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独家专访作家方英文谈“茅盾文学奖”

2012年09月03日 17:21
来源:三秦都市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备受关注的第八届茅盾文学奖20强名单昨日公布,因本届茅奖侯选作品中有多位作协副主席而备受社会关注,引发各方激烈讨论。陕西作家曾三次夺得茅盾文学奖,本届“茅奖”评选同样受到陕西作家关注,本报记者为此独家专访作家方英文,对于他所发表的观点,我们并不完全苟同,但坚决维护他讲话的权利,故而发表了本次专访的全文。希望引起读者关注并参与讨论。参与热线:82246075

记者:您的作品《后花园》也曾入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178部大名单,那么您的这篇博文很可能被外界认为是“酸葡萄”心理?您怎么面对这样的舆论压力?

方英文(以下简称方):没有压力啊。文学不是航母;也不是猪肉价格,升与降皆关乎国计民生。文学历来是“饭余之事”,太认真则失了浪漫,太儿戏又显得轻薄。真有谁认为我是“酸葡萄”心理也罢。坦荡而公开之,不是“很人性化”嘛。第一轮投票97部被淘汰,推想97位作家皆有“酸葡萄”心理。但是他们憋住不吱声。我替大家表达出来了,他们或许不领情,大约还讥笑方某没涵养呢。

记者:在您的博文中,您“预测”了本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名单,请问这种“自信”来自于哪里?它到底是“以娱手笔”的网络文章还是基于对“规则”透彻了解之后的箴言?

方:来自于局外观景比较清的普遍经验。当时真是“以娱手笔”(练毛笔字)。178部作品,评委们短时间里能通读?明显有难度。省事的办法是先验论,先把各作协主席、副主席的挑出来。评委基本是各地作协推荐的。作协主席不点头,没法去评委。评委不投主席票,岂不“有辱君命”!这不奇怪,人之常情啊。本省某评论家报上说,作协主席副主席作品好,不然怎么能当上主席副主席!此说如果有理,那也仅指“过去时”,并不意味着此次参评作品就比别人好。

今接一友电话,说我博文已“引起评委关注”。假如是真,我的“预测”便要局部落空——评委们要捍卫面子啊。不过,由此导致我预测之外的副主席,或者什么头衔也没有的作家获了奖,那他(她)应感谢我啦。

记者:在您的博文中谈到:“因为作品与获奖没有关系。至少不是决定关系。”那么在您看来,到底是什么因素左右了茅盾文学奖的评选?

方:高尔基说“文学是人学”,如今的中国,则成了“文学是人际关系学”、“文学是人脉学”。这是宗法社会、小农经济的症状之一。“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就是说,这个时代没有诞生伟大作家与伟大作品,大家都半斤八两,都是“竖子”。还想当“英雄”吗?那你得诗外功夫,你得拼“人际”、搏“人脉”。时代没有“英雄”与“强人”,既然都是“竖子”,所以任何人获奖,都是挨一通乱骂,完啦。

记者:陕西在本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中有13部作品入围,目前进入30强名单的三位作家,同时也都是陕西作协副主席,这似乎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您所谓的“系统内部的光荣和福利”,那么您是否考虑过,您的博文会给自己带来“系统内部的误解与压力”呢?

方:这太巧合了,我博文在先啊!况且我是业余作者,“系统内部”之外的,何来压力!陕西三位副主席,都是我的朋友,作品都比我写得好。不过我的作品也不错吧,您说呢?高建群曾虚夸我“还有一个和我一样聪明的人”,意思是说我和他半斤八两。总之陕西三位副主席谁获奖我都高兴。但获奖者应该请我喝酒,因为是我的博文把“正主席”“拉”下来啦。

记者:即使从宏观的角度来看,若干在中国当代文坛占据一席之地的文学力量比如网络文学、80后作家的作品等,依然没有真正进入茅盾文学奖评选的“核心范围”,您如何看待这样的问题?

方:先说点题外话。文学过去是大众的,没有“界”的,人民爱读《人民文学》啊。现在你去调查一下,有多少“人民”还在读《人民文学》?但是人民天性有文学情怀,展示这种情怀的便是当下的“网络文学”,以及难以计数的民间文学社团。主体是青春年少,即“80后作家”——伟大作家的伟大作品,也多半是在这个年龄段写出来的。文学历来是“少年才俊”!大众文学没有进入“核心范围”,原因是双方的。“大众”一方,因传播简便(网络)而粗糙;“核心”一方,自诩精英,加上衙门化。时间一久,便赌气互不尿,各玩各的了。由于“系统内部”占有公共资源,却“为人民服务”欠佳,因而口碑不咋样。

记者:茅盾文学奖是中国文坛的最高荣誉,从第一届开始的确评选出了不少优秀作品,其中包括陕西的三部茅奖作品都可谓“名至实归”,但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含金量越来越低”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您怎么看这个演变过程?

方:大背景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置身于“泛文学化时代”。所谓“泛文学化时代”,就是指传统的文学创作与审美活动,已被分解到各行各业了。举一个简单例子:那些煽情的、别出心裁的各类广告,皆出自业余诗人作家之手。还有各类晚会、庆典、婚礼、开业之主持词,你能说不是文学?稿酬蛮高呢。“含金量低”一说,大约原因有三:1、反正没有伟大作品;2、反正评奖已被社会看成游戏;3、反正给谁奖都一样,不如给系统内部、由于工作关系相互出差的人,图个方便接待与陪游。昨天在公交车上听两位司机谈话,说他们子女就业很想进电力、石油系统,但是不行啊,最终只能子承父业。内部分配、行业世袭,实在也是逼出来的。因此我对于作协系统的某些做法,并无气可生,而是“理解万岁”。

记者:您认为,茅盾文学奖要想健康发展,成为名符其实的文学桂冠,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

方:这个我不曾想过。临时建个议吧。审核参评作品时,首先要看发行量和再版次数。比如设个起点:印数多少以上者,才有资格参评——尽管印量大的未必好,但好的理应印量大。不过也难把握,因为某些出版社只要你肯掏钱,想打多少印数就打多少印数。造假成风,奈何!网络文学恐怕还是得先印成书籍再参评,因为网上作品如沙丘,不断流变无法确定“版本”。下来就是请大众读者推荐,供评委严重参考!凡推荐或投票最终见效者,选前几名读者列席颁奖活动,并参与下届评奖,以分享文学之纯净、光荣与美好。

[责任编辑:项国托] 标签:茅盾文学奖 作家 主席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