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答阿丁问:我是极度敏感的人∣《文学青年》任晓雯专号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图片来自网络)

任晓雯答阿丁问:

我是极度敏感的人

问:说说你临摹过的几个作家,以及他们给了你什么;

答:早年喜欢加西亚·马尔克斯;后来喜欢福楼拜。他们让我知道,无论魔幻还是现实,细节都非常重要。而且在很多时候,描画庸常生活,比书写天马行空难度更大。(最后一句话好象我们在微博上讨论过?)

问:你写一个短篇小说的全部过程,起始到最后一个标点

答:在脑袋里构思成熟。有时列详细题纲,有时不列。反复修改第一段,直至找到整篇的语感。推土机似地往下写。写完至少修改十几遍。

问:写作回报了你什么;

答:写作给了我一个眼花缭乱的广阔世界。带我脱离扁平的日常生活,脱离肉体占据的那么点渺小的物理空间。

问:假如你的小说被改编成电影后与预期甚远,是沉默还是准备说点儿什么

答:估计仅限于私下发发牢骚吧。对此我有心理准备:电影和小说本来就是两码事。

问:独身状态、非独身状态,哪种给你的写作带来的更多

答:对我来说,独身是一种不平衡的状态,貌似有很多偶遇、机会、新奇,其实不过隔靴搔痒的幻觉罢了。我是极度敏感的人,内心颠簸时,无法安静做任何事情。所以最适合我的状态是,情感稳定,生活日复一日,刻板不变。

关于阿丁

阿丁,70后,生于河北保定,暂居北京。曾为麻醉医师,后从事媒体工作,历任记者、编辑、新京报体育新闻主编。曾任文学Mook《坚果》主编。著有长篇小说《无尾狗》、短篇小说集《寻欢者不知所终》,历史随笔《软体动物》等。

(本作品由任晓雯授权《文学青年》发表,转来请注明出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阿丁 任晓雯 福楼拜 写作 文学青年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