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曹寇博文选:论我的邪且人性有问题 | 《文学青年》第3期•曹寇专号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论我的邪且人性有问题

摘自曹寇博客 (2007-01-12 01:44:5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7fa42a0100069a.html

A告诉我,B说过我坏话,B认为我“邪”,而且“人性有问题”。需要说明一下的是,A和B都是作家,看来我也可能是作家,是个“邪”且“人性有问题”的作家,否则B作家也就不会在意了。我听了一点没生气。这倒不是我宽宏大度,事实证明,我是睚眦必报的那种小人。也不是我对B作家本来就看不上反过来被他看不上就扯平了;更不是我把“邪”且“人性有问题”当作某种“资本”,耍酷,我恶心这一点。

那到底为什么我不生气呢?我也不知道。

在此我有兴趣谈谈“邪”和“人性有问题”(下不再加引号)。

邪乃正之反,是恶的表现形式。金庸这个娱乐明星写的书里有个东邪黄药师,还挺有魅力的一个人。他那邪叫邪里几分正什么的,我不太清楚,总之他的邪很牛逼,很酷。这显然是一种幻觉。事实上东邪黄药师这种装逼人口是不存在的。金庸的贡献就是代替毒品给庸众制造金黄色大便式的幻觉,有禁毒之功效。有个北京写诗的姑娘叫莫小邪,她真名可没这么酷,就不提了。大概莫小邪这名字体现的是一种带有对抗和叛逆性质的小女孩的可爱吧。B作家说我的邪是南京民间的一种评价,与上述均无关系,而是指本人带有严重的青皮(流氓、地痞)气。对此我不作反驳。我要说的是,我确实觉得自己身上太多文人气了,这正是我搞来搞去想努力克服的地方。

人性有问题是比较严重的了。它是否指涉我反人性反社会反文明反文化呢?即便本人没有这么深刻的反动,是否又单指我人格不够健全、为人处世全盘荒谬呢?我觉得后者可能是B作家的意思。对此,我倒是想反驳他的。但无处着手,确实很难说。难说我不是他所认为的那样,对于人性,我向来没有什么把握,自己又岂能在外?我想例举自己的人性有问题之处来给B作家做论据。就举所在单位的例子吧。前文《退休之日》是一个。前些日子我当众骂一女同事为“屌女的”,她愤怒脸红,我也很懊悔。还有时,在单位的车上,男男女女叽叽喳喳,我就喊“一大早,吵个屌”。虽然此类事后我都后悔,但我确实忍不住要喊出那些粗俗的话来,主要是我不想忍。现在想想,似乎确实人格不健全了。我应该忍耐,忍耐就是涵养,或者就是教养,我不能不承认,我没有,或太少。我父亲死得早,而母亲却很不幸的还活着。早些年她偶尔会教导我,后来她痛苦地发现,她的话对我没有用处,就再也不教导我了。关于我这位健在的母亲,我记得曾在一篇文章中写过她烧的饭菜我不喜欢吃,而且我还讨厌听到她走路时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当时有人即已指出过我的人性有问题。现在我仍然要说她老人家烧的饭菜不好吃,还要对这一声音表示讨厌。当然,它不说明我自己穿拖鞋或别的什么母亲别的什么人穿拖鞋就不会发出那种声音。也就是说,我的“庭训”不够,家教不严,孽障由此诞生。在外面,我也不爱听教师的不爱听领导的也不爱听朋友的。总之,正如我在一篇叫《夏天到了,请多穿几条裤头》的文章里所说的那样,父亲死后我只好自己教育自己了。这是事实,我基本“自学成才”,但没有考试。我没有成绩,可能也不需要。我将活到老学到老。

最后作个注:此文中所有的话均不存在反讽等文人惯用的手段方法,我手按本门列祖列宗及子孙后代的荣誉和性命保证上述的诚恳和严肃。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曹寇 文学青年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