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孙智正访谈录:一个“多写症”患者的文学梦 |《文学青年》孙智正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孙智正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八期:孙智正专号)

孙智正访谈录

受访者:孙智正

访问人:唐玲,严彬

访问时间:2014年8月30日

【“孙智正”是谁?】

·我把“孙智正”表达出来就行了

·我跟这些代际划分没有多大关系,我跟那些“代际作家”不在也同一个语境中,我有自己的上下文。

文学青年周刊:谈谈你小时候写作文的趣事儿吧!什么事儿让你发现自己的写作天赋,当然也可以是别人发现的?

孙智正:比起数学,我小时候更喜欢语文。我记得有一次春游老师要我们写作文,大家都说山清水秀,可是那座山明明是座秃山,所以我说今天游的是秃山。老师说写得好,这事我记得。我还记得模仿《中学生天地》上的诗写了几首诗,老师推荐我去看郭沫若的诗,这事我也记得。我自己不知道我有没有写作天赋,从反响来看,现在觉得可能是有一点的。我知道反正我是没有任何唱歌天赋。天赋这东西应该是存在的吧。

文学青年周刊:你走向写作,是件偶然的事情还是必然的事儿呢?

孙智正:我觉得是偶然,我觉得所有事情都是偶然,只是所有的偶然堆在一起让你觉得是必然。就像有个人出门被撞,他迟一秒出门可能不会,他走得慢一点可能也不会,但他恰恰就被撞了,这看上去有点像注定,但其实就是偶然啊。你跳进水里就会打湿,只有这种事情是必然的,至于其他的……但我又相信性格就是命运这句话,啊……

文学青年周刊:你1980年生,刚好处于代际划分的分界点,在精神底色和文化心理上,你是否会受到“80年”这个特殊节点的影响?你如何定义自己的代际身份?

孙智正:我不太相信这种代际划分哎,可能就是为了说起来方便点吧。每个人都是有来龙去脉的,但每个人又都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是不是,都是蛮孤单的一个人。我跟这些代际划分没有多大关系,我跟那些“代际作家”不在也同一个语境中,我有自己的上下文。但我出生和生活的这段时间在影响我。

文学青年周刊:你认为和你类似的这一代作家身上有什么明显的特质?“孙智正”和他们又有什么不一样?

孙智正:不太好说“这一代”,这个概念太大,涵盖太多人,我只了解经常跟我接触的写东西的朋友们,他们显然比之前更开放一些,接触的信息更多,也可能更纯粹一点,也更语言,他们把写作当作艺术来做。但是我觉得不要横向地概括一代人,也不要纵向地比较作家,我不太关心这些问题,我把“孙智正”表达出来就行了,我自己不太清楚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这个别人会看得更明白,如果有人告诉我,我就知道不同的地方在哪里了,我现在只知道我确实是跟大家不一样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孙智正 文学青年 《青少年》 小说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