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塑料时代》(中篇)|《文学青年》何袜皮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9

爆破工程公司出钱为王阳办了一个隆重的追悼会。遗照上的王阳像一个对未来信心十足的有为青年。这应该是他一辈子最风光的时候了。大家已经不再关心他究竟为什么会在那个清晨出现在广治大厦里。那天到了不少人,但赵雨不在里面。

阿四和张静是前后脚到达灵堂的。我早听说阿四在和父母一起经营茶叶店。他和张静谈了大半年恋爱后,把她甩了,找了一个更年轻的打工妹结婚。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张静已是一对双胞胎男孩的母亲。当她丈夫去给王阳献花时,她迫不及待地告诉我,阿四在洗浴中心染了性病,以后不孕不育了。我对这点将信将疑。

那天我在街上走路时,一辆黑色别克轿车在我身后按喇叭,我看到猴子在后座上探出了脑袋,他胖了,只有嘴唇上那颗长毛的黑痣能叫我认出他来。他执意要让司机带我一程。他对多年前的晚上,和阿四在公厕门口强行抱住我,不让我去帮赵雨一事,至今很愧疚。

“你说,我们当年咋就和王阳这种痞子一路货色呢?”他顿了顿又说,王阳还在摆修车摊呢,他挺想帮帮他的,可现在大家都开车了,谁有自行车要修啊?他继续摩挲着大腿说:“你读过大学,是文化人了,看不上我们这种大老粗了。”

突然,他从包里拿出一本贴了很多面料小样的簿子。他捏起一小片给我看说:“这是今年最火的布,我押宝押对了。”

我早已听说他和他舅舅的厂找银行贷款了上千万,排了上百台织机。“这小子胆可真够大的,”阿四当时这么说。

我用手抚摸那光滑的银灰色布料问:“这叫什么?”

“花瑶绉,可以和真丝以假乱真吧?其实它和蚕宝宝没有一点关系,就是聚酯纤维,”他说得兴奋起来了,嘴上的黑痣开始跳跃,“它的某些优点真丝还真及不上呢,比如不容易皱,手感软,质地轻薄,透气性好,看上去又亮又高贵。”

“可它对健康没好处。”我指出他的遗漏。

“可它才几毛钱一米。”他继续补充,“你比比,分得出区别吗?”他指着我脖子上的真丝双绉围巾。

我用手摸了摸他的,再摸摸自己身上的,笑了:“你别说,它们真的和真的一样。”

关于何袜皮

何袜皮,女,苏州人,80后,毕业于南京大学,现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攻读人类学博士。专栏发表于《南方人物周刊》、《VISTA看天下》等。诗歌及小说作品曾发表于《山花》《青年文学》《天南》《作品》《西部》《中西诗歌》《诗潮》《诗选刊》《诗歌月刊》等刊物。出版作品:长篇小说《有病的情诗》(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7),长篇小说《1294》(江苏文艺出版社 2012),长篇小说《为她准备的好躯壳》(江苏文艺出版社2014),随笔集《快逃,河马来了!》(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3),旅游随笔集《我走得很慢,但我从未停下来》(陕西人民出版社 2014)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何袜皮 文学青年 小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