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句群(长篇·节选7则)∣《文学青年》孙智正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八期:孙智正专号

 

孙智正作品:《句群》(节选7则)

内容简介:

《句群》是我从2005年开始写的一个系列,现在已经写到《句群10》,差不多一年一辑,目前已有50多万字。估计会一直写下去,直到老死。(孙智正)

《句群10》1.太阳和月亮

天已经黑了,看玻璃的话,玻璃已变成镜子,镜里是室内的影像,明亮的灯泡、天花板、柜子之类的。早上醒过来,应该是孙猫猫吵醒的,窗帘拉开了一些,从大概巴掌宽的宽度里照进来,照进来的光刚好照在孙猫猫的脸上和枕头上,我正准备继续睡去,孙猫猫说月亮,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认识月亮的。我笑着答应了一下,像小时候无论说什么话,我记得大人都会答应一句,天真的还挺早的,转头看外面,树林上面是有一个月亮,又大又圆,那么今天是什么日子,月光显得这么明亮,就像阳光一样明明白白地照进来,让你清清楚楚地知道,月亮正照着你。月亮照着所有它能照着的一切,月亮是一个发光的星球,它从很远的地方越过时空照着你,你说这。透过窗户望出去,太阳没那么厉害,可能隔着雾霾,我看见太阳一直后退,火车在朝前奔驰,大概火车开得有多快,它就退得有多快,但好像又退得慢一点,我看着太阳的样子,完全可以直视,它看上去显得不高,好像贴在天上的样子,但隐隐约约你又觉得,太阳是挺高的,离天空也还有一段距离。当太阳钻进云层的时候,我看着孙猫猫把手搁在窗台上,他的下巴靠在手上,也显得太成熟了点,他在等着太阳从云里钻出来,我想告诉他太阳被云遮住了,等下它就会钻出来,不过我想其实他心里明白的,不过他一直盯着太阳,对眼睛不太好吧,他对发光的物体(发光体)感兴趣,他走到哪里都看灯泡,所以我给他讲故事,也只好讲灯泡的故事。我们看到天上全部是星星,除了星星之外,还可以看到月亮,太阳是看不见了,太阳和月亮是我们最常见的星星,我看见星星真是非常多,它们发出的光似乎是长角的,看久的话,它们真是显得奇怪,它们为什么挂在天上呢,还有这么多,我想起是好久没看见星星了,我和孙猫猫孙猫猫奶奶沿着马路走,这个村子造满了房子和马路,我们仍旧看见星星,说明这里的空气还不够亮啊,这个村子发出的光还不够亮啊,周围的村子也是这样,不然是可以遮住它们的,孙猫猫奶奶说看星星,我看了一下,孙猫猫没看,远处的天空里,有几颗星星像勺子的样子,长菱角的勺子,是北斗吗,不过前面是东方啊,东方是太阳升起来的地方,我们也可假定是西方,等太阳升起来,我们就只能看见它了,不过有时也可以看见月亮,它们一起,出现在天空上面。

2014.1.13

《句群10》4.之后的宁静

2014.1.17《句群10》8.我妈教我的睡姿必须先把这则写了,不然它会一直挡着。当我推门进去的时候,我感到家里无比宁静的,我略微有点吃惊,地板这么洁净,沙发和桌面的样子也像我昨天离开时的样子,当我开门的时候,宁静的空气是扑面而来的,现在我就站在宁静的空气里。然后我才想到的(因为我有点忘了,我知道孙猫猫已经回浙江了,孙猫猫外公外婆也已经回老家,但是我对家的一贯印象还没置换过来,我意识里保留的全部是他们还在家里的图像,我想这说的够明白了,我稍微愣了下神(很快,应该就几微秒,但你还是能感受到),然后就明白了,我的脑子开始洗牌,开始接受这新的图景,当第二天回来开门时,我将不会像今天这么意外,因为应该刷新得差不多了吧),现在孙猫猫回去了,孙猫猫外公外婆也回去了,当我离开家时,家里的物件是这么摆放的,那么回来的时候也是原样这么摆放着,也许落上去了一层尘埃,但我肉眼看不出来,就连空气,也应该是我离开时的那一池空气。我堆在地上的书不会再被孙猫猫扔得到处都是,地上也不会到处都是他的玩具,他放在的地上的碗,撕的纸,他掉的饭,他也不会在地上跑来跑去,发出尖叫,所以空气不会再震动(振动),孙猫猫外婆也不会从房间里出来去厨房里做饭,桌上也不会摆着碗筷什么的。啊,好宁静啊,我好久没有这么安静了。这有点像宴席散后的宁静,有点像做完一件事的宁静,做完一件事,即使是非常无聊的事情,也会有成就感,有时是虚脱,有时是放下东西般的轻松,然后心中,有平静的愉快,当然有时是伤感,无可挽回的一件事情了结了的伤感。我坐在电脑前面,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放大了,以前我不太会注意到鼠标滑动的声音,椅角磨动的声音,屁股挪动的声音,以前去喝口水去上个厕所不是大事,现在我一个人,我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正在喝水正要去上厕所。我一个坐在房间里,窗门都关着,这有点像坐在池底,一举一动都会激起涟漪,并且带动整池水微微晃动一下,后来我放起音乐就好了一些,因为它持续地带来波纹。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去阳台拿挂着的毛巾,我喜欢把毛巾挂在阳台上,看到玻璃外面还是黑沉沉的,等我洗完脸刷完牙洗完头发上好厕所回去挂毛巾的时候,发现天已经灰蒙蒙地亮了,最近每天都是这样,我感到玻璃外面发生了明确变化,但玻璃里面我们的室内,变化是不那么明显的,就连里面的空气,也没多少人使用过,只是在开关门时稍微置换一下。昨天晚上关灯睡觉,往床上走时提醒自己不要撞到床角,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即使是一个心不在焉的诗人,撞到床脚,脚还是会很疼的。现在,我已经把这则写完了,现在,我可以享受一下做完一件事后的,之后的宁静。

2014.1.17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孙智正 句群 文学青年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