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木木评《龙楼镇》:这本悬疑小说超出了它的悬念与迷局|《文学青年》何袜皮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评《龙楼镇》

文/木木(出版社编辑)

迈克尔·翁达杰曾这样说过:小说是一个大口袋,里面可以放钉子、芦笋及其他一切。它可以容纳任何东西,只要你找到某种方式把它们架构起来。而《龙楼雀》中主人公的失忆正构成了一种“架构”方式。所有的“钉子、芦笋及其他一切”全都飘浮在一个男人意识与潜意识的水面之下,每一个情节间的联系都失落了,但又全部被容纳下来并且在小说中自己生长。

从种意义上说,读者是在倒着阅读一个提前结束了的故事,结构本身形成张力,时间之箭倒行逆施,所有悬疑与未解之谜其实早有定数——

是的。曾有一个失落掉一切的男人想找回他的人生,在每个破碎的片断间寻找。

他像是被某种力量被动地驱使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宿命。在他失忆后,命运曾短暂地呈现过另一种面貌,但实际上却是在承袭之前的路径。命运是那么狡猾,引诱人走向相同的结局。

当一切都结束以后,我们知道,原来小丑的女人也登上了海南岛,她在这里从事皮肉生涯,她已无家可归。之所以来到世界的南端,是因为从前有一个男人往她口袋里塞了一百元钱,而那个男人要去的地方叫做龙楼镇。

这说明这个故事中的因果还没有结束,带着魔幻力量的风暴曾席卷过龙楼镇,但大海到底平息了愤怒,对于人类的愚痴与徒劳,它最终沉默无语。但人类不会停下他们的寻找,在苏醒过来去面对真相的路上,世界将无理性地展示出它的残酷与荒诞,没有机会也没有救赎——而这部小说也正是因此才超越出它所设定的悬念与迷局,摆脱掉类型小说的桎梏。它从谋杀、失忆、阴谋、暴力等诸多鲜亮和圆融的元素中抽身而出,转而讲述人存在本身的荒诞、徒劳与黑暗,而小说亦籍此在兼具可读性与美感之外获得了更为纯粹和完整的存在形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木木 何袜皮 文学青年 小说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