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梦窟(长篇《天体悬浮》节选)∣《文学青年》田耳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十期:田耳专号


《天体悬浮》/作家出版社/2014-8

《天体悬浮》

长篇小说《天体悬浮》获第十二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

简介:辅警处在执法的中间地带地位尴尬,而丁一腾和符启明这一对辅警搭档却对每天和三教九流打交道乐此不疲。在这个小江湖里符启明八面玲珑,很快混得风生水起得到派出所里人的看重。他们在一起抓嫖、抓赌、抓粉客搞罚款又一起和大学生妹子恋爱、观星,日子过得平淡充实。业余歌手安志勇的出现打破了这种看似平淡的生活,大学生妹子离去,他们又一同失恋。这时所里有一个正式编制的名额,一番竞争之后致使兄弟反目,他们先后离开了派出所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路。

《天体悬浮》节选一《梦窟》

沈颂芬和我上到楼顶平台。本来还想看星星的,但天色浓黑,满天彤云像是穿在人身上。她心有不甘,拿着望远镜到处扫了一圈。扔开望远镜,沈颂芬忽又发现湾潭那一片暗下来不少。她问我,我说哪还亮得起来?半个月前我们所就动手,将那里所有赌档一锅端掉了。

“啊?怎么我都不知道?”

“领导说要封锁消息,老婆都不能说,何况你还不是我老婆。”我笑。

她还有点遗憾,问我赌档里抓到了多少个穿比基尼的女侍。我说只逮了一百多个,上穿三点式,下穿兔尾裙,发卡上还镶着两只驴耳朵,那个性感啊,那个漂亮啊,被我们赶羊似地站成几排,个个星光奕奕,好似天上人间,挑出丑的都不输莫文蔚。

“那我够格去干这个吗?”她竟然自认为比莫文蔚漂亮。真没办法,原来那个港产高脚妹子是来给傻妞们增强自信心的,怪不得人见人爱男女通吃。

“你长得太正义凛然,人家不收。你一去人家以为你是收团费的。”

这天是周五,符启明不来,小末也不来。早上碰见符启明时,他主动跟我说:“钥匙配了一把压在那蔸牛舌子底下,你找找。最近我都不会上山,你带你家颂芬去我那住,过夜也行,但不要把床上的气味搞得太重。不要跟小末说啊,她毕竟是个女的,怪讲究。”

我回他:“放心吧,要说骚味你最重。”

沈颂芬还想在平顶上多呆一阵,慢慢就感到冷。回到房内,开了灯。那只是一盏普通的日光灯,但因为窗外的浓黑,屋子里显然格外亮。一面墙上贴着一幅字,符启明的手笔,“梦窟”。她告诉我,这名字(斋号?)是符启明给这间房取的名字,内涵却是小末赋予的。两人住进这里,小末故意要刁难符启明,不让他碰自己的身子。“除非我们做了一样的梦,我才随你处置。”这搞得符启明很难堪,就像一个账号你本可以随时提款,有一天忽然锁号了。想找回账号,却被告知你先睡吧,梦里头会有新密码的提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田耳 华语传媒大奖 天体悬浮 文学青年 湘西 凤凰 小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