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万年后 ∣《文学青年》第3期•曹寇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三期:小说家曹寇专号)

曹寇/文

如果不是不会开车,杨波觉得自己大概会买一辆车。因为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他就不爱学习了。而掌握驾驶技术,是需要学习的。听到那些学会开车的人谈论驾校那些粗暴的教练的时候,他觉得这和一群毕业多年的人在所谓的同学聚会上谈论老师是一个道理。只是前者要比后者更真切。教练是用来痛恨和咒骂的,这绝对没错,老师亦然。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部分老师争先恐后地死掉,人们居然在言谈中开始滋生了温情,顺便还体会到了师恩。这在杨波看来,是毫无必要的。

杨波对于坐公共交通工具去上班这件事,已经忍无可忍。这倒不是拥挤的原因。拥挤才对,无论是在公交车上或者地铁上,只要不出人命,男女老幼挤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呢?难道车外的空气质量真的比车内好,马路上的人、荒郊野岭中的畜生真的比车上的人素质高?那些终于挤上车并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的人总会松一口气,杨波就是这么干的。而那些终于到站挤下车的家伙,居然也会松一口气,这就不对了。早些年,杨波还擅长挤到个漂亮姑娘的身边,这两年,他不这么干了。就算对方的臀部正好压在自己的阴囊上,就算对方将臀部撅起来并在长裤或裙子及内裤上事先给杨波留了一个洞让他插进去,又怎样?无非是射出一滩精液的事。在杨波看来,射精并不比吃饭和上班更有趣,或者一样无趣。

不能容忍的是最近他发现地铁上开始有人捧着一本书在读。刚开始,这种人还以那种打扮得比较有文化的家伙为主,后来一些赶时髦的少男少女也这么干。发展到最后,全车厢的人几乎都在看书,包括那些帽子上全是涂料的装修工、拎着电锯的杀人犯、抱着还未满月婴儿的孕妇、长着两个头的残疾人(这种人需要一头一本看两本书),等等。确实,正如知识分子曾经痛心疾首的那样,中国人的阅读量在全世界排名靠后,在杨波有限的出国经历中,西方人也确实喜欢像人类不分季节交配那样不分场所地看书。此外,杨波也承认,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着好玩有趣的书。但是,比较起中国知识分子痛心疾首的样子,也就是一个无论戴不戴眼镜的家伙,坐拥书城,在自己装修考究的书房里待着,喝茶阅读写作什么的,总之挺享受的,结果此人居然不好好享受自己的生活,而为街上疲于奔命挤来挤去的人不捧着一本书读而痛心疾首。试想,这世上还有比这事更有趣的吗?而现在,人们显然被知识分子的痛心疾首所打动,从而羞愧了起来,转而捧上了书。照这样下去,实现共产主义都极有可能。怎么办?这太让杨波惶恐不安了。

所以,为了不看到那些捧着书读的乘客,杨波试着打过几次车,但因为他住的很远,比较费钱,很难坚持下来。他也骑过自行车,还是因为太远,等他骑到单位,别人都下班了。摩托车不是没有考虑过,但禁摩令还在生效。虽然禁摩令最终会和美国20世纪初的禁酒令一样被终止,而且这些年来挑战禁摩令的犯罪分子也层出不穷,守法公民杨波倒并不奢望自己在有生之年能搞辆摩托骑骑。没有办法,杨波最后只好自己也揣上一本书出门了。

这本书叙述了以下的故事。

2011年的春天,和往年的春天相似。并没有引起李瑞强的注意。他还是像往年那样,白天去工作,晚上回来和女朋友李瑞英做饭吃。谁做饭和谁洗碗这一直没有确定下来,所以几乎每天晚上,二人都会为此发生争执。但这一点问题都没有,无论最后谁干活,二人总会端着鼓鼓的腹部准时坐到电视机前看会儿睡前电视,并交流一下对电视的看法。

这个电视挺好看的,你觉得呢?李瑞强问。

同意你的观点,李瑞英说着并补充道,尤其是电视开关那个红红的点,我真是喜欢极了。

不过,李瑞强若有所思地说,现在的电视机为什么没有天线呢?

李瑞英说,是啊,全世界的有线电视是不是都这样?

李瑞强说,我觉得美国人看的电视可能比我们好点,应该有两根天线,一根向左四十五度伸开,一根向右四十五度伸开,这样一来,两根天线之间正好构成一个直角,也就是九十度。

如果真是这样当然是妙不可言,不过,李瑞英表示此事值得商榷,她说,我听说全世界的电视机都是中国人制造的。

哦,李瑞强当然也热爱自己的祖国,为祖国的强大而由衷表示高兴。不过他考虑到自己是男的,觉得不可过分得意,故意说道,瞧你说的,美国人好像连电视都不会造了似的。

没想到李瑞英没有体察到他的良苦用心,一下子在沙发上坐直身体,委屈地说,我可没说美国人不会造电视。

好吧好吧,李瑞强心情略灰暗地打断女朋友的话,换了一个话题,说,如果没有电视,你觉得我现在会干什么?

这个,我真不知道。李瑞英答道。

李瑞强说,不妨猜猜看嘛。

李瑞英想了想,说,做爱?

前年春天不是刚弄过嘛。

听半导体?

不。

仰卧起坐?

也不。

出去遛弯儿?

你真笨,李瑞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也从沙发内部直起身子,带着哭腔沮丧地说道,你怎么就猜不到我的所思所想呢?你到底是不是我女朋友?

为了证明自己是李瑞强所爱的人,是他独一无二的女朋友,李瑞英这次没有大意和草率,而是认真思考了起来。为了使思考能够深入,她还用电视罩将电视蒙了起来以示他们今晚看电视的节目到此结束。然后她又坐下,背对着李瑞强,扶着自己宽阔的腮帮子想了足足有十分钟,这才惊喜地回转身体,说,睡觉,是睡觉,对不对?

见被猜中心思,李瑞强也很高兴,一把将自己的女朋友拥入怀中,在后者嘴唇上深情地啄了一下,说,亲爱的,就是这样,要努力,只有努力才能解决问题,我们一定要努力地生活,好吗?

嗯。李瑞英在他的怀中点了点头。

据说平平淡淡才是真,以上就是李瑞强平淡的幸福生活。但有一天却发生了重大事故。

这天晚上,他回到家后,一如既往发现冷锅冰灶,正准备和女朋友商量谁来做饭的时候,李瑞英已抢先开口,说,你买盐了吗?

不是昨天刚买了一包盐吗?怎么,你全吃了?

不是,李瑞英拉着他来到电视机前,让他先看电视。这是以前没有发生过的,因为他们平时只在晚饭后才看电视。

李瑞强认真看了看电视,并没有看出与以往的不同之处。还是没有天线,外壳也仍然是李瑞英喜欢的灰色。

到底怎么了嘛。李瑞强在电视和李瑞英那张大脸间来回看了数遍,问。

因为事情紧急,李瑞英没有和李瑞强玩那种猜猜看的游戏,而是慌慌张张语无伦次但基本把自己想说的东西说清楚了。她的意思是,日本发生了核泄漏,这是她让他看电视的原因,而核泄漏已经污染到了中国,整栋楼整个小区,乃至整个中国,所有人都在买盐,因为所有人都相信吃盐能抗辐射。如果李瑞强再不抓紧时间去小卖部买盐,既不能使他们抗辐射,在未来的日子里,二人做晚饭的时候也不能放盐。

盐都被人买光啦!说着说着,李瑞英就惊叫了起来,没有盐,就买咸菜,快!

老实说,李瑞强也被这个新闻吓坏了。他也不想自己遭受辐射,更不希望烧菜没有盐。

多年前参加过奥数比赛的李瑞强有着超人般的记忆力,他谦虚地说,如果我的记忆还是值得信任的话,遭受辐射,会导致以下症状:疲劳、头昏、失眠、皮肤发红、溃疡、出血、脱发、白血病、呕吐、腹泻等。有时还会增加癌症、畸变、遗传性病变发生率,影响几代人的健康。而没有盐吃的话,会导致以下恶果:胎儿期胎儿发育不良,脑和神经发育障碍,重者造成大脑发育不可逆转损害--克汀病、亚克汀病,出生后表现为身材矮小、粘液水肿,不同程度的智力伤残直至白痴,单纯性耳聋,斜视,步态共济失调等。新生儿及婴幼儿期甲状腺肿,先天性甲状腺功能低下症,反应迟钝,自身运动能力、智力和生长发育落后。儿童及青春期甲状腺肿,生长发育落后和智力功能障碍。成人期甲状腺肿,甲状腺功能低下,盆血。食欲减退,无力、易疲劳,体能下降等。如果妇女严重缺碘,可造成月经异常、不孕、流产、早产、死亡和胎儿先天畸形等。

背诵完这些,李瑞强并没有夺门而出,冲向小卖部,而是疲惫地垂下了头。他可以想象得出,小卖部里的盐早已卖完,没有盐,小卖部将毫无意义,其空空荡荡未必属实,但绝对接近其本质。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任凭李瑞英如何摇晃,绝望地再也不愿多说一句话。

他的绝望不仅包括意识到自己即将死去,也包括李瑞英想到买盐而没想到她自己也可以去买盐。但在死之前,他决定谅解女朋友,毕竟,她将是他死之前唯一在身边的人,而且还可能一同死去。

晚了,李瑞强最后说道,一切都太晚了。

李瑞英也恍然大悟,先是哀伤地哭了两个小时,然后呆呆地坐在地上。

为了在死之前珍惜活着的资源,他们后来整整煮了一锅饭,并将家里所能找到的盐全部放了进去。吃完饭之后,他们还发现对方也算资源,需要物尽其用。所以他们开始做爱。当李瑞强一滴精液也射不出的时候,他这才靠在床头抽烟。盐的齁味和烟味混合在一起,极其古怪。但非常吻合他们濒死的心境。这反而让他们不再悲伤,感受到了某种坦然和从容。确实,在做爱过程中,他们甚至连窗户都没关。现在,他们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屋外的天空,一会儿绯红一会儿暗红一会儿紫红,总之是红。这在他们看来,与核泄露应该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以害羞和谨慎著称的李瑞英甚至不再像往常那样在事后急着穿上内裤,而是就这么光着爬下了床。然后来到窗前仰望红色的夜空,就像一个油画中的裸妇那样在审视一片阳光照耀下的花园。这确实够美的。

李瑞强不想破坏这一切,但他还是用最后两丝力气之一开口问道:亲爱的,有句话不知该讲还是不该讲?

亲爱的,李瑞英没有回头,就这么趴在窗边背对着李瑞强说,我们都快死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李瑞强口干舌燥,用最后两丝力气之二说道,亲爱的,我看到了你的屄。

曹寇,1977年生,自由写作者。出版有小说集《操》、《越来越》、《屋顶长的一棵树》、《躺下去会舒服点》。另出版有长篇小说《十七年表》(原名《萨达姆时期的生活》),随笔集《生活片》。现居南京。

(声明:作品由作者曹寇授权凤凰网读书频道登载,由“青年作家”栏目出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宗旨】

为当代读者介绍最优秀的青年作家及其文学作品

关心中国当代文学及青年作家命运

发掘中国文学未来中坚力量

成为当代中国文学青年及文学创作核心推动者

【出刊周期】

每月前三周周六推出一位中国当代青年作家及其作品

每月前三周周日推出一位国外青年作家或作家青年时期的作品

每月最后一周末,推出当月作家作品合辑

【我们的读者】

每期作品将同步在凤凰网及相关平台推出,包括:

凤凰网(超过200000000+位潜在读者)

凤凰新闻客户端(100000000+位潜在读者)

凤凰网读书频道(1000000+位读者)

凤凰读书微信(150000+位读者,ifengbook)

凤凰读书官方微博(400000+位读者,http://weibo.com/ifeng001)

凤凰网读书会豆瓣小站(90000+位读者,http://site.douban.com/book.ifeng/room/3393580/)

……

【编辑部】

出品:凤凰网读书频道

主编:严彬(微信:niaasai;Email:yanbin@ifeng.com)

责编:何可人(Email:hekr@ifeng.com)

【交流】

欢迎优秀作者联系,来稿自荐(电邮:book@ifeng.com),或推荐你认为优秀的青年作家。

我们也希望与文学刊物、读书媒体合作,结成文学同盟,推出优秀作家和作品,共塑文学中国。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畅]

标签:曹寇 文学青年 一万年后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