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巨象(短篇)∣《文学青年》甫跃辉专号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11期:甫跃辉专号

 

巨象

文/甫跃辉

推介:

短篇《巨象》获得第二届郁达夫小说奖短篇小说提名奖。李敬泽称其为“郁达夫的转世灵童”

授奖词:这篇小说指向了城市边缘人的精神状态。一位外乡青年,穿行在现代都市的欲望丛林里,接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受虐的疼痛和施虐的快意交替出现,成为他进行自我抗争的特殊方式。故事富有想象力,情节荒诞而又真实。层层推进的梦境和焦虑,无处安放的身体和灵魂,使这篇性情写作的寓言作品颇具郁达夫小说之风,让人叹息并且寻味。

正文:

巨象穿过雨林。雨林纷纷倒伏。李生感觉到脚下的地惶惶摇晃,尘土如落在敲响的鼓面,窸窸窣窣滚成均匀的扇形,身后的茅草屋也在颤动,屋檐发霉的茅草箭簇一样纷纷射下,杂乱地落了一地。李生面向巨象,大张着嘴,目光呆滞,身子往后倾,两只手慌乱地滑动着,任何可以依靠的东西都没抓住。他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镇住,连逃跑的念头都忘了。那些大象真够大的,繁茂的雨林只有它们的膝盖高,如同杂乱的灌木丛。巨象们目光沉着,一步一步从山上下来,所到之处,上百年的大树猛烈摇晃,转瞬就倒了,拽出地面的根须足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几十上百种鸟儿慌乱地飞起,盘旋在它们的腰际,斑斓的羽毛烁动着黄昏湿漉漉的阳光,鸣叫淹没在它们石头一般沉重的脚步声中;还有一些没来得及飞的,被倒下的大树震得羽毛脱落,纷乱的羽毛浮在半空如五彩的迷雾。

李生嘴巴里啊啊着,一句话没说出。巨象渐渐逼近,他听到它们嘹亮的叫声了,看到它们门洞似的眼睛、粗糙厚实的皮肤上挂着的大颗绿色露珠了,领头的巨象脖颈上还驮着一个小小的红色包袱,若开在岩石间的一朵艳丽的虞美人。再近一些,待巨象们小旋风般的鼻息扑到脸上,他才看清,那不是什么包袱,而是一个披红雨衣的女人。他看不清她的脸,是披肩长发和苗条身段暴露了她。

一旦看清巨象驮着的是人,逃跑已来不及。巨象们加快步子,猛然撞上腐朽的茅屋,茅草受惊的鸟儿一样飞起,椽子和大梁嘎吱嘎吱响,李生眼瞅着巨象的脚掌黑夜似的压下,憋得紧紧的喉咙终于发出了声音,那是极其短促的一声:啊--

李生掀掉薄薄的被单,被单被汗水溻湿了一大片,倦倦地散发出一股汗味。他大大舒了两口气,闭上眼睛又睁开,呆呆地瞅着蚊帐顶。第二次做这个梦了。从小到大都这样,有些梦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来访。第二次做巨象的梦,他醒来后隐隐感到一些不安。他觉得那些冲向他的大象隐喻着某些即将到来的事物。无论大象还是女人,肯定和她有着某种关系。

窗外的鸟叫恍若故乡密密匝匝的星星,时间不早了,他又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才下床洗漱,出门后想起胡子没刮,又返回住处。刮完胡子,他又是皱眉,又是咧嘴,看着镜子中的面孔变出一副副怪样。他不禁大睁了眼睛,额头立马挤出好几根粗大的皱纹。这让他有些忐忑,他知道自己离老还远着呢,两天前才刚刚过了二十九岁生日,在单位里,他还是众人眼中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他也乐意充当众人关爱的角色。可换一个角度看,他离三十也就一根指头的距离了。耶稣三十三岁就被钉了十字架,他不知道自己三十三岁时会被钉在生活的什么地方。他回复了平常的表情,额头还是光亮平滑的。虽然比她整整大十岁,他自信在她面前不会显老。

在此之前,他们只见过两次面,真正的约会这应该是第一次。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甫跃辉 郁达夫 巨象 小说 李敬泽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