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霍乱时期的爱情》新书发布会现场实录

2012年09月24日 17:19
来源:经济观察网

止庵:这个故事很有意思,这个故事其实是一个爱情故事,但是这个爱情故事不是一个寻常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是一个长达五十年,中间中断了五十,五十一年零多少天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故事。如果我们讲它是一个,如果我们考虑马尔克斯怎么写这个爱情故事,其实时间在里面有很大的作用,大概1880年代到1930年代,这里面写到好多人,写到普鲁斯特,写到卡拉德,都是这个时代里面的人。时间的因素确实是很有意思的,且陈老师和余华兄谈一下,你们对作品里面的时间因素,这么长的跨度,这个是不是对这部小说必须的?这个时间是不是真的是一个比较重要的?

余华:还是和马尔克斯的生活成长经历以及他的环境有关,因为他成长的时候也是拉美动荡的时候,拉美现在仍然不太平,但是那个时候更动荡,政治上的那种动荡,他这里面很简单就是保守党和自由党的区别,但其实政党还是不一样的,真正的拉丁美洲的不同国家政党要比这个复杂,但是它无法在小说中表现出来,所以我觉得和他的生活经历是有点关系的。

刚才杨玲说到那些动物,我刚开始看这个小说的时候,我们当时还很年轻,还不知道作家多么会骗人。很崇拜,这个作家怎么知道那么多植物和动物,后来发现他也是一知半解,他可能突然想到,这个地方有一棵树,我们去找一棵树,有时候树找错了,明明不可能在南方生长的也写进去。阿来是职务方面的专家,他告诉我,哪个作家写的花儿根本是错的,不在那长的,他知道这个,他因为老拍花儿、草之类的。动物也一样,但是给翻译家带来了麻烦,其实翻译家也可以瞎翻,他也是瞎写的,所以这个不用太认真。

回到刚才的话题,因为时间拉长的话,可以把更多的东西装进去,这是我写作的一个经验。但是反过来也给自己带来困难,东西多了以后你怎么处理,东西越多越不好处理。我现在已经不太愿意写跨度那么长的历史类的小说,很累很累,而且写着写着就中断了,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抛锚,那个老爷车又修不好,一抛锚就很长时间。马尔克斯后来好像也没怎么写,后来相对来说简单得多,《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确实是他的两部巨著,最重要的两部巨著。一个作家老是写这个,会把自己写死的,所以他为了长寿还是别写那么长的历史了。

止庵:陈老师,您觉得这个书,如果它是短的故事,如果时间是短的,跟51年的意义到底在什么地方?

陈众议:刚才我们提到福楼拜的《情感教育》,实际上加西亚·马尔克斯去过,他真正研究比较透的是司汤达的《论爱情》。如果有人做博士论文,把他后来622个女人好好分分类,基本上司汤达的爱情分类里面可以对比。所以这里面的长度,两个相恋的人分开以后,男主人公前后有了622个女人,这622个当然是夸张的,但是他都写到了,写到以后,他或者琢磨很重,有时候也是虚晃一下,但这些人都在。这些人可以归类,归类之后可以从司汤达的《论爱情》里面找到类型,所以他是有意识的。那622个人,完全是一种社会意义上的,我都写到,各种各样的爱情,什么露水夫妻、贫贱夫妻,尔虞我诈,我都给你列到。

止庵:有一种评论,这本书穷尽了爱情所有的可能性,或者称之为爱情的百科全书。我觉得很好玩,它是爱情故事,但不是咱们现在意义上的浪漫故事,他这个爱情比咱们说的浪漫爱情复杂得多,包括这两个主人公,我们很难用可爱或者不可爱来形容,尤其是阿里萨这个人物,你说他对女主人公一往情深,可是他自己同时找好多人,穷尽了各种爱情的可能性。我想请余华兄说一下,你觉得这个人物有意思的地方在哪里?

余华:这个人物有意思的地方,他就是一个典型的拉美男人。假如他离开达撒之后,只有一两个或者两三个的话,那就不足以还会有后面的爱情了,就是因为他有600多个,每一个对他来说都是逢场作戏一样的,其实每一个结束之后都增加或者保留了他对达撒爱情的延续,这是马尔克斯所要表达的。这才是大作家,小作家就是不谈恋爱了,守身如玉,从此以后到深山老林当和尚之类的。那个是骗人的,真正的生活是这样的,就是他因为失恋以后变得更加放荡,但是这个放荡让他变得更加爱这个女人,伟大的作家往往这样写。

止庵:其实这个书里面只有一个人物真的是一往情深,就是听说他又重新跟那个人和好,那个人就自杀了,一个小女孩。但那个地方的交待特别干净,一下就把这个事交待掉,我以为这个人要独立作出什么动作,这个人来调查这些事情,这个人等于是他朋友的孩子,这个地方正好印证你说的,再处理这些地方的时候说抹掉就抹掉。《霍乱时期的爱情》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其实这个故事跟他自己家里面是有点关系的,跟他的父母有点关系,这个可以跟大家说一下,也是很好玩的一个事情。马尔克斯说书中写的某一段时期的情史,实际上是他父母的爱情。有一次他去问他父亲,他父亲就是电报的报务员,他问他父亲一个词,发电报的非常复杂的方式叫什么。那时候电报是这样的,第一站跟第二站联系,第二站跟第三站联系,一站一站发下去,然后他问这站,他父亲说这叫“连站”,他父亲去世以后有一个记者来写报道,说他父亲自己本来想写一个有趣的爱情故事,因为他儿子问他“连战”这个事,他父亲觉得他要写,他父亲就不写了。陈老师,这个故事,他在创作过程中,马尔克斯在写这个书的时候,据你所知有些什么?

陈众议:实际上里面男主人公,显然是以他父亲为原形,这是显然的。里面男主人公的母亲就是他的母亲,这个都可以非常明确地找到。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替他父亲写的小说。他好几次接受采访说到这个事情,尤其是这本书出来以后,我们《外国文学动态》还专门发过,1986年的时候,他专门谈当时构思为什么要这样写。他说《百年孤独》基本上穷尽了美洲的历史,他把美洲历史当中,甚至人类历史当中重要的阶段性的现象写出来。这部小说,他说他想写家里的事情。

杨玲:我看马尔克斯的传记,我从书中看到马尔克斯的父亲是电报员,但是他父母的爱情确实像书中的主人公一样,是受到他爸爸的阻拦,而且还把他的母亲带出家乡到处旅行,为了躲避他未来父亲的追寻。他们俩靠着电报来联系感情,马尔克斯的父亲不断地发电报、写情诗,最终坚定了爱情的信念,然后两个人在一起了。

余华:当然每本书后面肯定有很多故事,作为我来说,我觉得第一,作家的访谈不要太相信,今天这样说,明天那样说。刚才陈众议说不是情感与教义,而是乱爱情,我觉得也是,有时候对他影响很深的某一本书,我故意不说,我就说它对我没影响。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文本,他这部小说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我们每个读者跟他相隔那么远,这本书中找到哪些是属于我们个人自己的,甚至在这样的小说里面能够读到自己的隐私,这是我们最大的收获。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霍乱时期的爱情 众口 克斯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