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曹寇访谈录:我写了这么多都在写一个玩意 | 《文学青年》第3期•曹寇专号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关于《生活片》的四个基本问题(来自曹寇博客)

1、为什么要出这么一本随笔集?

某种意义上确实不该出,在我看来,此类东西都不能算“作品”。散文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个笑话,我确实无法忍受这个世界上还有“写散文的”或者“散文家”这个物种。好在我的这本书不是散文,我称之为“随笔”,貌似一回事,其实完全是两个立场。之所以出版,往大了吹,我就是要和散文和散文家过过招,往真了说,我可以挣两万块钱。

2、你为什么如此忌讳甚至痛恨“散文”?

在中文系混过的人都知道,散文是针对骈文而言的,并非文体,仅是语言方式。也就是说,所有不要求对仗押韵的文字都是散文,小说也是。散文从来就不是文体,它们存在于史书、政论、游记、信札等等之中。唐宋人除了诗词,也写了不少文章,大多是讲道理的,比如韩愈、苏东坡这种人,一代大儒,是要对国家政治乃至宇宙万物发表见解的。因为文章写得好,才有八大家。明清还出现了不讲道理的一拨人,比如归有光,比如张宗子,比如李渔,比如公安三袁,他们极尽描摹叙述之能事,谓之“小品文”。小品对民国作家影响巨大,也正是民国才出现了一批“散文家”。但现在我们知道,恰恰是周作人这样尊重传统沉醉学问的家伙才能写出好文章,靠“散文”混世的梁实秋等人,写的跟屎一样,还“雅舍”呢,真是昏聩。好在梁实秋主业不是干这个的,有一堆莎士比亚译著放在那儿,老好能交代过去。就好比大散文的余秋雨老好还是个戏剧教授,写过点戏剧研究。这年头散文家不知羞耻,就是没法交代。鲁迅从来就不将自己的杂文算作什么玩意儿,说的“空头文学家”基本可以理解为就是指那些散文家。

3、外国不也有散文家吗?

没有。比如蒙田、乔叟、黑塞这些人吧,怎么是散文家呢,和中国古代文人和周氏兄弟一样,人家都是大学者,大思想家,BIG MAN,最不济也是个诗人吧,写两篇小文章是免不了的,散文仅是鼻屎耳屎之类的小屎,大屎是学问、小说、诗歌、戏剧或别的。

4、怎么理解“与小说构成互文性”这句话?

我的随笔不是散文,所以它不存在我们通常对散文的要求。比如里面就不存在真人真事的“散文伦理”。换言之,我的随笔仍然充斥着虚构、想象和各种不靠谱。如果你一定要当个什么文体看,当小说看也完全可以,但我还是希望你就把它当它本身来看,就是这么一些东西而已。注意了,谁说我写的是散文,我就骂他的妈妈。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曹寇 文学青年 无聊现实主义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