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瑟瑟读蒋一谈《鲁迅的胡子》:浮躁时代安静的林中路


来源:__default

人参与 评论

 

蒋一谈 / 新星出版社 / 2010-5 / 20.00元

稿源:豆瓣 2010-05-28 01:18:15   来自: 周瑟瑟 

鲁迅的胡子的评论

浮躁时代安静的林中路

――评蒋一谈短篇小说集《鲁迅的胡子》

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讲短篇故事能力的国家,但自从进入市场经济以来,小说这种文体一夜之间发生了奇怪的变化,长篇小说大行其道,而短篇小说似乎死亡了。直到去年我读到蒋一谈的短篇小说集《伊斯特伍德的雕像》,并且与他交谈后,才发现他有着复活中国短篇小说生机、恢复短篇小说荣光的梦想,并且计划每年推出一本短篇小说集,他的抱负与写作实践,到今年得到了印证,我手上又有了一本他的短篇小说集《鲁迅的胡子》。

从《伊斯特伍德的雕像》到《鲁迅的胡子》,蒋一谈完全沉浸到了短篇的狂欢之中,从他的狂欢我看到了一种新的叙述话语的勃起。

中国短篇小说为什么会沉寂?我想是因为短篇小说失去了创造力。蒋一谈所做的其实是恢复短篇小说的创造力。他创造了一种新寓言式的叙述话语。这是一个企图革新中国短篇小说的人,他有着隐秘的写作生活,他对日常经验、对某个海外电视频道、对微博动态、对千奇百怪的图片等等,都有着超越生活之外的小说处理。他的梦想建立在生活之上。他呈现在我面前有点玄机,他更是一个短篇小说方法论者。从他至今面世的两本短篇集中,已经暴露了他的写作方法与写作走向。

首先他是反传统叙述方式的。从他的短篇中我看不出传统意义上的情景描写,他跳出了复杂的词语叙述与外在的场景叙述,抛弃了我们原来所熟知的言说方式,他所做的是“减法”,减掉了小说多余的肥肉,留下的全是骨骼,对话支撑了他的小说,对话推动着人物,所有的人物朝着短篇小说灿烂的巅峰汇集,他创造了一系列经典人物形象。鲁迅,在这本短篇小说集里成了他又一代言人,前一本是一个老外伊斯特伍德。据他透露,下一本是赫本。接下来还会有乔布斯、苏菲.玛索、海明威、卡佛、孙悟空等人物,他对经典人物的再度创造,实际上是一种新的小说叙述话语的勃起。

其次,蒋一谈的短篇小说不同于苏童、莫言、格非等上一波作家的作品,上世纪的先锋美学在他这里无效了,叙事的先锋被他更加简洁的对话取代,哪怕是碎片式的故事,经过他炼金术般的提纯,故事变得风起云涌,曲折婉延,他总是出奇不意,打开那个通向“分叉小径”的博尔赫斯式的故事迷宫。

前一本短篇集是雕像,这一本却是胡子。胡子的意象硬朗而具有时代的批判性,一个洗脚的青年,一个鲁迅研究学者、一个导演、一个妻子。这个短篇呈现了蒋氏小说叙述的狂欢,表面上他不动声色,写作态度上的平和,写作技巧上炉火纯青的伪装,加上小说人物关系之间布满的玄机,都让这个短篇奔向了新时期短篇小说的巅峰。

鲁迅,在蒋氏笔下最终成了一个时代的符号,在当下困境中,知识分子与街边小人物结成了精神同盟,物质主义的现实困境与乌托邦的精神困境殊途同归,洗脚青年成了鲁迅的化身,时代指派他来对一个大学教授进行精神的最后抚慰。读蒋氏短篇小说,可以读出时代的泪光,那闪烁的泪光灼痛了我们坚硬的心,其实我们早已麻木,在这一点上蒋一谈倒是继承了鲁迅那一代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但蒋一谈更加的软柔,更加的温和,他不愤怒,他的目光明亮却闪着泪光。

另外,相对于老60后作家邱华栋、韩东他们那一波,他是新人,新人自有新人的写法,从他的作品中我读出了卡佛、巴别尔、卡夫卡这类大师的味道,他是一心向古,一心向经典,他无所顾忌,面向广阔的世界。他的理想是:“浮躁的年代,读安静的小说。”原来黑马早换了姿态,在世界另一边低头吃草,文坛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不会影响他的写作,无怪乎有人惊呼:“60后最后一位短篇小说家非他莫属”。他安静地在咀嚼,安静地看着浮躁的时代,写下他理想中的短篇。看蒋一谈,应以十年时间来看他,他有十年出版十部短篇小说集的计划,读他的短篇小说,每一篇都不容错过,因为他每一篇小说中都有惊雷,但每一篇都以平和、从容的方式下笔,甚至故事推进过程中还是那么的容忍,但其中不断埋下了太多动人的亲情与诗意,我喜欢他作品中总是会出现的家庭成员的主线,更欣赏他对故事机关得心应手的拆除,他对待人物情感的克制与理性,把他引向了一个更加坚定的人性的世界。他通过短篇小说这一艰难的文体,拯救了那个绝望中的一辈子做鲁迅研究的老式知识分子,拯救了时代大潮汹涌下的迷惘的洗脚青年。

读这本短篇小说集,我读到了喷薄的日出,更读到了浮躁时代安静的林中路。小说集的第一篇《中国故事》,父子之间的亲情让我落泪,这只有60后作家才有的个人经验,在这里显出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蒋一谈备加关注中国家庭关系与夫妻情感,关注社会转型中人性的脆弱与情感的坚韧,此类感人的篇章还有《夜的叹息》、《国旗》、《清明》、《一场小而激动的雨》等。说到底,他目前呈现出的写作完全是以“中国故事”为精神起点,在这一点上他不玩虚的,篇篇都有着扎实的生活基础,甚至故事原型。但他跳出来了,他区别于这个时代众多的小说家,他寻找到了一条通向“分叉小径”的路,写作技法上的革新,故事创意上的突破,都让他迅速处在了令人瞩目的位置。短篇小说被长篇小说挤压多年后,在蒋一谈这里恢复了自信,获得了应有的荣光,李敬泽、邱华栋、格非、北村、李洱等人均对他的短篇有很高的评价,我的评论出自一个诗人春末夏初的夜晚,我看见的是一种新的叙述话语在勃起,蒋一谈带来了短篇小说勃勃的美学生机,我喜欢这样的生机。

2010年5月20日夜

【宗旨】关心中国当代文学及青年作家命运;推动当代中国文学青年创作;发掘中国文学未来中坚力量;为读者介绍优秀青年作家及其作品。

【出刊周期】每周末推出作家专号,每位作家分“评论卷”、“作品卷”两期。

【我们的读者】每期作品将同步在凤凰网及相关平台推出,包括:凤凰网、凤凰新闻客户端、凤凰网读书频道、凤凰读书微信(ifengbook)、凤凰读书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feng001)、凤凰网读书会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book.ifeng/room/3393580/)……

【编辑部】

出品:凤凰网读书频道

主编:严彬(微信:niaasai)

【交流】

欢迎优秀作者来稿自荐(电邮:yanbin@ifeng.com),或推荐你认为优秀的青年作家,并请在邮件主题中以“文学青年投稿”开头。

在微信中搜索“文学青年”,可查阅往期专号。

已经推出:赵志明、盛可以、曹寇、蒋一谈……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周瑟瑟 蒋一谈 文学青年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