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夏天糖(长篇节选)∣《文学青年》田耳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十期:田耳专号



田耳作品《夏天糖》

《夏天糖》获第二十届台湾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

简介——

《夏天糖》中的城市元素几乎一样不缺,这里有现代化的城市景观、生产方式、时尚潮流,甚至,以涤青为线索,还叙述了一群地下电影的生产群体,他们无疑是城市最为先锋的部落。但是,在田耳的笔下,更多的人群表现出一种时间、空间的错位。从《韩先让的村庄》《夏天糖》等作品中,人们可以看出田耳对城乡问题的看法。田耳喜欢说一个词——“造城运动”,他觉得这个词在当下中国语境里最能表达新兴城市的拔地而起。物质外壳在飞速发展,但却不见生产精神与价值。田耳的城与乡是他对城市与乡村的双重否定。——汪政


司机小江坐在车里,看看天色,又透过车窗外的球面镜看向货车场。只有密密麻麻的货车,少有来人。司机们聚在一起打点子牌。此外他看见一只矮小的板凳狗想干一只土狗,土狗温顺地原地站着,但板凳狗过于地矮,趴在土狗身后怎么也干不着,瞎起劲白忙活。于是小江笑了,他笑的时候会喷出一种模糊的鼻音。

估计一时半会不会有生意,小江打了个哈欠,干起自己想干的事。

小江掏出一把糖,包着绿色的糖纸,糖纸上印满了外文字母。然后小江掏出一个工具盒,里面有小号钉锤、尖嘴钳、削刀、锉刀,还有几张型号不同的砂纸。他把糖纸剥开,再揭去里面那层金属箔纸,取出糖块。那是深绿色的薄荷糖,呈柱状。小江可以想象,在造糖的工厂里面,定然是把糖稀先轧成细长的圆柱,再用刀切成一粒一粒。在小江的记忆中,薄荷糖不是这个样子。以前,薄荷糖没有包装纸,颜色是豆绿色的,滚圆,在孩子们的眼里闪耀着宝石般的光泽。

小江正把柱状的糖块改造成记忆中那个样子。他用钳子和削刀弄出个大样,让削下的糖屑掉落在车窗外面,再用锉刀慢慢打磨着每一粒糖,直至从每一个角度看去,糖块的边缘都是圆的。最后,小江用细砂纸耐心地擦拭细小的凹凸部位。当糖块逐渐被打磨成圆球,它的颜色也同时在变浅。最后,糖球在光照下,有了半透明的效果。这些年来,小江不知道自己打磨了多少粒薄荷糖,他几乎能闭着眼睛完成每道工序。

他把糖球放进一只铁皮罐里面。那罐子本来是用于装手表的,现在,小江用它来装糖。罐子里面已经摆了很多粒糖球,都一样地滚圆,仿佛是用精细模具倒出来的。

这时来了一个人。他问小江可不可以出车拉货。小江点了点头。那人就把烟掏了出来,递到小江眼前让他自己拨一枝。

“谢谢,我不抽那东西。”随即,小江把铁皮罐凑了过去,问那人,“来一粒?”那人笑了,说:“我老早就不吃糖了,我只抽烟。”

那人问:“拉一整车去草鞋湾,多少钱?”

小江说:“一百。”

“别人都是八十。”

“我要一百。但是你要拖货去砂寨,别人要一百三,我只要一百。”

“我去砂寨干嘛?我是要去草鞋湾。就算你不要钱,我也不能把货发错地方。”那人觉得小江这人摸不着头脑,要走,却又扭过头来说,“要是有谁去砂寨,我会介绍他来找你。我记住你的车牌了。”

过不多久,就有一个矮胖的人看着车牌找到了小江。他问:“师傅,拉货去砂寨一百块钱是不咯?”矮胖的人问这话的时候,语调显得怀疑,眼神里却有一种渴望的意思。他希望得到小江肯定的回答。于是,小江就回答他:“当然,附近谁都知道我去砂寨只收一百块。”

一笔生意很快谈了下来。小江看着那些人把一只只麻袋扔进了车箱。他估计里面会是生姜或者大蒜。砂寨有一家农副加工厂需要这两样东西。装好车以后,矮胖的男人示意小江可以发车了。他没有跟车,只给了小江一个电话,到地方后拨一拨,就会有人来接车。

小江发车前照例打开铁皮罐,吃一粒糖。他把糖球扔起来,让糖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让阳光在糖球飞行过程中不断穿透球体,产生不同的折光。最后,弧线和折光都隐没在小江嘴里。

车子开动以后,留在地上的那些糖屑,引来成群的蚂蚁。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田耳 夏天糖 台湾 小说 文学青年 鲁迅文学奖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