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死亡的繁星中(10首短诗) ∣《文学青年》沈浩波专号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五期:沈浩波专号)


奏鸣曲


每一次和你见面

都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你的白发提醒我

见一次,少一次

死亡伸出晶莹的阶梯


我艰难的吞咽

你的白发

试图和你聊一些

无关紧要的话题

像在敲打

一台老钢琴


在灯光下

我觉得自己

像一个年轻的死神

腰里别着镰刀

死死摁住

你灵魂的黑键


听它嘶鸣、咆哮

刮起风暴

仿佛葬礼正在举行

2014/5/1



紫丁香与小提琴


街道的一角

绿树浴着紫霞

香味浓烈如酒

那是紫丁香吗?


音乐声响起

人间灯火明亮

天上群星闪耀

那是小提琴吗?


远处的山坡

高树绽开红花

少年攀上悬崖

那是木棉花吗?


歌声在风中

牛羊流淌乳汁

草原是一片海

那是马头琴吗?


黄色的小花

绽放在晨曦中

像太阳的乳牙

那是蒲公英吗?


送葬的队伍

乌鸦站在树上

雨水搅拌灵魂

那是唢呐吗?


那奔跑的是我吗?

那死亡的是你吗?

那是生命中有过的

紫丁香与小提琴吗?

2014/5/2


繁星


装甲车驶上街头

冰凉的马路疼得发抖

我关上窗帘

不理会外面发生了什么

把世界删成

唯一的动作

吻你


当他们杀人

我吻你

鲜血从身体的

枯井中溢出

我吻你

少女悲伤的脸

像镜子

我吻你

反抗者从嗓子里

掏出干草和铀

毁掉这个世界吧

我吻你


爱是

比死亡更大的网

屠刀捅进无辜者的胸膛

心被

裁纸刀划开

吻你

死者闭上绝望的眼睛

最后一道

愤怒的白光

切开

灵魂

但我

吻你


我是干草

你是铀

我是河流

你是鲜血

我是嘴唇

你是舌头

我是梦

你是故乡

我是死亡

你是诞生

我是爱

你是自由

我是世界

你是花

我是反抗

你是爱

吻你


蒲公英的嘴唇

焰火在窗外绽放

血液成了世界

最小的组成单位

一切都是红色

如你新娘般的脸

在死亡的繁星中

吻你

2013—1—12


后海盲歌手


我一点钟到那里时

他就在唱

坐在地上唱


我听不懂他的河南腔

无法形容他的唱

不像是在唱

更像是在喊

声嘶力竭的

像在喊命


我六点钟离开那里的时候

他还在唱

坐着唱

一刻不停的唱

一刻不停

像在喊命


我停下来看他

他坐在那里

肚子特别大

像一口大风箱

一口大风箱


在人流中

声嘶力竭的唱

仿佛不是在闹市

而是置身

人都死光了的

空城

2007-2-12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文学青年 沈浩波 诗歌 诗人 下半身 口语诗 现代性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