联系,来稿自荐(电邮:book@ifeng.com),或推荐你认为优秀的青年作家。

我们也希望与文学刊物、读书媒体合作,结成文学同盟,推出优秀作家和作品,共塑文学中国。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畅]

标签:曹寇 文学青年 在天台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